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1/2023

年度飛騨家具協會傢俬展覽分享:日本的傢俬品牌要與歐洲品牌爭一日長短,並非遙不可及!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陳丞軒

    陳丞軒

    陳丞軒生於八十年代,土生土長的設計師。在香港讀設計在香港做設計,在香港教設計。

    現為Hintegro Design的掌舵,同時在母校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任教。致力用設計作手段助學生開眼界,用設計作媒體為人帶來正面影響。

    寫設計

    逢周二更新

  繼金沢之後,飛騨是下一個重點出擊的地方。今次旅程,在很多地方都有工作安排,而飛騨作為日本木工產業的重鎮,見到不少品牌在香港各大傢俬店也有出售,有些更賣到歐洲,包括倫敦的Japan House展出。

 

 

  今次收到飛騨家具協會的邀請,參觀他們一年一度的傢俬展覽。我們當晚出席周年晚宴,與大家閑談。他們都是飛騨傳統木工傢俬產業的第四、第五代傳人,雖然是競爭對手,但是都不分彼此,齊心協力地為自己家族發源地出一分力。我分別問他們為甚麼作為競爭對手,都可以成為好朋友,而且可以無私地分享各項資源和人脈。他們說因為都是爺爺一代已經認識的世交,而且如果能夠幫助飛騨整個地區發展,把餅做大一點,受惠的是所有飛騨人。當晚我在晚宴用英文演講,不知道他們明白多少,但是已經種下一些種子,遲一些我們慢慢告訴大家Hintegro與飛騨的木工品牌有甚麼合作!

 

 

  如果有留意開日本傢俬牌子,一定會認識飛騨地區出品的傢俬,當中有幾個牌子在香港特別受歡迎,其中一個就是Nissin 日進木工。今次受到飛驒傢俬商會的邀請參觀和演講,他們委派了Nissin木工的代表Tiffany招待和安排。在出發之前收到文件看見她的名字,我們笑說為甚麼日本人改了個英文名。那早上他們駕車到高山車站迎接我們,而當中那個對我們說廣東話的,身形嬌滴滴,就是Tiffany。原來不是日本人!而在日本工作時聽見廣東話,永遠都會有一份安全感。

 

 

  Tiffany 帶我們參觀幾間牌子的陳列室後,與晚宴之間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就去了咖啡店歇一歇。或許對於她,我們講廣東話也令她特別安心和有親切感,於是開始分享大家的設計路。

 

  一位90後的女子,在倫敦Central Saint Martins產品設計畢業,然後隻身飛到日本高山,想進入傢俬設計的殿堂級國家做設計。老闆對她說,如果想入設計部,就必須經過木工工場的鍛鍊。就此,她便在工場工作了兩年,認識所有工序、機器、木材性質、產品規格等等的基本知識。由於她懂中文和英文,更加被委派為海外營業的代表。大家在香港如果買過這個牌子的產品,應該都是由她經手。

 

 

  旅行和公幹的意義,有時不是在於會面的成果,往往是遇到有趣的人和事,令年輕的一代反轉過來啟發我們。我問她,在日本工作有甚麼目標想達到,她說她想為香港設計出一分力,將來幫助香港年青的設計師找到更多機會到外國實習,再把經驗和知識帶回香港。

 

 

  另一個在飛騨最出名的傢俬品牌,一定要數HIDA飛騨產業。在香港,現在有兩間傢俬商店出售,而過往我也為不同的室內設計客人購買過。

 

 

  今次的會面,主要是交流大家對日本傢俬在香港市場的看法。我們的身份是用家,有時又是推介給客人購買的媒介,對他們品牌來說是比較中立。他們通常收到的資訊都是由香港的分銷商提供,未有接觸過香港的用家。

 

 

  所以今次他們的海外營業經理問我們一些很本土的問題,例如「你認為九龍的傢俬舖與香港島的傢俬舖有分別嗎?」,「現在尖沙咀的店有售賣我們的傢俬,那裏多人到訪嗎?」「在觀塘及火炭工業區售賣日本傢俬,在於香港人的印象是怎樣?」當然,我們曾經也在香港的不同分銷商買過「飛騨產業」的產品,購買的體驗有些很滿意,也有些比較平庸。我們也如實地告訴了日本廠房。他們認為,日本傢俬在香港要持續發展,可能就是需要更多用家的意見回饋,並不能以銷量成績作準。

 

  「飛騨產業」合作的設計師有柳宗理、隈研吾。以這些品牌的歷史和實力,如我常說,日本的傢俬品牌要與歐洲品牌爭一日長短,並不是遙不可及。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加息周期唔使急,最緊要定!各大銀行實時「定存息率大比拼」► 即睇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煮場

Unwrap yourself a joyful Season!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