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1/07/2019

金錢買到真相嗎?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元

    方元

    方元,曾爲一家跨國企業的高級行政人員,奔波於上海、臺北、香港和新加坡。40歲前仍是負資産,欠樓按幾百萬元,沒積蓄沒股票,銀行存款亦只有三個月左右工資,座右銘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後得《富爸爸窮爸爸》一書啓蒙,決意改變理財習慣,學習投資,以十多年時間做到完全財務自由,做自己喜歡的事。

    金錢世界

Photo: iStock

  一年,有人在開快車,超速60多公里,但他請了知名大狀替他辯護,有人被控超速駕駛,審訊期間,控方突然改控他超速29公里,若超速超過30公里,罪成可判停牌,變成罪成也只是扣3分和罰450元。

 

  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原來他聘請的資深大狀,質疑警方的雷射槍的準確性。而負責偵測車輛超速的警員在作供時,又承認雷射槍有一定誤差,所以為公平見,按照內部指引,在發出傳票時會按偵測到的車速減若干公里,100公里以下減4公里;車速100公里以上減5公里。正因為連警察也承認雷射槍有一定誤差,結果不言而喻。

 

  因為一般交通超速、或交通意外、或違例事項多在裁判司署審理,裁判官有普通法律常識,平時審的被告都是小市民、司機小販等,當然正氣凛然。但當面對超級大狀時,總也有吃不消的時候吧。

 

  不錯,即使我們大部分人,超速駕駛時都想得到質疑雷射槍的準確性,但我們也沒有能力去請大狀辯護。我便曾在裁判官面前說出我的看法,給他大罵一頓,還增加罰款。

 

  不錯,很多人都說當你要打官司的時候,錢才是決定因素,而不是真相。

 

  因為金錢可以決定你請了甚麼質素的律師,大狀、資深大狀、甚至是名大狀。即使犯了大罪,有一個好律師,也可能有打得甩,變小罪,小罪變無罪;如果沒有錢,無罪變有罪、小罪變大罪。

 

 

  為甚麼我們有這個觀念呢?這應該是司法機構思考的問題。

 

  許多人在被警方拘捕時,他不明白以為跟警察解釋真相便是,卻不明白那已是口供。正因為大部分人沒有法律常識,甚麼都說、甚麼都講,不明白打官司打的不是那麼事實,而是是否毫無合理疑點。結論就變成,即使事實自己是對,也可能出現對自己不利的結果來。

 

  一年,朋友的外籍傭工竟然誣陷他太太毆打她。當時她報了警,警方上門,調查後傭工說不用去醫院驗身,只要求立刻離開。朋友當然應承,因為已經失去了互信,便讓她立刻收拾行李走了。原來外傭這兩天因和菲律賓丈夫感情出了問題,情緒非常反覆,朋友太太還好心,叫她不如請假先回菲律賓看看如何,卻想不到她竟然用苦肉計。

 

  怎知兩天後,警方來電約朋友太太去警署調查。原來外傭當晚離開後,自己走去醫院驗傷,然後拿著醫生紙,第二天去警署報案。

 

  這可是大事,尤其於朋友和朋友太太來說。朋友十分氣憤,說警察上門時,已經問外傭是否需要驗身,她說不用,為甚麼事後才去驗身?當時已報警,警察也上了門,問她追不追究,她說不用,為甚麼事後又去報案呢?這不是不合理嗎?他十分理直氣壯的準備陪太太去警局。

 

  我立刻叫他找律師,他問為甚麼,這不是證據確鑿嗎?我說這不關乎事實,而是漏洞,因為我們沒有受過多少法律訓練,不知道說話時或許有講了一些不重要的東西,卻被認為是重要證據。

 

  幸好,他聽了。找了律師一同上警局,律師的建議是叫他太太甚麼也不要說。之後,雖說是協助調查,其實是拘捕,既要打手指模,又要影犯人照,這可是侮辱。

 

  結果,調查一個月之後當然是無疾而終。期間菲傭又去了勞工處說朋友欠她人工,又說是怕朋友太太毆打他而令她離開,所以要賠償,凡此種種就是要令人煩惱不堪,帶來不便,就是要賠錢。

 

  朋友說即使警察也知道那些外傭講大話,因為他們平均每星期,也有類似案件,都是誣蔑僱主毆打,然後立刻離開,驗傷報警,然後勒索賠償。他言下之意,是幸好朋友找了律師,懂得保護自己,保持適度的緘默。因為很多人在說出事發經過時,因為被誣陷而情緒激動,說得理據不清,結果害了自己。

 

  錢,應該買不到真相,但肯定可以保護部分真相。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