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2/2018

東京漫步:在渡邊和直子重逢的四谷站,感受村上春樹筆下的少年哀愁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月初去東京出差,找一個空檔,晨早出門去了四谷站,那個在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中,渡邊和直子偶遇重逢的車站,沿着他們散步的路線走了一趟。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

《挪威的森林》中,渡邊和直子偶遇重逢的車站——四谷站。

神保町的十字路口。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年年被捧為諾貝爾文學獎大熱,他讀早稻田大學戲劇系,受歐美文化薰陶,約40年前以《聽風的歌》獲新人獎,被稱為最有都市感覺的作家。87年出版的《挪威的森林》,不久即賣400萬本成暢銷書,形成「村上風潮」。

 

 神保町有很多舊書店,這次剛好遇上舊書市集,許多二手書100日圓便有交易,吸引不少年輕人翻閱。

 

  主人翁渡邊跟Kizuki愛打棒球,認識了Kizuki青梅竹馬的女友直子,怎知他在17歲時無端自殺。為了逃避Kizuki的死,渡邊和直子各自去了東京,失聯年多,兩人在東京四谷站重逢,已經歷了萬水千山。原來直子最崇拜的姊姊,也是在17歲時自殺,直子讀小六,還要是她發現屍體,對她造成大打擊,此後三天她一句話也沒說。男友又無端自殺,再次打擊她。

 

東京街頭很大,怎麼走也走不完。

 

  渡邊和直子在四谷站相遇,下了車,沿着鐵路旁的土堤往市谷方向走。他們在飯田橋右轉,來到護城河邊,然後穿過神保町的十字路口……太陽已西沉了。是個溫暖舒服的春天黃昏。文中這一段久別重逢只是三幾百字,原來由四谷車站走到神保町(圖1),我走了兩個小時,不長不短。初秋晨光,溫煦宜人,神保町有很多舊書店,剛好遇上舊書市集(圖2),許多二手書100日圓便有,有大正時代,亦有昭和年間,書本霉霉爛爛,仍吸引了不少年輕人翻閱。這個國家之所以對歷史文化的迷戀,有其因由。

 

  重逢後,渡邊和直子經常見面,都是散步,在東京街頭中毫無目的地走,但他們散步的路線全是有迹可尋。兩人相戀,卻從不提及死去的Kizuki,之後直子又無故失蹤,令讀者又跌入深淵。原來直子擺脫不了男友Kizuki死亡陰影,得了精神病,去了京都養病。渡邊兩次探望直子,同時又認識女同學綠;渡邊周旋於直子的陰鬱和綠的陽光中,令他煩惱;最後直子病情惡化,難逃自殺宿命。自我沉淪、不想自拔的感覺,正是沉溺於青春無悔的年輕人最浪漫的「嚮往」。

 

  村上春樹寫青春氣息,文字魔力是很東方的,是少年維持的煩惱,是年輕人的呢喃自語。他的文字具詩人般的優雅,淡淡哀愁中又帶着憂傷;而孤獨、失落正是青春兩大主題,在孤獨和失落中尋找出路,是村上春樹大部分作品的主線。

 

  直子死後,渡邊流浪了一陣子;回到東京,當然又是東京。他以為可以擺脫直子之死,和綠展開新生時,一首直子最愛的歌曲《挪威的森林》響起,心中依然迷茫。以為找到生命苦痛的出口,卻原來仍迷失在森林中。在《挪威的森林》中這段東京漫步後,他們每次見面,都一樣在街上走……幸好東京街頭很大,怎麼走也走不完。對,東京街頭很大,怎麼走也走不完,村上春樹的諾貝爾文學獎之路仍未走完,而我們的青春歲月只留斑駁痕迹。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winniedivaartcolumnists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