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5/2017

Bunchy說的「就只是性工作者」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上班纏下班逅

  技安老婆愛美神出外開會,他約我吃午飯。客人太多,餐廳經理安排臨時加開的餐桌給我們,隱蔽的一角,話題愈來愈放肆。

 

  「賓池——」

 

  「Bunchy。」技安英文發音怪怪的,忍不住糾正。

 

  「管他的,問你,『一樓一鳳』、妓女、援交和PTGF,你懂得分門別類嗎?」

 

  我認真的思考了一會,說:「都是——」

 

  「妓女!統統都是妓女!」技安斬釘截鐵。

 

  「有分別的吧?」

 

  「我以前也這樣認為,」按安若有所思輕輕搖頭,「未認識愛美神之前,我的錢都花在援交女生身上。」

 

  「上過床嗎?」我好奇地問。

 

  「天真,你和我同樣天真,手也沒拖過,都是騙子。」

 

  「還好沒找過援交女生,只在酒吧——」

 

  「真有其事?」技安雙眼發亮抬頭,「我以為只是電影或電視劇胡扯的東西,真的可以把上女生開房?」

 

  「低聲點低聲點,」老遠的侍應探頭過來,好像聽到甚麼,「我沒本事吃免費餐,每次都要付款的。」

 

  「對了!」按安又失控大叫,「賓池,你認識Savi嗎?小心,她正是那種『正宗OL』,你懂的。」

 

  「背後這樣說同事不好,人家女孩子來的。」難道同事都知道Savi的副業?

 

  「總之小心,Savi是變臉高手。」按安餐桌前散滿剛噴出來的麵包碎。

 

  「其實PTGF也沒甚麼大不了,可以的話,我不介意當PTBF。」

 

  「男人找你怎算?」我胡扯,按安卻認真起來。

 

  「到時才算——」

 

  「不可以!我那兒只用來排便,難道你好此道?」按安靠後,椅背不小心碰到牆壁,「我結了婚,你接近我有甚麼企圖?」

 

  「神經!我跟Savi——嗯,」自知說錯話,我吞一吞口水,「沒事。」

 

  「賓池,原來你和Savi上過床。」我緊張得手心冒汗。

 

  「沒有上床,在酒吧——」又衝口而出,「總之,我不喜歡男人的。」

 

  「白痴,跟你開玩笑而已,認真甚麼?」一臉認真的技安竟然反過來笑我太認真。

 

  「老實說,你跟Savi也上過床?」

 

  「沒有,」技安用力搖頭,「她替我用手,我被迫的,總之一言難盡。」

 

  「被迫?哈,一買一賣,有人肯付錢,我不介意當PTBF。」技安的椅背再次碰到牆上,我一再強調不接男客人,他才冷靜下來,「看,Instagram上『#PTBF』蠻多。」我遞上手機給他看。說著說著,差點忘了下午還要上班。

 

  公司茶水間遇上Savi,閒聊幾句,她有意無意的靠近我,我倆有機會發展吧?可惜腦海閃過她替按安「人手打造」的畫面,感覺怪怪,下意識退後半步。

 

  「Savi,不怕同事懷疑嗎?」天啊!我問這個幹嗎?

 

  「懷疑甚麼?」Savi很聰明,好像差出我背後想說的話。

 

  「公司裏,除了我,還有人知道你的副業嗎?」我努力壓低聲線問。

 

  「沒有,就只得你一個知道,滿意嗎?」

 

  「對不起,不應這樣問。」Savi微笑,轉身背著我泡了一杯即溶咖啡後走了。

 

  甚麼「不該歧視性工作者」超脫的言論聽太多,但說到底大家都看不起——無論是「一樓一鳳」、妓女、援交、PTGF和PTBF,結果都是一樣。

 

  我和Savi真的可以進一步?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