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1/2018

一盗二婢三妾四妓五妻:妾侍滿足大男人佔有慾?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隨性辦公室

  夜半,側睡中的她,迷糊中感覺到老公粗大的手,偷偷牽起她的睡衣,溫柔地揉搓她豐滿的乳房。她已記不起上次老公碰她是何年何月,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交戰著,記憶中老公的前戲很花時間,明天要早起上班,現在才「啟動程序」的話太費時。她乾脆脫去內褲,反手扯下老公睡褲,試圖讓他早已挺直的小火車直接入隧道。

 

  「怎麼了?」低沉得猶豫地獄傳來的聲音在腦後響起,「睡吧,甚麼時候呀?」一場誤會,他應該是睡夢中和其他女人做愛。撥開老公的手,抱頭大睡。

 

  清晨六時許,睡眼惺忪,大床上只得她一個,床邊留下老公睡過的痕跡,他剛起床。露台傳來二人喁喁細語聲,她心裡有數,提起腳尖走到洗手間解手,眼角不小心瞄到老公和家傭露台上的身影。坐在廁板上,她氣不出來,反問自己何時變得「隻眼開隻眼閉」?她還愛老公嗎?

 

  回想離世多年的祖父,香港聚一個,鄉下再聚一個,後來在香港三人行共處一室。半年後兩女爭風吃醋白熱化,分居後祖父一、三、五阿大,二、四、六阿二,星期天聲稱誰也不見,多年後才揭發,祖父和阿二安息日沒有好好休息過。

 

  假如香港可以重婚,老公會不會迎聚家傭?她失笑,以老公的入息,怎養得起兩個女人?老公向來物盡其用,合約完了,又換一個,有性無愛,再貪玩也只在家裡玩,總比玩到不懂回家的男人好吧?望著洗手間鏡子內的自己,她衷心遞起姆指,給自己一個「Like」,竟阿Q到這地步。

 

  化好妝,吃過家傭預備的早餐匆匆出門,跳上的士趕回公司開會。會議室內,他氣定神閒解說草擬書內容,筆挺的西裝顯得他分外帥氣。散會後,會議室留下他們二人。假裝收拾文件的他,手背來回輕掃她屁股。

 

  「門外有人。」撥開他的手,走過他面前時用屁股輕碰他褲襠回禮。

 

  「我前晚碰見你老公。」他屁股坐在偌大的會議桌上,造作地耍帥,但她喜歡。

 

  「前晚?你不是約了日本客人嗎?」她慢慢關上會議室大門。

 

  「嗯,」他鬆開領帶,「客人想到灣仔見識一下。」

 

  「盧押道?」他點頭,「老公很喜歡到那邊喝酒。」

 

  「喝酒這麼簡單?」他稍稍提高聲線,「那個大屁股一直貼在你老公掌心——」

 

  「老公吝嗇,不會花這種錢,何況家裡——」

 

  「看,」他亮起手機偷拍照,她鼓起兩腮反白眼,「聽行家說,你老公很喜歡這種『公廁』。」

 

  「甚麼『公廁』,很難聽。」

 

  「今晚老婆不在家,下班來我家好不?反正你老公今天夜更。」

 

  「你很留意我老公。」約定在二人對望失笑一刻敲定了。

 

  她享受他的追求,重拾久遺談戀愛的甜蜜,重建婚姻中漸漸失去的個人價值,偷情帶來的存在感,她無法抗拒。

 

  半夜回家,家傭臨睡前為她預留了宵夜。在沙發上看一會電視,若無甚事把桌上的宵夜送進垃圾桶。獨自躺在雙人床上,想到相中鬼混的老公,還有昨晚床上嫌棄的聲音,怱然記起某齣日劇的一句話:一盗二婢三妾四妓五妻。

 

  偷回來的至高無上,她懂,家傭玩來沒負擔、妾侍滿足大男人佔有慾,用錢買的妓女可為所欲為。假如老公愛上「公廁」,那話兒豈不是大眾廁所刷?忽然慶幸當了排最尾的角色——老婆,至少不用給廁所刷打搞下半身。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