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2/01/2021

【手寫的溫度】從街頭寫到片場!「港產片御用書法家」華戈寫給香港的揮春:和平!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Yoko Cheung

    Yoko Cheung

    雖然寫下無數文字,但只求寫出一句──走入人心的說話

    Editor

Text: Yoko Cheung Photo: Tim Ip

  「未見其人,先見其字」最適合形容本地書法家華戈。你未必認識他,卻一定見過他的字。《逃學威龍》、《食神》、《半生緣》等膾炙人口的電影,乃至近年的《殭屍》、《一念無明》等,電影海報上那象徵靈魂的戲名,全出自華戈之手;連「美心皇宮」、「德福廣場」、「英華書院」都是他的墨寶。華戈作品遍布大街小巷,80年代起就在香港街頭佔一席位,他一路從街邊招牌、價錢牌,寫到入片場,為電影道具、戲名即席揮毫,連名導王家衛、杜琪峯、張藝謀等,都曾向他求墨寶。

 

本地書法家華戈

 

寫字匠的街頭歲月

 

  本名為馮兆華的華戈,70年代由順德來港投靠親戚。平時一至六打工,禮拜天就抽時間賺外快。「我喜歡畫畫寫字,當時住大坑,上面有虎豹別墅,每逢星期日就去幫遊客畫人像,賺十元八元也好。」可惜搵食艱難,市政人員、警察、地政職員、管理員輪流驅趕,令他大呼:「死啦,原來搵食咁鬼難。」後來有工友提議他在街頭為人寫揮春,他到垃圾站執拾人家棄置的摺枱,帶齊筆墨紙,在九龍街市路邊擺檔,結果「市政又來、警察又來,因為你不懂『規矩』嘛!」他邊說邊做出代表錢的手勢,可是只是藍領的他哪有錢,只得離場。

 

  大概華戈的工友不忍心他一手好字無處揮灑,紛紛鼓勵他參加書法比賽,結果終於等到機會。1980年他在「香港青年學藝比賽」獲得公開組優異獎,作品在大會堂低座展出,有人見後特意聯絡他,請他到廉租區寫招牌。如是者,一個介紹一個,華戈逐漸響了名堂。當時打工一日工資$30,寫一塊招牌已有$60,於是他就把心一橫辭職,專心寫招牌。

 

為了參加比賽,華戈當年特意請假一天報名交作品,到達時才發現已過了截止日期一天,幸好職員見華戈誠意拳拳,願意接納報名,不然華戈的人生軌跡未必發展至今。

 

  腳踏一雙「白飯魚」,袋裏裝滿油漆、油帚,華戈滿街遊走撈生意。他「行街」時總是左望右望,主動出擊,見到掉色脫漆的招牌,就上前問是否需要補色或重寫,酒樓、餐廳、車房、桑拿浴室等都是他的客源。「寫大字」的人一身污糟邋塌是常事,華戈笑言曾因而鬧出笑話。紅油滴落白鞋像瘀血,油帚柄遠看如手槍,油漆罐像土製「菠蘿」,加上他走路時老是東張西望,曾多番被警察當作賊人推至路邊搜身,把他嚇得一額汗。之前的都是誤會,有一次終於鬧上差館。他到慈雲山幫街車寫字,「運輸」的「運」字未寫完艇仔就被警察喝停,以為他當街維修車輛,被帶回警局,更需$500元保釋,但他口袋只有十零廿蚊,惟有急急忙忙叫家人交保釋金,之後還要到新蒲崗法庭排期審訊。「$500保釋,罰款$300,取回$200,還要蝕讓一天沒工作,唉,當時真的很淒涼。」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