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9/2021

不愛花心男不因為他風流,而是因為與閨密有一腿?感覺怪怪的!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隨性辦公室

  床也上了,但他這星期在公司仍然沒甚麼表示,如常一般同事的相處,如常上下班各有各的生活。

 

  她想問清楚,這種事不宜短訊,要親口問,但一直找不到適合場合。擠在升降機,明明身貼身,卻礙於周遭同事,不方便。冷不防他偷偷用尾指一勾,指尖原來是上佳導電體,她的靈魂都給電暈了⋯⋯他到底想怎樣?

 

  回想那一夜,幹嗎要逞強迎合他的帥氣爽朗?感覺「輸人不輸陣」,他隨便一句「害怕嗎?」,想也不想便回了「怕你日後想回味」。就這樣,兩個只是比較合得來的同事,從辦公室走到時鐘酒店。

 

  「怎麼了?今天很不一樣。」閨密容光煥發提著咖啡走過來,身上的香水比手上的咖啡香遇要濃烈,忍不住問。

 

  「嗯,」閨密眼睛轉了幾圈,「要替我守秘密,我上了他。」閨密口中的他,竟然是同一人。

 

  「竟然?」她瞪大眼,「你們拍拖?」

 

  「算是,」閨密臉紅紅,「但又說不上,他沒有說喜歡我,也沒有說和我拍拖。」

 

  「上了床⋯⋯」想說「上了床還不是拍拖」,感覺很老氣,又不是八十年代,轉口風:「會再試探嗎?」

 

  「嗯⋯⋯」閨密喝一口咖啡,「好像沒這個必要。」

 

  「純粹想和他上床?」閨密點頭,她想沉思一會,「是的,他有種令人想和他⋯⋯」

 

  「呀?原來你也想⋯⋯」

 

  「才不!」她用力搖頭否認。

 

  後來,和閨密無意撞破他和另一女同事出入時鐘酒店,二人邊走邊談論花心男。

 

  「到底他和公司多少女同事有一腿?」閨密問。

 

  「你們有沒有第二次?」她問。

 

  「沒有,那次以後沒有進一步,維持同事關係。」閨密無奈鬆肩。

 

  「太好,」她鬆一口氣,「其實我和他⋯⋯」

 

  「我知,」秘密原來不是秘密,她掌心冒出冷汗,「那晚他告訴了我。」

 

  「甚麼?」她驚覺和大喇叭上了床。

 

  「哈哈,」閨密捧腹,「我說上床可以,但要用一個公司內的秘密交換,他立即供你出來。」

 

  「蝕了⋯⋯」二人邊走邊笑。

 

  「你倆應該同樣沒下文吧?」閨密緊盯她的臉,「還要不要?」

 

  「要不要?要甚麼?他?」她鬆鬆肩失笑,「還是要『那些』?」都市半空,徘徊二人狡猾的笑聲。

 

  她終於找到答案⋯⋯不想和他一起。不是因為他風流,是因為他和她閨密有過一腿,感覺怪怪。陌生人還好,自己的好朋友感覺怪怪的。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搶先申請】免費試用etnet強化版MQ手機串流報價服務!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煮場

Let's Chill!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