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1/08/2020

內循環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今年5月,習近平提出,在今後一個時期,中國的經濟發展要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甚麼是內循環?

 

  黃奇帆(何許人也?見文末)與郎咸平日前出席了個電視台論壇,黃奇帆介紹了甚麼是內循環,為甚麼是雙循環?

 

  有以為內循環就是單純的搞內需、搞計劃經濟,發布票、肉票去刺激這個內需,但黃奇帆說不是,他講:

 

  我們經過了40年的改革開放,我們中國的經濟已經成了世界第二大的綜合經濟體,中國的進出口貿易量也成了世界第一大的一個進出口貿易量,中國的經濟已經全方位地融入了世界經濟,那麼我們政府加大內循環的戰略是在開放條件下進行的內循環,是通過內循環的支撐,使中國有更高的高度、更深的深度、更廣的廣度,對世界進行開放,所以它是一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一個雙循環的理論。

 

五坐標形成內需體系

 

  黃奇帆認為,要有五個坐標來形成個內需體系。

 

  第一坐標:微觀經濟單位。

 

  第一個,內需的第一動力當然是微觀的經濟單位。各種民營企業、國有企業、各種企業單位。用一個統計指標來衡量的話,如果每年產生了1萬多億利潤或者3萬億、5萬億利潤滾入了它的淨資產,那麼中國微觀各類企業的總資本、淨資本每年每年是在增長。如果每年的利潤不滾入這個淨資本,而且淨資本還每年每年有所下降,那就說明這些企業可能出現了危機、出現了困難、出現了破產、壞帳,甚至出現了對前景看不清楚、不再投資、甚至抽走資金、轉到別的方位上去。所以完整的市場體系,首先就是有良好的經濟預期,微觀的企事業單位對經濟前景看好,每年都在追加投資,不是追加貸款資產。

 

  黃奇帆謂,此中要造好下述。

 

  一、要切實減輕企業的稅費負擔,降成本;

 

  二、採取措施,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三、要營造公平的營商環境,競爭中性,同等國民待遇;

 

  四、完善政策的執行方式,加強產權的保護;

 

  五、構建親清新型的政商關係;政府部門各級幹部對企業要廉潔,不能營私舞弊、貪污腐敗,這個是個清潔的「清」,清商。要滿腔熱情地幫助企業解決困難,這是親切的「親」。

 

  第二坐標:要素市場。

 

  黃奇帆:第二個坐標就是要素市場。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使得要素市場的資源優化配置,能夠由市場配置到位、能夠發育得良好、暢通地流動。那怎麼做呢?中央在今年3月30日發了文件,關於進一步推動要素市場發展的改革措施,這個措施就把這五大要素市場、各種資本市場、要素市場怎麼發展講得非常明白。第三塊,一個地方內需也好,內循環要起來,最重要的就是消費對象。

 

  第三坐標:消費對象。

 

  黃奇帆:第三坐標是要以老百姓的消費能力為基礎。內需的主體就是中國的14億老百姓。這14億老百姓裏差不多有4億中等收入群體。在城市裏工作的、相對生活條件好的一批人,還有6億人均月收入也就在1000塊左右,主要是農村加上一些中西部小城市裏的一些群體。這4億加6億是我們主要的消費群體。他們的消費能力提高,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內循環的基礎。

 

  第四坐標:有為政府。

 

  黃奇帆:第四個就是內循環需要靠政府更好的服務,政府對市場有兩種作用。

 

  第一、政府在維持市場的秩序,利用政府的法制賦予的權力,維持市場的秩序,使市場更好地運行。

 

  第二、政府的採購產生公共消費,政府的投資產生投資拉動。那麼政府的採購或者投資要用四兩撥千斤的辦法投在要害上,投資要有槓桿效應,採購要有聯動效應,那麼這個事情做得好,也是市場重要的內需的一個保證。

 

  政府要怎投資,要怎做才可產生大拉動力?

 

  黃奇帆計了這個數:

 

  政府應該投資老百姓或民間企業,甚至國有企業無法投資的那些項目。比如說政府花1000億造了幾十個醫院,那麼每個醫院如果花了20多億,那麼這個醫院產生的營業額70%是國內生產總值。一個醫院如果有100億營業額,那麼國內生產總值有70億。但是一個工廠如果100億營業額,國內生產總值最多30%,因為它大量的原材料進來抵扣掉了。也就是說政府在投入的時候,投入在教育、衛生、文化、社會、養老、醫療等這些公共服務上面,它投入以後的國內生產總值的產生更大。

 

  如地方政府在發工資各方面平衡了以後如果有500億可以投資,它是可以做出選擇的。你可以去投資高速公路、也可以去投資一些工廠、也可以投資其他的一些基礎設施,但是這些東西其實是可以通過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讓民間來投資公共設施的項目。所以凡是民間可以投資的,政府就應該倡導,讓出大道讓民間去投。

 

  地方政府再增投資,會否負債過重?黃奇帆如是解釋:

 

  不管是中國的地方政府還是中央政府,現在全部負債,是100萬億國內生產總值的50%左右,大大地低於國際的政府負債。國際有個標準,一般要求低於70%,我們在50%左右,所以我們是低的。美國政府現在130%了,是債務比較重的。同時,中國地方政府投資,它有土地儲備,外國政府沒有土地資源的,純粹稅收。土地會升值,升值以後,它可以收回投資的成本,實現平衡。在這個意義上講,我們中國地方政府的負擔也還過得去。

 

  造好這個之後,就要考慮去做第五個坐標,雙循環格局,明天再談。

 

  從黃奇帆的解說中,說明兩點:

 

  (1)凡是民間可以投資者,政府就應該倡導、鼓勵、支持,這可以說是國不進,民進吧!

 

  (2)土地資源,在解決地方債務,支援投資,仍佔重要地位。

 

  黃奇帆是誰?重慶市原市長、十二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

 

(投資涉風險,每投資者承受風險程度不一,務必要獨立思。筆者會因應市況而買賣。)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