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7/12/2018

華為事件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石鏡泉

    石鏡泉

    石鏡泉是經濟通董事,經濟日報研究部門主管,負責研究部門及副刊部的整體發展及管理。石老師擁有逾20年的媒體及出版業經驗,現為《香港經濟日報》、旗下雜誌、及本網站的專欄作家。 此外,石老師曾出版多本有關投資、金融及財富管理的書籍,並經常在不同的投資及財富管理會議及講座中擔任演講嘉賓。


    本欄每日更新

    政經頑石不低頭

  加拿大,應美國之請拘留華為副董事長,並謂會於今周五提堂,看是否可引渡至美國,環球股市,包括美股期貨,應聲下跌,中美貿戰,是否又啟?

 

  有這擔心,但未必成事,原因是看特朗普為甚麼要於11月1日致電習近平邀談,筆者的看法是特朗普不是「要讓美國再偉大」,而是要讓他能於2020年被共和黨推出來競選連任。

 

  在該日前後,對華鷹派人物納瓦羅兩次謂,華爾街不要迫總統改轅易轍,總統有其一貫主張,這是此地無銀,反證華爾街有大佬叫特朗普在對華事務上收手,因為9月美國對中國實行了徵關稅後,美股在10月就大跌。

 

  11月9日中期選舉,共和黨失去眾議院的控制權,這個11月9日的選舉結果,在之前的民調中,一直反映出來,特朗普怎能不早謀補救?

 

  假如你信特朗普今時關心他的選情多於國情的話,則要跟中國在貿戰上有一定的妥協,以爭取回華爾街的支持,及選民的支持,就有其必要。

 

  今次美國借加拿大之手拉人,是否OK,國際上有不同聲音,《人民日報》有篇題為〈美國,你的國內法,不是「國際法」〉的文章,談國內法與國際法,大家可以看看:

 

  「一個中國人在加拿大的土地上,因為美國制裁伊朗而被無理扣留,這不是天方夜譚,正是孟晚舟女士這幾天經歷的噩夢。

 

  12月1日,應美方要求,加拿大警方扣留了中國公民、華為集團CFO、任正非之女孟晚舟,美國政府正尋求將孟晚舟引渡,理由是基於美國國內法、對中國公民和機構沒有管轄權、且子虛烏有的『違反對伊朗制裁禁令』。此事一經披露,頓時在全球輿論和國際市場掀起巨浪。

 

  中方已經向美、加兩國進行了嚴正交涉,要求立即糾正錯誤做法,恢復孟晚舟的人身自由。而華為官方發表聲明,並不知曉孟女士有任何不當行為,並相信『加拿大和美國的法律體系會最終給出公正的結論』。

 

  截稿前,美、加兩國尚未有官方回應。

 

特朗普有可能重演棄約精神

 

  作為應急措施,全力以赴通過外交途徑解決此事,這一點自不待言;與此同時,我們的另一項重要工作應當是穩定金融市場,包括股市、匯市,以及商品市場,因為金融市場對重大事件反應極為迅速,而且往往反應過度而『超調』。

 

  此前數日,國內外金融市場因中美元首峰會出現樂觀情緒,推動股市上漲,人民幣匯率回升。今天此消息爆發,已經對今日剛剛開市的國內外股市、匯市產生衝擊,而且由於中國與其他東北亞、東南亞國家經貿聯繫緊密,此事可能會波及其他東北亞、東南亞經濟體股市、匯市,以及國際大宗商品市場。

 

  有鑑於此,包括香港在內,我們的金融管理部門、交易所不僅要密切關注股市、匯市等市場的動向,而且有必要準備與海外金融市場管理機構開展協調行動,進行市場維穩。

 

  我們也需要準備防範中國對伊朗正常的油氣貿易可能遭受美方進一步衝擊,以及由此對國際油氣市場價格的衝擊。但如果伊朗受限大幅度收緊,並與沙特、俄羅斯正在醞釀的大幅度減產措施相結合,國際市場油價可能顯著上漲。

 

  應急之外,我們也可以從這件事中得到警示與啟示:

 

  我們不能輕易相信美國會短時間終結大規模、無底綫的對外貿易戰。前兩天,我就在『俠客島』撰文提出,中美貿易戰『總體戰+持久戰』的整體判斷不變,而且我們仍然必須做好防範極端情況的準備,特朗普政府完全有可能重演他們已經一再表現的『棄約精神』。

 

  如今,美國經濟蕭條、金融危機的陰雲已經在地平綫上若隱若現,倘若成為現實,很有可能激勵美國政府進一步訴諸貿易保護主義的動機,在一些事情上的舉動也很有可能更加霸道,更不可理喻。

 

  貿易戰初起時,特朗普的不少政敵在對華貿易戰上跳得比特朗普還高,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的保護主義傾向比特朗普更強,而是因為他們企圖誘導特朗普採取過激措施,由特朗普承擔負面後果的政治責任。中期選舉後,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院會在各方面給特朗普找茬,在未來美國經濟危機爆發時制肘特朗普政府的反危機措施,當然,也會在對華貿易戰等問題上加倍努力給特朗普『挖坑』。

 

  有些傳言稱,孟晚舟事件不是特朗普政府策劃,而是美國民主黨把持的紐約州司法機關蓄意肇事,給中美關係製造障礙,而且該機構還一直在調查特朗普的親信。如果這種傳言真實,那就初步證明了我前幾天的判斷,也暴露了美國政治體制的重大缺陷。

 

  綜合特朗普的執政風格和中期選舉後美國國內政治現實,我們可以確信,在未來相當一段時期內,磕磕絆絆、打打談談會是中美關係的常態,中國需要習慣這一新的鬥爭環境,對美國政府的任何承諾,都需要謹慎對待,做兩手準備。

 

  這次扣留孟晚舟,再次向世界展示了美國赤裸裸的霸權主義本質,美國試圖利用自己強大的同盟體系,將國內法變成『國際法』,肆無忌憚地把自己的意志和標準強加於其他國家公民,這也不得不提醒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的科技人員、企業高管等人群,在赴美國之前,要正視一下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自由。

 

  最後,我還想重複一下前幾天的判斷:通過平等、理性的談判對話避免中美新冷戰,對兩國和全世界都是幸事。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倘若有人一定要把新冷戰強加於我們,中國也有足夠勇氣迎擊挑戰,在鬥爭中堅決維護中國的發展權益。」

 

  假如你又相信特朗普是重選情多過國情的話,則附刊的特朗普推文就易理解,除非這個推文是Fake News。

 

 

  以下為截錄至《文化縱橫》的一些資料︰

 

  「1987年,丁卯年,一個叫任正非的轉業軍人,懷揣2萬1千塊,南下深圳創建『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今天,華為以超過6,000億元人民幣的營業額,成為中國乃至世界重要的電信基礎設備、手持終端及企業服務供應商。

 

 

  華為電信基礎設備28%的全球市場佔有率,足以傲視群雄,過去1年,華為是全球電信基礎設備供應商中,唯一一家持續增長的企業。

 

  2001年任正非在《雄赳赳、氣昂昂,跨過太平洋》的文章中說到:華為正面臨著一種機會與危機?我們經歷了10年的積累,以客戶化的解決方案為先導的產品體系有了較大的進步,有希望搏擊世界舞台,在這個舞台上檢驗自己,我們就有希望保持業界的先進地位,就有希望向世界提供服務。我們不盡快使這些產品全球覆蓋,其實就是投資的浪費,機會的喪失。

 

  2018年1月10日,美國,華為CES新品發布會,對於華為來說,本是一個里程碑式的紀念日,但是AT&T在發布會前一天傳出消息:取消與華為達成的Mate 10官方銷售合作。Mate 10是華為當季推出的旗艦手機。在稍後的採訪中,華為BG負責人余承東回應道:『目前正在開一個緊急會議,對於和AT&T的合作暫無更多回應。』隨後,BESTBUY等銷售渠道,逐步下架華為相關產品。

 

  公開數據顯示,華為的電信基礎設備在美國市場的佔有率,已經被歸入到『Other(其他)』類目,華為的手機在美國的市場佔有率僅有0.5%,排在中興小米之後,甚至不如TCL及酷派。

 

美屢下法令阻華為進入市場

 

  2018年3月23日,美國發布針對中國的『301調查報告』,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

 

  2018年4月16日,美國《紐約時報》發布署名文章稱:美國就華為是否違反了對古巴、伊朗、蘇丹和敘利亞的貿易禁令展開了調查。

 

  2018年4月17日,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拋出了一份禁購令:將禁止美國運營商使用聯邦補貼,購買可能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公司的設備。這項規定,進一步壓縮了華為在美國市場的空間。

 

  2018年4月19日,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布報告稱,中國政府『可能支持某些企業進行商業間諜活動』,以提高中企競爭力並促進政府利益。華為赫然在列。

 

  同時,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多部門、多次拒絕華為以收購美國公司的方式進入美國市場,即使是收購合資公司也未能通過。

 

  長期以來,華為一直都是澳洲各電信公司的重要供應商,2017年的收入超過6億澳元(約合4.45億美元),員工超過700人。華為在澳4G市場的份額約為55%。澳洲,成為全球第一個以『安全』為由禁止華為參與電信運營商5G組網建設的國家。

 

  在西方法律制度下,由政府發布的官方性聲明,會作為指導性條文,納入相關行業規範中。相形之下,無論華為還是中國政府的回應,都顯得很無力。

 

  華為,這個從來沒有打過『感情牌』,從來沒有提過『國貨』及『愛國』情懷的企業,即使身後有日益強大的中國、有14億人的潛在消費者及支持者、有讓人羨慕的服務、有一定的價格優勢、有一定的技術優勢,甚至已經成為行業標準的起草者之一、行業的主要供應商之一、行業主要的技術專利持有人和技術貢獻者,但是,依舊阻止不了華為正在成為一匹行業內狂奔的『鹿』,天下爭相『逐』之,並非追逐,而是『驅逐』。

 

  新的世界格局正在進行著大規模的洗牌。很明顯,所有國家(或地區、團體)已經在進行分化及站隊。經濟、貿易離不開政治,這一點作為企業是沒辦法改變的,畢竟這是國家層面的問題。

 

  2016年11月17日國際無綫標準化機構3GPP第87次會議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召開,中國華為主推Polar Code(極化碼)方案,美國高通主推LDPC方案,法國主推Turbo2.0方案,最終短碼方案由極化碼勝出,之前長碼由LDPC勝出,底層規範確立。華為提前在2016年4月份宣布率先完成中國IMT-2020(5G)推進組第一階段的空口關鍵技術驗證測試,在5G信道編碼領域全部使用極化碼。歐洲人基本上放棄了5G標準,剩下中國人和美國人玩。

 

  在5G的爭奪中,美國人憑藉『專利基礎』而非『應用基礎』,由高通獲得了2016年10月5G標準第86次投票通過的結果,華為因1票之差落敗(無論網絡怎麼洗白聯想,都必須這麼寫)。但是信道編碼方面,中國終於成為了標準的制定者,有趣的是因為這次投票,在2018年5月爆發了『聯想投票門事件』,網傳聯想(包含聯想及聯想子公司摩托羅拉移動)將關鍵票投給了高通,以換取隨後高通驍龍855手機旗艦芯片的首發機會,之前高通的旗艦芯片均由小米首發,此次投票小米前後均投華為。

 

  華為的崛起,先後超過愛立信、諾基亞、西門子、阿爾卡特、朗訊、北電網絡、摩托羅拉,並把三星、NEC、LG遠遠的甩在了身後。

 

  原本自己建立起來的行業,硬生生被後來者擠進來並佔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市場,間接或直接的導致了這些公司的合併,並可能帶來利潤萎縮甚至破產、員工失業等經濟及社會問題。

 

  美國是全球第一個爆發『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國家,受惠於列根政府推出『星球大戰』的需求,全球第一根晶體管、全球第一塊芯片、全球第一張互聯網、全球第一台計算機、操作系統、電話、手機等信息時代產品,均誕生在美國。美國通過全球化、製造業轉移、生產分工,站到了信息時代技術的頂端,也就是供應鏈頂端。歐洲、日本、韓國及台灣排在了第二層,而中國,現在更多的還處於『組裝』階段。供應鏈斷供,導致無米下鍋,只有等死的命,而無反抗之力。

 

  美國議員盧西奧在推特上表示:『如果美國不搞倒中興,就永遠搞不倒像華為這樣規模更大的公司。』」

 

  尚有華為的其他,留待日後談。

 

轉載自: 晴報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