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6/2017

永不再淪陷的馬薩達 ── 在二千年古城堡上看日出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健邦

    梁健邦

    梁健邦八十後男生,一個愛上浪遊的背包客,曾闖澳洲參加工作假期計劃,農夫的流浪生涯是行萬里路的開始,世界那麼大別攔我!

    浪遊最吸引人的,或者有很多超乎預期的變數,追求冒險、刺激的絕對不會讓人厭煩,玩得盡興就要享受命運安排的旅程,記錄笑與淚分享旅人旅事,希望所有人都可以「眼睛在旅行」。

    逢周四更新

    浪遊旅人

  好夜正眠,清晨不到四點就起床到旅館大堂集合,出發前往馬薩達(Masada)觀看日出。在以色列猶地亞沙漠與死海之間的馬薩達,希律王帶領猶太人在地勢險要的岩石山頂建立據點,逃避羅馬軍追殺,為古猶太王城的最後堡壘。寧死不屈的猶太人被羅馬軍圍攻下集體自殺,此後成為不屈精神的象徵。現代以色列士兵登上馬薩達,高喊口號「Masada shall not fall again(馬薩達永不再淪陷)」,以示表達對國家的效忠。 

 

  而這次入住的阿伯拉罕旅館,有自家旅行社營辦本地團,只需要踏出房門就可以上車,適合獨行俠又不打算租車的懶人,連同住宿一條龍確是非常方便。睡眼惺忪的一眾背包客在車上趁著空檔補眠,累就一定會累,但有時候覺得旅行要早起床是基本的,看日出是最大的理由,其次是豐盛的早餐。

 

  向東駛到死海,沿著90號高速公路南下,一個多小時後抵達馬薩達景區入口。入場後要摸黑上山,月光把漆黑的蛇形路照耀得很明亮,用不上準備好的頭戴式照明燈,路旁是懸崖峭壁,走路時要打醒十二分精神。黑暗中瞳孔放大,逐漸把四周環境看得很清楚,隱約看見遠方的死海以及猶地亞沙漠的不毛之地,眼晴所及的視野感覺到非常廣闊。踏上沙礫岩石,揚起沙塵, 拍一拍身上都是灰塵。尾段跨度比較大,樓梯愈見整齊排列,又刻有雕花紋理,則代表快將進城了,前後花了近一小時。到達城堡要塞的入口,時間剛剛好趕得及看日出,萬一爬上去來不及,其實也不要緊,面向日出那一邊,整段山路都是無遮無擋,只是站在沒有那麼高的地方看日出,要拍照的話,加油!還是快走幾步吧。

  猶地亞沙漠的天然堡壘,岩頂矗立巨型以色列國旗飄揚著,放眼望去盡是頹垣敗瓦的廢墟,趕及霸佔崖邊一個好位置,坐在崩塌的城牆上,俯瞰著死海,靜待黎明。直至晨曦乍現,天色漸漸泛起橘黃曙光,這一刻萬籟無聲如時光停頓,鹹蛋黃的絕美景色出來了! 照耀得整個馬薩達城堡如金碧輝煌般閃亮,東斜太陽之下,整片天空染上蜜糖色,風景如畫實在靚爆!

  隨後參觀馬薩達的軍事遺跡,參照銅製模型的馬薩達堡壘,北面為主要的宮殿遺址,帶有羅馬帝國的古典建築風格,雖則位處地勢險要的岩石頂端,卻建有各種軍事防衛、豪華宮殿,以及儲水槽、糧食儲備室等生活設施。不得不說的是,當時人們的集水能力非常有智慧,完善的引水渠道,將雨水收集到從岩石開鑿而成的儲水槽,藉此減少水分蒸發,儲水量可達4萬噸,因此才有辦法在鳥不生蛋的沙漠岩石上,有足夠飲用水,以及建設豪華的羅馬式澡堂。至今仍保存完好的部分牆壁、地板的彩繪磚石等,也發現藏有夾層空間結構、加熱用陶管,打造成恆溫系統,即使逃難到馬薩達,軍事要塞還是維持原有的奢華享受。

  酷暑之下愈來愈猛太陽,下山的時候很要命,雖飽覽猶地亞沙漠,崖邊向下望的時候也會膽怯,沿路都是沙礫碎石,加上部分路段沒有扶手欄杆,每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沒抓到重心很容易把整個人飛出去。也是因為這樣,大多數人會選擇坐纜車來回,車程只需幾分鐘,慳腳力之餘也不必汗流浹背。不過看日出總要付出代價,捱眼訓是一定,隔天小腿肌肉出現酸痛,也是預期的事。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