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2/09/2019

【貪小便宜】公司接送服務用到盡?當心那張守不了秘密的嘴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潘少權

    潘少權

    現為香港免費報章《晴報》總編輯。前職是美國《讀者文摘》亞洲區中文版總編輯,負責香港、台灣和東南亞業務;並兼管國內版權合作專案《普知》的編務工作。他是資深傳媒人,在職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時,擔任《經濟日報》副總編輯,兼任經濟日報出版社副社長,並主編《ezone》和《置業家居》等雜誌。他又是多本暢銷書,如《九七日誌之當年今日》、《駕車郊遊指南》、《百年智慧•管理經典》、《一分鐘管理》的作者。曾在中資、華資、歐資和美資公司工作,閑時喜歡讀歷史,鑽研東西管理。

    本欄每周一更新

    辦公室政治

  原本打算去北京開完會便飛回港,怎知事忙,一去就是一個星期。自從引來「花花」打電話耍了「麻子」,她在上海公幹之後沒有立刻回北京,我也沒見過她,連短訊也找不到她的蹤影。她在甚麼地方?沒有人知道。但發給她的電郵卻有回覆,只是不見人影。她在玩失蹤!

 

  「麻子」想找她算帳,卻找不到她;「麻子」的拜把兄弟「孔雀」便四出打探她在開會議前後的動作,以找出其破綻。

 

  就在我要走的那天,秘書突然通知我司機去了機場接「花花」,所以趕不及回來送我去機場。我說沒事,反正乘的士也可以。怎知「麻子」乘機發難說︰「我要去見一個客戶,趕不及了,正要叫司機,司機卻去了機場接人。他分清楚輕重沒有?我是去拉客戶啊!」我站在那裏,有說不出的討厭。

 

  「麻子」是指桑罵槐,他表面罵的是司機,實際上是罵「花花」,卻把秘書和我也拉進去。他說話不分輕重,他是知道司機原要送我去機場的,現在只是先去接「花花」而已。雖然他要用車,但司機就算不去接「花花」,也會按計劃送我去機場的。

 

  其實,我最討厭坐公司的車,早在中資公司幹活時已經領教過,每個人事無大小都坐公司的車。車不多,可以坐的人卻不少,於是大家都提早訂車。如果不是公司秘書替我安排了,我才不坐。況且坐公司車也挺危險的,就是在車上不小心和同事說電話講漏了嘴,那些司機會在辦公室把這些繪影繪聲亂說一通,反而坐的士會安全一些。

 

  我快步離開,在公司樓下竟然遇到「花花」,打招呼時,司機說要送我,我還未說甚麼,「麻子」竟然跟在後面,罵了司機一句︰「沒大沒小的!」便上了車。

 

  「花花」莫名其妙的看著我,我卻不知如何回應。幸好我只是個過客,看他們爭這些小便宜,真的有點可憐他們。

 

  要爭要霸,就讓給你們吧!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