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0/2016

獨身的獨生女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一向享受單身的女友T,近來竟然為了感情事而煩惱。

  正確一點來說,考倒她的,該是家事才對。生於小康之家的T是家中獨女,父母從小把她看待成小公主,然而,這位公主卻不喜歡住在堡壘。自大學到英國留學開始,她便很嚮往外地生活,畢業後雖然聽從父母的話回港找工作,但每隔數月她便嚷著想離家出走,返回英國去。

 

  只是,T心裡知道,無論甚麼想也好,她是不可能離開香港這個家,尤其看見父母年紀漸老,家裡總需要她來照顧。而T的父母也實在太疼愛女兒,坦言要是T真的想離開,父母一定會支持她去尋找屬於自己的路向。

 

  看來就是,父母與女兒雙方都寧願成全。想走的,決定不走;不想女兒走的,也甘於放手。

 

  去留問題儘管擱著不顧,但T一直單身也令父母有點擔心,偏偏T就是對港男沒太大感覺。留學時期的戀情不計,回港後,T所交的男友全部都是外籍人士,每當T把新男友介紹給不諳英語的父母認識時,場面便變得非常尷尬,父母怕一家人用廣東話交談冷落客人太不禮貌,也擔心無法溝通會令男方不悅,即使T充當即時傳釋,還是難以令到氣氛變得輕鬆自在。

 

  會說廣東話的男友,真有那麼難找嗎?「無喎!我唔係有心排斥同香港人拍拖,但真係無人令到我心動。我以為單身無所謂啦,反正自己一個都好free,但係我媽咪又同我講,好擔心我繼續single,將來佢地走咗會無人take care我,佢地猛話組織family好重要,叫我唔使考慮佢哋嘅問題,想做就去做。本來聽到父母咁support自己應該好開心,但獨生子女唔可以就咁掉低父母唔理嘛……」T說。

 

  「同埋,我真係好希望男友識得講廣東話,至少國語都好,起碼我父母有起事想搵女婿求救,都唔會言語不通吖!」T顯然是決意留下來了,問題是,那位會說廣東話的男友遲遲還未出現。

 

  對T來說,留在香港已經是最大的妥協了;至於男友,以至終身幸福,她實在沒法子隨便找一個人來滿足父母的期許。

 

  小時候,我很羨慕鄰座同學是位獨生兒,她萬千寵愛在一身,跟我終日與哥哥爭玩具形成強烈對比。人大了,想多了,才漸漸懂得獨生兒的煩惱,同時也感恩哥哥分擔了不少家庭壓力。

 

  像T這類案子,我相信並不鮮見,也知道很多獨居老人本身亦是有兒有女,只是基於不同原因或藉口,而變成老無所依。

 

  說到底,每個家也有自己的故事,惟願我們最終都能在安穩之中老去。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