25/10/2017

讀美術的女生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Bosco Hong

    Bosco Hong

    畫廊總監,傳記作家。曾徒步六千多公里由香港到倫敦,於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母后舊居,晉見英國皇室眾成員。

    逢周三更新

    遊於藝

  美術是大學學科裏的西伯利亞,猶其在注重金錢與出路的香港,是格外孤寂的一門課。

 

  就像王爾德說,美術是沒用的玩意。讀美術史,並不會讓你在畢業後得到教人艷羨的薪金,或者富有前途的晉升階梯,卻能培養出其他學科無法給予的一副爾雅氣質。

 

  讀美術,不像讀數學或化學,只需留在圖書館裏或實驗室靜默計算和分析。當愛上美術,啃書本並不能滿足你的好奇,因為更想看真跡對證,即使那卷名畫在天涯海角,也要翻山越嶺,去一賞那古人經典。

 

  從達文西的蒙羅麗莎、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到莫奈的睡蓮,甚至是宋明之間的青綠山水,到張大千的盧山圖,感恩千百年來的藝術,以美麗為先。因為耳儒目染,自不然舉手投足,顧盼生春。

明朝仇英的《上林圖》(局部)。仇英為青綠山水的代表畫家,此作現存台北故宮博物館。

  你開始對世間種種看不上眼。不因高傲,只是眼睛對美醜的分辨,愈來愈清晰。但即使高傲又如何?眼界與見識,本來就是一種修養與內涵。可是你保持沉默,不會批評,如張愛玲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你心胸愈來愈寬。在博物館見到醜陋的作品,你只點頭,不作其他,因為你知道在時間的洪流下,會去蕪存菁。而且在千百年間裏遊走,你知道自己的渺小,你所身處的,不過是漫長時間軸的一點。像漆黑夜空中一顆小星,即使再光,光不過夜月。

蔡威廉,前燕京大學蔡元培之女。當時女性作學術依然少數,但她的學識,使林風眠邀她出任當時中國藝術殿堂最高學府,國立藝術院擔任教授。她以啟發性強、循循善誘著稱。

  氣質不是技術,像數學一樣可以量化,但愈不能量化的東西,愈能使你畢生受用,這是生於拜金城市的人所不能領略和理解,因為人生不是一場競賽,而是自我修為。亦因自我修為,才能影響他人。

 

  為甚麼生於北歐或西伯利亞這等寒苦之地的女生特別漂亮?或許是一片孤寂、夜長的璀璨夜空與山海之美的薰陶而造就。可是並非每個人都能熬得住西伯利亞的荒涼與滄茫,所以才有文青這行列,只有一身衣著和行為打扮,嘴中吐出一些名字,卻永遠沒有內涵。

 

  如果美術讀到博士,更像少數能攀上聖母峰的人。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在天人之間,已到了另一重境界,耳邊只傳來風嘯呼呼,身邊再無一人。會當凌絕頂 ,一覽眾山小,你心有萬言,但無可分享,可是又何必分享?你雙靈點秀,是孤獨得如此美麗。

 

You May Also Lik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