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2/2020

愛得轟烈,不如歲月靜好?「我是凡人,只求凡人的幸福」—— 冰心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Photo: 網上圖片

 

  1926年,冰心完成了碩士學位,打算回國;吳文藻選擇了繼續讀博,在冰心走前,交給了她一封信,那是一封給冰心父母的求婚信,那年,他們不過相識3年,便已決定終身。

 

  信中,沒有華麗的措辭,沒有熱烈的追棒,沒有矯情、沒有做作,只是真誠的懇請:

 

  「愛了一個人,即永久不改變。令愛是一位新思想與舊道德兼備的完人。我自知德薄能鮮,原不該鐘情於令愛。可是愛美是人之常情。我心眼的視線,早已被她的人格的美所吸引。我激發的心靈,早已向她的精神的美求寄託。

 

  我由佩服而戀慕,由戀慕而摯愛,由摯愛而求婚,這其間卻是滿蘊着真誠,我覺得我們雙方真摯的愛情,的確完全基於誠之一字上,我誓願為她努力向上,犧牲一切,而後始敢將不才的我,貢獻于二位長者之前,懇乞您們的垂納!」

 

  1929,他們在燕京大學舉辦了一場西式婚禮;那年,冰心29歲,吳文藻28歲。相愛容易,相守難,婚後的生活才是檢驗一段感情是否牢固的開始。

 

  「若在此生是有趣的,那此生已滿足,若此生是無趣的,我怕有來生。」

 

  兩人婚後,吳文藻放了很多精力在事業上,冰心曾在《我的老伴——吳文藻》中提到過兩件事,一件是吳文藻桌上方著一張冰心的照片,冰心打趣的問過,照片是擺設還是每天都會看,吳文藻當然識趣的回答每天都會看;一天,冰心偷偷把自己的照片換成了阮玲玉的照片,可吳文藻竟好幾天沒發現,待冰心提醒才尷尬換回。另一件便是在一次賞花時,他問冰心賞的是甚麼花時,冰心故意將「丁香」說成「香丁」,吳文藻竟也沒有察覺,回覆道:原來是「香丁」花,惹到在場人大笑一番。而像這樣類似的事情,其實還不少。

 

  兩人生活平淡卻也幸福,平淡卻也曉得從中尋到樂趣;就這樣,56年的婚姻,彼此相守大半生有餘。

 

  很多人將婚姻比作墳墓,害怕再美好的婚姻也歷不過柴米油鹽醬醋茶。可冰心和吳文藻的婚姻便認證了她所相信的:「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而是更親密的靈肉合一的愛情開始。」

 

  愛情,確實很多模樣,不管是如煙花般絢爛,還是繁花似錦般,在這裹,為你送上冰心的一些語錄,願它成為你的泊岸,在平淡的愛情中尋回一絲幸福。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