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5/2019

惡妻鍊成記:忘了愛情,婚姻只剩下孩子和「夫妻之名」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某個晚上,我一個人坐在巴士下層四人對坐的倚窗位子,車駛到深井,有對夫婦與孩子向我迎面走近。板著臉的太太率先坐到我旁邊,孩子與母親對坐,拿著大包小包的丈夫殿後,小心奕奕地顧好東西,再坐在我對面的空位上。

 

  沿路是美麗的海灣與三橋景色,我本來正沈醉在波影與燈火之中,卻瞬間被太太的聲浪打擾了。「佢鬧你你咪鬧返佢囉,誰大誰惡誰正確!將來出嚟做嘢都要咁樣,就唔會有人夠膽恰你!」太太說。這話是說給兒子聽的,按外表推斷他大概是小學四、五年級生吧!我猜孩子是遇上校園霸凌,為母的就以自己那套生存絕技傳授兒子,教他應對方法。

 

  爸爸開口了,他走的是懷柔政策:「其實有無諗過自己邊嘢做得唔夠好,所以得罪人哋?」

 

  「收聲啦你!你識咩?你好叻做人呀而家?」太太怒吼。車箱頃刻靜了,所有乘客的目光正向我們方向掃射。「你返工未夠辛苦呀?個仔學校啲嘢我搞得掂,唔使你粗心!」我不懂,她是憐惜丈夫在外工作的勞苦,所以把孩子的事都扛上身,抑或對丈夫經已厭惡到連讓他發言的機會也要扼殺掉?

 

  丈夫無奈,皺著眉頭別過臉,呆呆望窗。莫說丈夫難受,看看孩子,他都垂下頭了,這……就是三口之家的日常嗎?

 

  回想一下,我們憧憬的愛情和家庭是怎麼樣的?

 

  也許起初我們確實曾經有過一段浪漫的邂逅,二人相愛相知,最後決定組織家庭共度餘生。孩子是愛情的結晶,同時也是夫妻間許多衝突的起始;關於學業、管教、成長等等各方面,明明價值觀相近的兩個人忽然走了調。作為女人,捍衛家庭的母性將她愈鍊愈強,哪怕個性變得衝動狠辣,令人望而生畏。而這位母親大概也知道丈夫的弱點就是寵她怕她,於是每每憑著「耍性子」這一招將丈夫制服,久而久之,便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惡妻。

 

  你還記得當初的甜蜜嗎?明明曾經渴望每朝醒來都能看到的這樣臉,如今卻變成了一副陌生的模樣。丈夫每句說話,都挑起了妻子莫名的嗔怒,誰還再敢作聲?偏偏,妻子又嫌丈夫愈來愈沉默,兩個人之間的話題就只剩下有關夫家、娘家和孩子的事宜,甚麼是愛情幾乎都不記得了;他們用一個家、一把鎖來維持夫妻之名,卻不見得因此而感到幸福快樂。

 

  無論是夫婦二人也好、是婆媳跟子女關係也好,家中只要有一個惡人,也會大大破壞整體的親密感;這些狀況,我們不是不知道的,只是情緒智商太低,內置引擎「一撻即著」,0至100km/h不需2秒,搞不好就要脫軌了!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前因雖然已經沒可挽救,但未來的日子還很長,何苦事事針鋒相對,卻又每晚「與敵同眠」。

 

  你不肯給的溫柔,他走在街上卻是唾手可得,這又會是你想得出的結果嗎?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