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4/03/2021

跳舞達人狄易達 「屋村仔」踏上創業家之路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提起狄易達這個名字,相信港人也不會陌生,大家對他的最深印象,就是他是位跳舞歌手,也是個室內裝修電視節目主持。身為八十後,狄易達在演藝事業上或未達至大紅大紫,出身自公屋的他,卻比一般年輕人更早為自己的事業鋪路︰早於入行做藝人前,他創辦舞蹈學校;隨後生意更愈做愈大,至今他已開辦了三間學校,更跟拍檔開創網上裝修配對平台。

 

  疫情下舞蹈學校生意陷入困境,擁有強大生意頭腦的他,轉為將業務擴展至向學校提供課程教材及進行學校工程等,於逆市間開展新生意渠道,更可「幫補」到疫情為跳舞學校帶來的損失。

 

 

  對於自己的創業之路,狄易達說︰「如只是當藝人,的確很難維持生計,你有一首好歌,有一套好的戲,未必可以養你一世;但若你有一盤好的生意,就可以養到你一世,因此學到投資十分重要。」

 

由「屋邨仔」 一步一步踏上創業家之路

 

  早於2008年加入娛樂圈的狄易達,獨特的名字,早令他為港人所認識。投身演藝事業,入行已逾十年的他,以街舞在樂壇上佔一席位,入行後已取得多項由各大電視台及電台頒發的跳唱歌手獎項,他也曾舉辦過個人演唱會,於樂壇來說成績算不俗;10年前開始,他主持電視台的家居設計節目,更令他的形象更「入屋」。不過,擁有一副年輕外表的狄易達,看起來卻有一股孩子氣,很難想像,他已經是兩家公司的老闆,業務涉及甚廣,包括兒童及青年街舞課程、學校興趣班服務、學校網上教材供應服務、活動策劃及製作,以及裝修配對平台等。

 

  於公屋長大的狄易達,11歲開始學習街頭舞蹈,能歌擅舞的他,在學期間曾參加多次大小型的舞蹈比賽及歌唱比賽,並屢次獲取獎項。狄易達說,他早於中學預科時已擔任跳舞老師,「為何當初我會教跳舞呢?因為當時家裏出了一些事,我沒錢交學費,要做兼職揾錢,當時我的師兄跟我說,不要到外面做兼職,因為所賺的錢很少,而且我要讀書準備考試,於是介紹我到社區中心教跳舞,雖然不算人工高,但怎樣也比出外做兼職好。」

 

 

居安思危 拓小學市場

 

  他續說:「幸運地,我的發展很順利,很多人找我教跳舞,當時我在社區擔任導師,如天水圍區、粉嶺區及屯門區等教人跳街舞。」部分機會入娛樂圈發展,但那時他已累積了一大批學生,就萌生創立跳舞學校的打算。他說︰「有些學生跟隨了我一段時間,其後他們成了我的舞蹈員,大家都要維持生計,於是我開設了跳舞學校,當時純粹希望跟學生保持關係,並沒有想過要做到蘇志威或Sunny Wong等名人所創立的舞蹈學校的規模。」

 

  狄易達於2009年創立「狄易達跳舞學校」,當時有百多名學生。初成立時,只是簡單租用一個跳舞室作經營。及至2010年學校火速發展,學生人數更增至千人,於是狄易達正式在旺角租用工作室。「其實那個時期,從事跳舞生意十分易做,因為租金不高,你租入一個旺角工作室,租金只是1.5萬至1.6萬元左右,甚至低至一萬元,而且當時的工資也不高,當時收的學費,每堂百餘元。」

 

  跳舞學校發展順風順水,但至2012年時狄易達開始洞悉到一個問題,「當時我發現,原來開一間跳舞學校十分容易,人人也可以開到,就算你不懂跳舞也可以開學校,開跳舞學校的成本不高,可能幾個朋友,投入數十萬元已可以,做飲食的話要投入成本更高,可能逾百萬元。」

 

  「由於開跳舞學校入場門檻較低,最後大家鬥平推課程,而且競爭很大,最高峰的時候,單是旺角一條彌敦道,就有30、40間跳舞學校,我有一個朋友已開了10間跳舞學校。我可以看到的,是將來的競爭更大。於是我開始從學校入手,嘗試開拓學校市場。」

 

  狄易達表示︰「坦白說,那時候小學市場根本沒人願意做,有些舞蹈員會跟我說,『為何要跟你去教小學生?我出去做一場表演,也有2,000元、3,000元收入,但跟我到學校教小學生跳舞,可能只有千餘元的收入,而且要去很偏遠的小學,時間鎖死了,就不能隨時到其他地方表演。』其實學校真是沒有人要的市場。」

 

走訪宣傳 創辦校際比賽 

 

  當然,要進入學校市場也有一定的難度,狄易達也花了大量心思去開拓這市場。「當時不少學校對街舞十分抗拒,認為街舞會學壞學生,學校只有中國舞,芭蕾舞的舞蹈課程,我們只好努力推廣。」狄易達跟拍檔走訪不同學校宣傳,向學生及老師講解街舞的歷史,他更親力親為「去足咁多間」,「我們到了近200間學校進行表演,每年近70、80間,我幾乎也去足咁多場,進行表演、分享等,幾乎每隔幾天就到不同學校表演。」

 

  過程雖然辛苦,但卻跟學校及校長們更多的交流,後來更創辦了大型舞蹈比賽「全港小學校際Hip Hop舞蹈比賽」,2012年舉辦第一屆時,只有10多間學校參與,到2018年時,已有80多間學校參與,活動參與人數達3,000人,成功進入學校這個藍海市場。

 

 

  2020年初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多番推出限聚令,狄易達旗下的三間跳舞學校,生意直接受重擊,「疫情下,我們也必需要停業,坦白說,就算你肯開,學生們都不夠膽來,小朋友學跳舞,你不能保證他們會否長期帶口罩,跳舞一定會流汗,一定會濕,他們一定會『捽眼』,如他們有事,我付不起這責任,因此索性不開業。」他透露,疫情下舞蹈學校虧蝕高達七位數字,當中租金佔去很大部分。

 

兩大業務渡疫境

 

  跳舞學校每天在燒錢,幸好狄易達及時作出應對方案,就是向學校「埋手」。「最初學校邀請我們,問我們有沒有一些跳舞的影片可以播給學生看,但我覺得未必所有人都對跳舞有興趣,故我們以運動作包裝,這樣大家會較易接受。」最初創作出「運動最前線」的網上學習節目,錄製免費跳舞片段給學校播放,希望學生在家都能輕鬆做運動。

  

  其後,有些學校希望狄易達的跳舞學校可向他們提供更深入的內容,而且附設教材的收費服務。於是他就開始將課程賣給學校,並向學校提供教材。他向學校提供的服務,不是純粹只是看影片,也提供工作紙。「只做影片的話,其實人人也能做到,沒有一個說服學校跟你買影片的理由。後來我們加入了工作紙及教材,也為學校數據分析,可以分析網上教材的成效、有多少個學生接觸到這些影片、多少個學生答對問題等數據,取得數據後再作分析,然後交給學校,慢慢地開始有很多學校找我們去合作,現時大概跟30間學校合作。」

 

 

 

  與此同時,他們更推出了替學校進行小型工程服務,如幫助學校維修鋁窗、檢驗鋁窗,外牆維修等,學校工程出現。原來,其實早在3年前,狄易達已開始幫助學校將課室改為跳舞房,久而久之,近年學校開始找他們協助進行其他小型工程。「我們一向有進行工作室裝修工作,這類工程對我們的難度不算太大,今年我們反而做得較多的是鋁窗工程。」他續稱,每間學校的工程利用學校本身資金進行,金額不多於6位數字,因此平均每單工程涉及金額約5位數字,「因此不是所有公司想做這些工程,但我們的規模較小,反而容易管理。」同時,早前學生不能回學校上課,學校反而趁這機會為校園作出維修,也為他們創出新一個商機。

 

  狄易達坦言,慶幸有以上來自學校網上教材及學校工程業務,令他們順利渡過了難關,「不然我的跳舞學校,每一間都在蝕錢,現在學校教材生意,大家也有工開,我們也在為將來儲下實力。」

 

希望明年做業主 

 

  不少年輕人的願望,是希望上車成功,現在租樓的狄易達,也透露期望自己能成功置業。「我原本不想置業的,但我的媽媽卻很想,因為我的姐姐不在香港,但媽媽也不想去移民,她希望我可以在屯門區置業。」狄易達表示,希望於明年達成目標,置業後會跟媽媽一起住。

 

  他也笑言自己當年有些笨,「始終香港都是磚頭行先,現在你問我是否應該先買樓,我也覺得是應該的。如果在數年前我不花上大筆金錢在生意上,而將錢拿去做首期買樓,自己就能更快做業主了。」但他也認為年輕人應到外闖一下,對於自己的決定未有覺得後悔。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