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4/2018

穿Prada的惡魔離職?Anna Wintour與《Vogue》的啟示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Ivan Lau

    Ivan Lau

    劉君孟(Ivan Lau),本地資深傳媒人兼形象造型師。被喻為本地新派人氣時裝專欄作家,文筆一針見血,愛以時裝業界之二三事來諷刺時弊。文章散見Yahoo、Roadshow、《Cosmopolitan》、《經濟日報》、《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逢周一更新

    More Than Fashion

  自從傳出Anna Wintour將會辭去美國《Vogue》主編一職消息後,業界議論紛紛,美國媒體更列出了多位候選人,當中就以去年剛被委派掌舵英國《Vogue》的Edward Enninful被視為大熱接班人。雖然Condé Nast已經對傳聞作出否認,但其實Condé Nast在去年已經進行架構重整,更由去年開始陸續裁減員工數目,在印刷業務嚴重萎縮下,加上去年才面世的網購平台Style.com因為部署失當而被結束其短暫壽命,投資的錢不斷地燒,荷包有出冇入,情況相當嚴峻。而且Anna Wintour最擅長是替公司燒銀紙,就以上種種動作跡象及內部隱憂所見,這次空穴來風亦未必無因。

 

其實Condé Nast要辭去Anna Wintour,理由可以有很多,雜誌嚴重老化,讀者入數下降,成本超支等問題,加上其愛將攝影師Mario Testino被集團封殺,種種原因已經足以構成一場有殺傷力的辦公室政治。

 

  不過若傳聞屬實,我相信Anna Wintour「被」離職的主要原因,是她那一成不變的作風和思維所致。雖則她在位三十載,的確曾經為美國《Vogue》帶來朝氣及豐厚廣告收益,但除了當年以Christian Lacroix高級訂製服配襯Guess牛仔褲那一期封面被後世歌頌之外,大家還記得有多少經典創作?除了每年一度盛事Met Gala和Fashion’s Night Out,究竟Anna Wintour還做過什麼?美國《Vogue》這本時裝雜誌嚴重老化,在行內已經是不爭事實,別說年輕一代,就算是我也提不起勁去翻閱。Anna Wintour終有一天都會退下來,差別是在於她是自己走,抑或是被迫走。是Edward Enninful接任,抑或由Eva Chen破天荒成為美國《Vogue》首位華裔主編都不重要,最重要大前題,是Condé Nast要改革,美國《Vogue》更加需要改革。

 

美國《Vogue》多年來一成不變,質素不斷下降,既缺乏創意,內容亦欠奉。不進則退,Anna Wintour的保守作風,在這個年代似乎已經不能帶領雜誌邁進新一頁。

 

  就連《Vogue》都面對市場衝擊,本地時裝雜誌經營環境就更顯得吃力。但不時聽到有人說紙媒衰落,是因為互聯網;沒有去時裝店買衫,是因為網購;沒有人去買唱片,是因為網上下載。當問題出現,人只會看到別人,看不到自己,總會替自己找藉口開脫。遲到,是因為住得遠;忘記回覆訊息,是因為身在外地;工作欠效率,是因為太多工作在身。願意承認自己有問題的人,實在少之又少。當一本雜誌開始變得枯燥乏味,其實責任在誰?不進則退,被讀者遺棄,當執行者在抱怨的時間,有否反問自己做得有多好。讀者很聰明,一本雜誌的閱讀性和欣賞價值,他們心中有數, 敷衍了事,不求上進,因循守舊,是看得出來。美國《Vogue》停滯不前,或者是因為Anna Wintour已經力有不逮,力不從心。既然已到盡頭,離開,其實對自己,對別人,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勉強沒有幸福,硬著頭皮繼續下去,又何苦要作賤自己,催殘別人才甘心。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The Holiday Romanc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