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2/2020

高古玉難以鑑別?從天價成交的白玉戈,淺談㠱侯簋和㠱侯戈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上世紀九十年代我賣了一隻西周晚期青銅簋給一位地產界大亨,他後來將它送給了上海博物館作為館藏。青銅簋内鑄有銘文十九字,記載㠱(粵音唸:杞)侯為㠱國姜姓女兒妢母嫁于邢國而作的陪嫁之器。在西周晚期到春秋時期,諸侯國中盛行聯姻,小國之間的聯姻,是為了取得相互的支持,維護彼此間的利益和政治地位。有時小國有求於大國的保護,也通過聯姻來加強他們之間的聯系。從㠱侯簋的銘文可知西周晚期㠱國與邢國有過聯姻。

 

釋文

㠱侯作㠱井(邢)

姜妢母媵尊

簋,其萬年子子

孫孫永寶用

 

  㠱國是一個小小的諸侯國,在出土的商代甲骨卜辭中就已經有了㠱國出現:殷墟出土的康丁至文丁時期的一篇卜辭中出現了「老㠱侯」的稱謂,而更晚的卜辭中還有㠱侯軍事活動的記載:「癸未卜,在[ ]貞:王[貞]於㠱侯吘師」。

 

  近幾十年出土带有「㠱」字的青銅器,主要有「㠱侯簋」(上圖)、「㠱侯鼎」、「㠱伯子垵父徵盨」、「㠱伯垵父匜」(下圖)等等。從出土青銅器的器型分析可見,「㠱國」國力鼎盛時期應是西周晚期至春秋時期。

 

「㠱伯垵父匜」,1951年出土於山東省黃縣(今龍口市)南埠村

 

  㠱國的文物從未出現於拍場,但一支據稱是㠱國王室貴族所用的商代晚期白玉戈將會笫一次出現於香港佳士得「雲中玉筵」專場。佳士得的專家認為㠱國並非姒姓,亦非大禹後裔,而是姜姓,乃「炎帝」神農氏後人。此說有對亦有不對的地方。㠱國族人姜姓似是可以上述「㠱侯簋」的銘文得到證實,但「三皇五帝」只是傳說中的人物,並沒有信史記載他們確實出現於遠古的歷史長河中。當夏朝是否真實存在還是爭論不休之時,專家指㠱國族人不是大禹後裔,乃「炎帝」神農氏後人,不知專家有何所據?

 

商代晚期白玉戈

Source/香港佳士得

 

  白玉戈據稱是商代晚期㠱國王室貴族所用的禮器,主要是因為戈上陰刻「㠱侯彌用」四字銘文,但此四字字體難看,「㠱」字又缺了甚多筆劃,好像是由不懂大篆的人胡亂刻成一樣;紋飾亦雕刻得非常馬虎,令人很難相信是㠱國王室貴族所用的禮器。白玉戈另一奇特之處是全器没有土沁,只有點點泥土,與常見的商代玉戈的面貌分別很大。

 

  香港佳士得將白玉戈斷代為商代晚期,我看是因為器型與典型的商代青銅戈和玉戈相似,但㠱國活躍年代應是西周晚期至春秋時期。商代晚期㠱國王室貴族已經以白玉戈為禮器一事,歷史並沒有記載,我因此認為白玉戈的斷代有點穿鑿的味道。

 

  商代晚期即是安陽時期,從出土的青銅器可以得知那是商代藝術最輝煌的時期,拍品白玉戈並不能反映出商代晚期的藝術成就。

 

  商代出土玉器的收藏,以中國國家博物館最為豐富,其中有兩支玉戈在器型方面與白玉戈極為相似,可作參考。

 

  無論如何,當今拍品以名氣掛帥,真假的問題反而變得次要,因此白玉戈最終以天價成交也不是一件令人驚訝的事!

 

商代菱格紋白玉戈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商代墨綠弦紋玉戈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數量有限】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etnet精美筆記本及年曆卡!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he Holiday Romanc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