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2/2018

臭味是一種附加值:盛載二千年前雞骨與酒的青銅器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據報山西聞喜縣警方破獲盜墓案繳獲的春秋時期文物鎛鐘和青銅鼎,日前被送回原地聞喜縣。據悉,其中青銅鼎被盜掘出來的時候,裏面還盛有一鍋清亮的雞湯,「(打開看)裏面有燉好的雞湯,能看到雞骨頭,跟剛(燉)出來的一樣,幾秒鐘以後就發黑了。」

 

戰國青銅敦  來源:台灣歷史文物陳列館

 

  上世紀九十年代我買了一隻戰國青銅敦(粤音唸:堆),裡面放了不少已發霉的雞骨,蓋一打開,臭不可聞,令到我幾乎暈倒。二千年前的臭味是怎樣的一種氣味,我相信地球上百份之九十九點九的人沒有嗅過,那種氣味更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黑與白之間有數不盡不同程度的灰;香與臭之間亦有數不盡不同的氣味,青銅敦的臭味,我可以負責任地說:比已變壞的魚油更臭。

 

  我小時候在家附近海邊有一家山寨魚油製造工場。有一天放學後,我們幾個小學雞在海邊游泳,不知不覺去到山寨魚油製造工場附近,一陣風將腥臭魚油味吹來,我們幾個小學雞即時大吐特吐,幾乎窒息。那種臭味,我以為是天下之最,誰知幾十年後,我竟然嗅到可能是天下之最臭,真是不枉此生!

 

  女人的體香與生俱來;青銅敦的臭味卻經過二千多年發酵,更是令人一世難忘。

 

  青銅敦的臭味,無論我用多少空氣清新劑也驅之不散,我惟有整天跑上街,只是難為了我的伙計噴多多香水都沒有用。

 

  世事有時真的很難想像得到。幾個星期後,一個老外收藏家在我的小店聞到惡臭,問我是不是座廁塞了,為甚麽不找人修理。我回答說是一堆二千多年的雞骨發出惡臭。他聽見後二話不說,匆匆跑上樓上,我惟有尾隨。青銅敦的蓋子一打開,我在暈倒之前匆匆關了冷氣、將所有窗子打開,還開了兩部抽氣扇,但那種惡臭還是生人勿近。

 

  老外卻對惡臭甘之如飴,還說從來沒有見過二千多年前的雞骨,問我可否不清洗青銅敦,連雞骨一起賣給他。

 

  我答可以,隨即加了百份之五十溢價,老外卻欣然接受。

 

  盛載雞骨的青銅器我只買賣過一隻,盛載酒的青銅壺我卻買賣過兩隻。

 

  有一年我去澳門尋寶,一位相熟的店東拿出一隻戰國魚型青銅壺,說請我喝酒。魚型青銅壺全身佈滿魚鱗紋、雙眼,壺口就是魚咀,帶蓋,但不能打開,壺內還剩下不到一半的酒。

 

  當年的戰國魚型青銅壺只是幾萬港元一隻,便宜過一支82拉菲,但歷史價值、藝術價值卻不可同日而語。

 

  戰國魚型青銅壺我一直不捨得賣,直至馬老師跟我說他的一位收藏家朋友很喜歡,我才讓給他的朋友。交貨當天,馬老師跟他的收藏家朋友聯袂去到我的小店。收藏家聽到青銅壺還剩下不到一半的酒,決意打開壺蓋看看。我以為壺裡的酒一定臭不可聞,原來無色無味。世上嘗過二千多年老的酒沒有幾人,我是其中一個,馬老師是另一個,他的收藏家朋友當時滴酒不沾,不知回到家裡會不會把餘下的酒喝清光?

 

  做買賣無疑是充滿銅臭味,但有時卻也樂趣無窮。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Editors' Beauty Hacks!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