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2017

令人困惑的哥窰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北京故宮博物院最近主辦,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上海博物館、龍泉青瓷博物館、山東博物館、首都博物館協辦的「金絲鐵線──故宮博物院哥窯瓷器展」在延禧宮西配殿一層展廳於身11月12日開幕。在京的一個朋友邀請我一同前去參觀,我懶得出門兼且俗務纏身,沒有去。朋友自己去看了,跟我說開了眼界又長了知識,叫我不要錯過,在明年8月31日之前隨時可以上京找他帶我去參觀。

 

  朋友是哥窰迷,大大小小的哥窰器收了幾十件,但是假的多,真的少,花了不少冤枉錢。

 

  我說假,其實是沒有事實根據,只憑感覺及多年累積的心得,因此可能只是我胡說八道、自以為是,因為哥窰窰址從來沒有被發現。沒有窰址出土的殘器、殘片作比較,如何斷代?何以言真?何以言假?

 

  關於哥窰的文章,我讀過不少,大部分是互相抄襲,談的都是官哥不分、金絲鐵線等等老生常談,完全沒有新意。

 

  這次展出的哥窰器,從網上圖片所見,大部分都是黃哥,亦即是米黃色的哥窰器,一部分是灰哥,只有很少是灰藍色,接近官窰釉色的哥窰器(圖一)。

 

南宋 哥窰棱口洗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從釉色方面來說,收藏界和學術界一般的看法是米黃色的是哥窰,灰藍色的是官窰。這個看法有沒有根據?我認為沒有。

 

  亦有人說「直觀上看,官窰大開片,哥窰小開片。」這個說法有沒有根據?我認為亦沒有。圖二的葵口碗的開片正正是大開片,那麼它是官窰還是哥窰?

 

南宋 哥窰葵口碗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這次展覽,中國大陸的專家們將展品全部斷代南宋,徹底推翻哥窰可能燒製於元代的說法。專家們如此武斷,有歷史根據嗎?有事實根據嗎?

 

     眾所周知,有紀年的南宋墓葬從來沒有出土過哥窰器,宋人筆記也沒有提及哥窰這個名詞,專家們何以斷言哥窰器展品一定是在南宋,而非在元代燒造?

 

     根據我多年的經驗,哥窰器一般是薄胎厚釉,捧上手的感覺比想像的輕,器型秀美,比元代厚重、碩大的瓷器確是耐看得多,但這是否證實哥窰器一定燒造於南宋?我存疑。

 

  我時常在想:哥窰其實是官窰,兩者只是釉色有別;又或者哥窰其實是刻意模仿官窰的龍泉窰,只有一個窰口,再加上燒造時間非常短暫,產量又少,因此一直以來都找不到窰址。哥窰、弟窰的說法只是以訛傳訛。

 

  我因此猜測哥窰器的燒造年代在元初,因為大部分哥窰器的器型還保留着宋人追求秀美的遺風。

 

  哥窰歷來都有仿品,明代有,清代有,民國時期和現代的仿品更是多不勝數,因此市場上出現的哥窰器,絶大部分是後仿。

 

南宋 哥窰灰青釉胆式瓶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一個朋友有一支胆瓶,問我意見。我說是元代的東西,她不高興,還一口咬定是南宋之物。

 

  這也難怪她。幾年前香港佳士得拍出一支哥窰胆瓶,斷代南宋,賣了三百多萬。貨主將自己的東西說老一點,希望賣出的價錢好一點,也是人之常情。

 

  十多年前我買了一支我認為到代的哥窰器送拍,「朕」說是明或淸仿,給我一個低估值。當然囉,我又不是大行家或大藏家,如果我是,假的也會替我賣一個天價啦。呵呵!

 

  「朕」上拍的哥窰器,如果斷代南宋,我從來不相信的。依我看,「朕」的拍品,大部分是後仿之物,或明、或清,到代的絕無僅有。

 

     最近我跟胆瓶的物主講出我的觀點,她嘲笑我的腦袋灌了漿,還笑我批評肥仔民蓄意隱瞞元代鈞窰膽瓶的真實成交價是酸葡萄,因為鈞窰膽瓶最終有傻人出價1,800,000人民幣買走。她還說人家以三十多萬買回來,全家總動員推銷,轉轉手便賺了一百多萬,我寫十年文章也賺不到,氣得我鼻孔出煙,一股酸味又湧上喉嚨。呵呵!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