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5/2018

時裝界的清泉!有種設計師叫Dries Van Noten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Ivan Lau

    Ivan Lau

    劉君孟(Ivan Lau),本地資深傳媒人兼形象造型師。被喻為本地新派人氣時裝專欄作家,文筆一針見血,愛以時裝業界之二三事來諷刺時弊。文章散見Yahoo、Roadshow、《Cosmopolitan》、《經濟日報》、《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逢周一更新

    More Than Fashion

 

  上星期看了著名時裝設計師Dries Van Noten的紀錄片《Dries Van Noten:花漾年華》,原本抱著輕鬆心情去看這齣時裝紀錄片,不過卻因為Iris Apfel在戲裏一句說話,令心情有點沉重。現年96歲的Iris Apfel,在時裝界有相當江湖地位,她既是fashion icon,亦都是Dries Van Noten知己好友。在紀錄片中,她流露出對Dries Van Noten的欣賞愛慕,但面對今日的時裝界,她卻這樣說:「時裝工業已經死在自己親手所掘的墳墓裏。」Iris Apfel德高望重,見證著一個世紀時裝發展史,由她說出這番話,當然有說服力。但正因為連Iris Apfel都這樣說,現今時裝文化就顯得更可悲。

 

Dries Van Noten對時裝設計的執著和堅持,在某些人眼中,是愚蠢和不識時務,但正因為他有這種不妥協的態度,才更值得時裝界尊敬。

 

  看著Dries Van Noten做創作的過程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雖然他不像Yohji Yamamoto會花心思去鑽研剪裁,但他花在布料製作、色彩及款式配搭上的時間心血,絕對不比Yohji Yamamoto少。他對時裝設計的執著,以及力臻完美的工作態度,在紀錄片中表露無遺。Iris Apfel道出很多時裝人喜歡Dries Van Noten,正因為他讓時裝界僅存的一團火繼續燃燒。但與此同時,影片亦反映現今時裝工業被大財團壟斷,所有東西都要以成本效率及以量取勝,其實這些問題一直都存在,大家都一清二楚,不過知道又如何,一講到錢,凡人始終敵不過金錢誘惑。已故著名街拍攝影師Bill Cunningham曾經說:「金錢是最廉價的東西,自由才是最珍貴。」Bill Cunningham在生時家徙四壁,因為多年來他拒絕《紐約時報》給予的薪酬,寧願選擇過著粗茶淡飯生活,以換取在個人專欄的自由度。Bill Cunningham之所以備受尊敬,正因為他沒有凡人俗氣,Dries Van Noten亦然,他出淤污泥而不染,選擇不隨波逐流,不讓大財團操縱,沒有為賺錢而推出更多系列,只專心做好一年兩個季度系列。

 

Bill Cunningham為了有更大自由度拍攝及刊登自己想要的東西,他寧願選擇不受薪。

 

  不過真正現實世界,像Dries Van Noten這些設計師已經買少見少,在時裝界所剩無幾。有很多人認為,是為勢所迫,令設計師不得不拋棄初衷,迫於要向現實妥協,但牛唔飲水又點撳得牛頭低,其實都只不過找藉口美化粉飾。如果要做出像Off-White、Supreme或Vetements的衣服才可以賣錢生存,這樣的品牌,棄之亦不可惜,有這樣的設計師,一個也嫌多了。如果有一天,Dries Van Noten因為不甘向現實妥協而被消失,都總好過眼巴巴看著他變成Vetements而感到慶幸。Bill Cunningham為了自由,可以粗茶淡飯,時裝設計師為了自由,又可以付出幾多?放棄幾多?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The Holiday Romanc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