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2018

古董界的故事玄之又玄,看不透的事情真的不少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對於發生在拍賣行業的事情,我年紀愈大愈看不透,令我懷疑自己是否已跟古董文物市場脫節,抑或提早患上腦退化症或俗稱老人痴呆症而不自知!

 

清乾隆青花釉里紅纏枝蓮紋鳩耳尊 來源:香港邦瀚斯

 

  最近香港邦瀚斯拍賣一支所謂存世孤品的清乾隆青花釉裡紅纏枝蓮紋鳩耳尊,估價600萬至900萬港元,最終以23,500,000港元(連佣金)成交。

 

  拍賣目錄指鳩耳尊是民國首任總理唐紹儀(1862-1938)的舊藏,還用了不少篇幅介紹唐紹儀的生平,並引述一位外國記者於他的會客室看到不少中國瓷器的一段說話。

 

  外國記者用一段感性的說話描述唐紹儀的收藏,並盛讚他的收藏可能是當時全中國的最佳私人收藏。文中提到唐紹儀的藏品之中有宋瓷、明瓷、青花瓷等等,還重點提到一支浮雕五爪龍的綠釉花瓶,但就沒有提到唐紹儀的藏品之中有青花釉裡紅,遑論乾隆帝的青花釉裡紅。

 

  那麽,香港邦瀚斯如何將唐紹儀跟清乾隆青花釉裡紅纏枝蓮紋鳩耳尊關聯在一起呢?香港邦瀚斯並沒有說明鳩耳尊來自唐紹儀的珠海故居還是他的後人,亦沒有提供任何相片證明唐紹儀確曾擁有這一支清乾隆青花釉裡紅纏枝蓮紋鳩耳尊!

 

  無論如何,這一支所謂存世孤品清乾隆青花釉裡紅纏枝蓮紋鳩耳尊最終以23,500,000港元(連佣金)成交,又一次證明故事無論說得如何荒誕不經,總會有人相信!

 

  拍賣公司將一些拍品與古代知名人士關聯在一起是慣常做法,目的當然是為拍品增值以提高拍賣價。這種做法叫死無對證,因為唐紹儀不可能從棺材裡跳出來大叫大嚷這一支鳩耳尊我沒有收藏過,對不對?

 

  香港邦瀚斯最低限度應該提供鳩耳尊的傳承,由唐紹儀傳到誰,再由誰傳到誰,脈絡要清楚;更要說明有沒有文獻、手稿、筆記記載此事、各人的關係等等。如果香港邦瀚斯沒有任何文件、相片支持它的說法,這無疑只是穿鑿附會、捏造來源,是一種不道德的銷售手法。

 

清康熙十二月令花神杯一套十二件 來源:香港佳士得

 

  最近香港佳士得拍賣清康熙十二月令花神杯一套十二件,最終以36,100,000港元成交。

 

  這一套花神杯來自誰人的舊藏,拍賣目錄並沒有說。據其中一位參觀過花神杯的收藏家所講,香港佳士得只說拍品來自一位收藏家,該收藏家從不同的拍賣會拍得不同的花神杯,花了不少時間和金錢才收齊一套云云,但就沒有提供每一隻花神杯的拍賣紀錄。

 

  這樣的故事玄之又玄,亦非常有趣。有趣的地方是如果香港佳士得要查核每一隻花神杯的拍賣紀錄,不用花一小時便査核得一清二楚,因為每一件拍品交收時都有收據,查遍十二張收據當然不用一個小時。

 

  香港佳士得選擇不查核每一張收據、為拍品向準買家提供清晰的傳承、拍賣紀錄,還是已經查核過,但無話可說?我不得而知。

  這個故事是否根本子虛烏有,抑或貨主並沒有提供拍賣紀錄,抑或十二隻花神杯根本不是從拍賣會買回來?我更加不得而知。

 

  無論如何,這一套來歷不明的花神杯又以36,100,000港元拍出,可見我不相信的事自有人相信!

 

  昨天跟一個開拍賣公司的朋友閒談,他說現在的趨勢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不論真假的拍品,只要入得大拍,便一定有人承價,尤其是千萬元以上的拍品。他亦說買家根本不懂、亦不理會拍品是真是假,因為買家的唯一目的是「洗錢」、「走外滙」,亦不怕來自大拍的拍品將來拍不出去,這樣就導致各大拍賣公司各出奇謀、各顯神通。

 

  我本來對最近十年八年發生於拍賣行業的事情摸不着頭腦,聽完他的一席話,我發覺我有一點點開竅,腦退化症好像不藥而癒!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