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2017

《銀翼殺手2049》新一代複製人複製不了經典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2020》(Blade Runner)對於不少人來說,是部科幻電影的經典,當中所建構的世界觀十分前衛,加上當中的哲學討論的確讓人深思。在35年之後,續集《銀翼殺手2049》開拍時,期待之餘又怕受到傷害。總括來說,新作可觀,能夠把原作的母題加以發揮,只是難以超越前作成為經典。

  故事設定於前作時空30年後的2049年,K是新代的複製人,即較上一代更具服從性,在警局做銀翼殺手,為老一代的複製人「退役」。當他發現懷有身孕的Rachael 被摘去子宮,伴隨的還有重重謎團,他便開始尋找的旅程。

 

延續前作的風格

 

  前作有6個版本,導演曾表明無論欣賞過哪一個版本,甚至沒有觀賞過,都無阻欣賞《銀》,但我還是建議大家去看一下前作。不但是因為有不少致敬的元素,對理解劇情有一定的幫助。更重要的是,可以讓不少觀眾打個底,知道這並非是驚險刺激的科幻片。

 

  當年其中一個令人驚艷的地方,就是對未來採用相常前衛的描述,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個藝妓的廣告牌,對後世的影視作品影響深遠。隨著現實時間愈來愈迫近2020年,部分科技早已成真,其餘或許是正等待發生,不能否認的是,當時的想法十分前衛。

  相反,今集則太過保守,科技並不創新也不令人驚豔。還是以黑色為場景的主調色,除了繁體中文和日文之外,場景加插相當顯眼的韓文,去表達混雜而模糊的空間感。更重要的是,這個充滿黑色的空間和故事大部分時間都是割裂,抽走這個獨特的空間,換上一個很乾淨的環境,其實效果也差不多。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不少符號身上,如眼睛、鋼琴。最令人驚喜的是人工智能Joi,像是3D投影的Siri切合現今科技的進化,符合劇情的推進。上一集探討複製人有沒有感情,那人工智能呢?又是不是能夠擁有戀愛的權利,最後在天橋上遇上,又是不是代表這只是人工智能的預設?

 

  我到現在都相信Deckard是複製人,和同為複製人的Rachael 相戀,足以證明人和複製人能有人性和七情六慾。因此,我對K,甚至Joi擁有感情並不訝異,倒是為這個完全異化的世界感到不寒而慄。測試依然存在,為的是杜絕複製人產生感情,完全奴化他們。

 

結局救了前半段

  以上所說的割裂,其實是劇本貪心所致,想指涉的議題很多,想談存在主義,想聊一下後現代主義,想討論一下道德,人和複製人的分別。大部分的主題輕輕帶過,亦沒有深化,是甚為可惜的地方。

 

(以下有嚴重劇透注意)

 

  被觸發感情的K在尋找身世時,所有證據都顯示出他就是Deckard和 Rachael 的孩子,當中的劇情臃腫和拖拉,的確看得人火大。結局的晴天霹靂,知道他只是個普通人,這個殘忍結局倒是把前半段劇情的詬病救回來。

 

  因為這把原作有關記憶的命題加以發揮,甚至玩得更盡。記憶原來不但可以被植入,甚至可以作為一種手段,去令到自私的計劃得以成功。令複製人創造希望後再狠狠地踏一腳。如果K並不是有人性的話,大概知道這計謀時已經嬲得想殺人,強化對複製人人性的描述,以為記憶的不可靠性。

 

  我們知道人類和複製人沒有誰比誰高尚,畢竟戲中的人類也是有好人,複製人的算計也不是省油的燈。所有拋出來的問題仍等待觀眾去解讀解答。我仍在摸索中,但肯定的是,K是個受害者,以為自己是主角,誰知道自己誰也不是,那種失落是不能言喻。

 

PS:  Ryan gosling 真係十分適合這種沉鬱角色

 

電影預告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