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2/2019

酒店「性」誕奇遇:與陌生人輪流快閃鬼混!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隨性辦公室

  帶著醉意的他回到酒店,步出升降機,看見房門前一個陌生男人,褲襠濕了一片,自言自語地說:「才第一個便⋯⋯怎算?」

 

  他住在尾房,拖著腳步走過男人面前,對望一眼,指著面前房門。

 

  「對了,聖誕大優惠,由你頂替。」男子二話不說,把他推入房間後溜了。

 

  「怎麼了?時間無多!」房間燈光昏暗,一把女聲催促著。他亮起燈,女生大叫:「搞甚麼?關燈!遊戲規則也不懂?」

 

  他立即關燈,慢慢走進去,房內只亮了一盞地燈,勾劃床上一副玲瓏浮凸的裸體。

 

  「夠鐘了,慢吞吞。」女生不耐煩把他拉到床上,肆意地上下其手。三十多年,還是第一次有陌生人主動向他出手。不知所措間,身體已抵不住撩起一團火。正想拉開褲鏈之際,床頭鐘突然響起。

 

  「發生甚麼事?」他問,女生吐一口氣。

 

  「到下一房間去吧。」他糊裏糊塗在床上發呆,突然有人敲門,另一陌生男人衝進來。

 

  「你在這裏幹甚麼?」男人問。

 

  「來了片木頭。」女生投訴,男人把他推出去。

 

  「時間不等人,快到隔壁,每次只得五分鐘。」話畢,男人迅速關上房門。

 

  他猜測他們在這裏快閃鬼混,輪流跟不同女生親熱五分鐘。沾濕褲襠的男人,大概是抵不住提早完事,為湊夠人數繼續遊戲,才把他拉落水。

 

  跟剛才的房間一樣燈光昏暗,誰和誰在床上扭作一團,似乎沒人關心。最近婚變的他,發現老婆和上司鬼混,一氣之下搬到酒店住了大半個月。以為聖誕臨近,試著找個藉口和解,可惜一直聯絡不上。到酒店頂樓酒吧喝幾杯解悶,猜想乘升降機回來時出錯樓層,遇上「性」誕奇遇。

 

  跟第三個陌生女生親熱,借故弄清來龍去脈。

 

  「吓?現在問這個問題?」女生拼命在他兩腿間點頭,心裏大呼爽啊,「管那麼多,別人的老婆不好玩嗎?」老婆?他推斷是換妻遊戲,還要是輪流快閃那種。

 

  來到第四個房間,比剛才的更昏暗,近乎漆黑一片,隱約看見床邊坐著一個人。

 

  「讓你久候了。」他撲上去,對方意外地冷漠,「只得五分鐘,別浪費時間。」他迅速扒光床上女生,前戲都交給之前三個,如今已沒有耐性,直接拋出重點。

 

  他長驅直進,女生默默配合,如魚得水暢快的聖誕夜。大汗淋漓送上一片雪花後,躺在床上氣喘如牛。

 

  「怎麼沒有鬧鐘聲?」他忍不住問。

 

  「甚麼鬧鐘聲?」一把熟悉的女聲在耳邊響起。

 

  亮起燈,老婆赤裸裸躺在床上,嚇得他跌坐地上,「你也參加換妻遊戲?」

 

  「白痴!」老婆怒喝,「我忘記帶電話,回家看見你的未接來電和留言,特意來酒店找你的。」

 

  「請等等。」他跑到門外看一眼門牌,原來沒有出錯樓層。

 

  「是你嗎?」對面房門突然打開,「去錯房間了,沒看清楚WhatsApp?你懂不懂遊戲規則?」門外圍著浴巾的女生面扁著嘴。

 

  「他沒有去錯房間,他不玩了。」老婆衝出來回嘴,把他拉回去。

 

  「你聽我解釋⋯⋯我我⋯⋯」他慌張得舌頭打結。

 

  「餓了。」老婆一句餓了,是譏諷他飢渴,還是真的想吃東西?「反正大家都錯了,和解好不?」他張開嘴在大門後發呆,老婆穿回衣服,提起手袋,「我真的餓了。」

 

  「好好,去吃聖誕大餐。」

 

  本可開戰火上加油,但既然雙方不是聖人,稍稍退下火線,給大家喘一口氣不好嗎?來晚了的聖誕大餐,原來為時未晚。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ing Alone Together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