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1/06/2020

溫碧霞 看透獎項笑看人生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晴報專訊】溫碧霞(Irene)在新片《墮落花》挑戰染有毒癮的角色,與關智斌(Kenny)及陳漢娜(Hanna)的情慾戲更充滿話題性。片中Irene與陳漢娜的曖昧「sheshe」情拍得唯美浪漫,原來年輕時的Irene,曾有女生向她表白,「當時我有男朋友,但覺得跟對方很有feel,很喜歡跟她在一起。」或許是這段經歷令Irene演來更加得心應手。

 

 

  入行接近40年,Irene首次演繹毒女,事前做了大量資料搜集,「角色最難拿捏是吸毒部分,『阿雨』是個很抽離現實的女仔,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跟所有人都格格不入,但因為她吸毒,所以令這個人物較豐富和戲劇化,角色亦很有挑戰性。」

 

背男友戀上好姊妹

 

溫碧霞指關智斌所演角色是一個突破。

 

  Irene與陳漢娜和關智斌的情慾戲成為片中一大賣點,「我同Hanna、Kenny是第一次合作,但我們之間有好奇妙的sparkle(火花)。與Kenny那場戲拍得很激烈,但我們是姊弟關係,令我有點欲拒還迎。他很用心去演,又怕會弄傷我,經常問我『點呀姐姐,你有無事呀?』他有少少緊張,但很快投入。」

 

  至於跟Hanna的親熱戲,Irene直言:「演的時候沒想太多,就是投入角色,大家都好自然流露,導演也拍得很唯美。」這段「sheshe」情Irene演繹得揮灑自如,原來跟她年輕時一段同性曖昧感情有關,「我大約20多歲時,曾經喜歡過一個女仔,真的是愛情那種,覺得跟對方很有feel,是mentally那種喜歡。其實當時我有男朋友,但很喜歡跟她在一起,有時晚上會跟她『煲粥』煲很久,我不知道怎樣解釋,我想當時未懂得分辨甚麼是同性戀。男朋友都知道我們的關係,但他沒太大反應或呷醋,認為大家是女仔,覺得我們只是好姊妺。」

 

欠家庭溫暖變反叛

 

溫碧霞閒時最愛與老公何祖光和養子何國倫四出遊玩,享受家庭樂。(微博圖片)

 

  Irene戲中是在缺乏家庭溫暖的環境下成長,亦令她憶起童年回憶。「每次演這類有深度的角色,都會想起兒時經歷。小時候很缺乏愛,跟家人缺乏溝通。Daddy是軍人,對我管教很嚴厲,他不讓我做很多事情,不讓我出街,有男仔打電話給我,他會搶電話cut綫,所以我小時候已渴望自由,想有自己的天地。雖然爹哋和媽咪關係疏離,但他是愛錫我的,只不過用錯方法,始終大家個generation差太遠,他不了解我,亦很少讓我了解他,所以我小時候很反叛,你愈不讓我做,我偏要做。」

 

溫碧霞和陳煒相識於微時,兩人久別重逢在電影中合作。

 

  Irene今年二月憑《墮落花》勇奪「愛爾蘭第8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是從影以來首個影后獎座,Irene直言獎項來得不遲也不早,「我覺得有心不怕遲,這時候的我演技才是最成熟。我想大家知道我是有演技的,不是花瓶。回望過去,我拍過很多經典代表作,所以這個獎來得剛好,各方面更加有自信。以前我可能會患得患失,若有人說我不好,會不開心,但現在不會了,我可以笑傲江湖,或是笑看人生。」

 

  然而,口碑不俗的《墮落花》卻無緣入圍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Irene甚感無奈,「連提名都沒有,我有少少搲頭,亦替整個團隊感到可惜。」

 

 

轉載自: 晴報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沒有相關資料。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