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9/11/2019

【東盟發展】東盟智慧城市合縱出擊!中、美、韓搶攻東南亞智城新藍海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展策

    方展策

    少年時,曾研習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可惜學無所成,僥倖畢業。成年後,誤打誤撞進入傳媒圈子,先後在印刷、電子、網絡媒體打滾,略有小成。中年後,修畢資訊科技碩士,眼界漸擴,決意投身初創企業,窺探不同科技領域。近年,積極鑽研數據分析與數碼策略,又涉足 Location Intelligence 開發項目;有時還會抽空執教鞭,既可向他人分享所學,亦可鞭策自己保持終身學習。

    智城物語

  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東盟國家便成為了全球企業躲避關稅的理想之地,刺激當地經濟進一步成長,亦加快其都市化進程,但伴隨而來的是各種城市問題如交通擠塞、環境污染等。為解決這些都市病,東盟遂推行區域性智慧城市發展計劃「東盟智慧城市網絡」,聯合東盟各國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科技手段,合力打造智慧城市,改善都市環境。

 

  東盟(東南亞國家聯盟)各國因經濟發展程度不一,故智慧城市建設進程亦不盡相同。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發表的「2019 IMD全球智慧城市指數」排名,新加坡在受調查的全球102個城市中名列首位,其他東盟國家城市的排名如下:越南胡志明市第65位、馬來西亞吉隆坡第70位、泰國曼谷第75位、印尼雅加達第81位、菲律賓馬尼拉第94位。由此可見,除新加坡外,大部分東盟城市的智慧化程度不高,意味著其城市治理仍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2018年,新加坡以其東盟輪值主席國身份,提出「東盟智慧城市網絡ASCN(ASEAN Smart Cities Network)」計劃,鼓勵東盟成員國間互相合作,推動智慧城市建設,以達至三大目標:促進經濟競爭力、發展可持續性環境、提高市民生活質素。目前東盟已挑選26座試點城市進行ASCN計劃,除新加坡的「智慧國家」外,當中表現較突出者包括:泰國布吉的「布吉島智慧城市願景」、馬來西亞柔佛的「整合都市水資源管理藍圖」、以及印尼望加錫的「Dottoro’ta流動醫療」。

 

 

被列入ASCN計劃的26個東盟試點城市,除新加坡外,還包括泰國曼谷與布吉島、馬來西亞吉隆坡與柔佛新山、印尼雅加達與望加錫、以及菲律賓馬尼拉等。(圖片來源:東盟官網)

 

  在「布吉島智慧城市願景」策略下,泰國政府於著名觀光點布吉島創建城市大數據平台,通過1,000個免費Wi-Fi熱點、1,300部監控鏡頭、以及車牌識別系統,記錄人流密度和動向,分析遊客行為模式,協助規劃布吉島的觀光政策。

 

  與新加坡相鄰的柔佛,近年積極進行城市開發,使水資源供應日益緊張;2017年乾季期間,當地水資源更曾下跌至安全線以下。有鑑於此,柔佛州政府遂推出「整合都市水資源管理藍圖」項目,利用GIS地理資訊系統監測水資源供應機制,並進行數據分析,試圖尋找可行的替代水源,以及有效管理現有水資源。

 

  為改善緊急護理服務,印尼第五大城市望加錫執行「Dottoro’ta流動醫療」計劃。當有患者用流動醫療APP求診,醫療人員就會由電單車載送至患者所在地,提供緊急診斷和照護。出勤醫療人員將配備心電圖儀器與超聲波裝置,並會將數據傳送46家醫療中心,以做出最佳的現場診斷。

 

  事實上,ASCN在落實過程中遇上不少挑戰。智慧城市實踐建基於完善的數碼基建,但其建設成本卻絕不便宜,並非所有東盟成員國都可負擔得起。新加坡的寬頻網絡月均成本只是0.05美元,惟其他東南亞國家卻昂貴得多,譬如泰國為0.42美元、印尼1.39美元、越南2.41美元、菲律賓2.69美元、馬來西亞3.16美元。

 

  此外,東盟各國(新加坡除外)均面對著科技認知不足和人才短缺的問題。45%東盟企業缺乏對數碼科技的認識;89%馬來西亞人和79%印尼人表示在互聯網和手機上分享個人資訊感到不安。凡此種種皆窒礙智慧城市服務的普及化。

 

  現階段東盟極需外來助力來解決上述難題。ASCN計劃其中一個促成機制,正是引入夥伴關係與資助。中國與美國亦因此而早作部署,務求在東盟智慧城市發展中佔一席位。

 

東盟就ASCN計劃會定期舉辦「智慧城市治理工作坊」,並積極尋求外部夥伴的資助和支持。(圖片來源:東盟官網)

在ASCN計劃中,人口介乎20萬至200萬之間的中型城市將會成為日後帶動東協地區約40%經濟增長的火車頭。(圖片來源:東盟官網)

 

  中國藉著「一帶一路」計劃,除投資興建港口、鐵路、高速公路等傳統基建外,還協助多個東南亞國家架設光纖電纜、通訊基站、以及監控系統等數碼基建。今年10月,中國公布已跟東盟建立合作夥伴關係,支持推動智慧城市網絡。

 

  另一方面,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早在ASCN計劃發表之初,就宣布美國支持東盟智慧城市網絡,並承諾初期會投資1,000萬美元(約7,800萬港元)。有分析指,華府正在尋找與北京角力的新方式,同時亦希望東盟國家朝著美式規格標準來建設智慧城市,故此東南亞現已變成中美競爭的新戰線。

 

  不過,正所謂「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正當中美爭持不下之際,韓國趁機突圍,剛於今年11月就東盟智慧城市合作項目簽署諒解備忘錄;又將於2020年啟動國際合作體制「韓國智慧城市開放網絡K-SCON(Korea Smart City Open Network)」。這是一個以韓式智慧城市為核心的國際合作系統,韓國政府計劃與東盟4個成員國合建全球合作中心,攜手發掘有潛力的項目,並與東盟共享城市開發經驗和數碼技術解決方案。

 

  誰是東盟智慧城市市場最終贏家,暫時還未能斷言,但可以肯定的是東南亞將會成為智慧城市領域的新增長點。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