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4/05/2020

索償為虛,反中為實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每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至執筆時已造成全球近320萬人確診、近22萬人死亡。雖然現時疫情已暫為緩和,但與疫情相關的西方與中國的政治角力,卻方興未艾,甚至火上澆油。

 

  現時美國疫情最嚴重,確診者超過100萬、近6萬人喪命。美國總統特朗普在4月27日的記者會上痛罵中國,表示美方對疫情局勢不滿意,聲稱疫情本來可以從源頭控制,但有人決定不這麼做,讓全世界至少184個國家受害,並揚言美國將向中國索償。

 

  美國共和黨眾議員班克斯(Jim Banks)甚至出示單據,列明向中國索償細節,總額近3萬億美元(約22萬億港元),並要求中國在7月31日或之前付款。

 

  如今要求索償的國家,不只是美國,還有英國、德國、意大利、澳洲、印度、埃及和尼日利亞,一唱百和,出現一股「索償潮」。先是英國智庫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公布長達44頁報告,分析對北京提出疫情賠償訴訟的法律依據;繼而德國最大報章《Bild》向中國發出一張約13萬億港元的帳單,要求中國賠償德國因疫情帶來的損失,包括旅遊業、電影業和小型企業的損失。

 

  意大利的索償也不甘後人,意大利消費者權益保護協會發起聯署,計劃集體向中國政府索償,計劃在6月訴諸法律行動,料50萬人參加,索償金額可能達萬億港元。澳洲方面,其《太陽先驅報》(The Sun-Herald)報道,超過1000名澳洲人士擬向中國要求索償,索償額逾50萬億港元。

 

  索償風潮甚至捲至印度,有孟買律師蘇哈尼(Ashish Sohani)近日向國際刑事法院控訴北京涉嫌隱匿疫情,造成全球生命與經濟重大損失,要求北京向印度人民與政府賠償16兆港元。

 

  如今連非洲的埃及,也有律師塔拉特(Mohamed Talaat)向中國提出法律訴訟,要中方就疫情對埃及的傷害賠償80萬億港元。甚至非洲的尼日利亞,其《每日郵報》(Daily Post)報道,有律師團體要求中國賠償生命損失、經濟遭扼殺,向法院提出集體訴訟,索償1萬6千億港元。

 

  對於這股索償潮,其理據十分薄弱,不檢討自己抗疫不力,而要卸責中國,根本不合邏輯。而事實上,要求某國為疫情負責及賠償,在國際社會十分罕見,而且從來沒有成功先例。何況即使入稟國際法庭,中國也可置之不理,甚至是告上聯合國常設仲裁法庭,中國也可以像對待南海爭議案的裁決一樣,無視判決。

 

  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美國的反問,從H1N1流感到愛滋病到全球金融危機,都從來沒有國家要求美國賠償。可見如今各國向中國索償,又從何說起?但想深一層,索償是虛的,僅是一場表演,可操作性的機會極微,但索償所帶來的後遺症,以美國為首的「反中」浪潮,恐怕是索償的真正目的。

 

  必須注意,如今中美貿易戰尚未完結,美國正好利用這次疫情,強化各國的「反中」情緒,並傳導到經濟層面,令全球產業鏈「去中國化」,更進而令中國地緣政治關係網生變,不利對外拓展經貿,挫損「一帶一路」的規劃,遏制中國的發展空間。總而言之,估計疫症過後,國際格局將出現大變,而中國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如何化解這場危機,是對領導人政治智慧的重大考驗。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