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3/2019

二戰波蘭大屠殺集中營:10件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芷靈

    梁芷靈

    廚職背遊 460日:何文田坐車到新加坡、德國工作假期、希臘坐車返香港、西伯利亞鐵路。《經濟通》DIVA Channel、《gini》智能理財平台專欄作者。曾赴英國留學、英國廣播公司工作。下個計劃:去英國做老闆!

    逢周四更新

    廚職背遊

7/ 路人甲主持「向左走、向右走」

 

 

  我問導賞員:「向左走、向右走,用甚麼標準?」

 

  他解答:「如果身體強壯,有利用價值(會煮飯、做手工藝等),就會留下;如果是老弱婦孺,留下來嘥米飯,就會馬上處死。」

 

  在這裏,決定一個人的生或死,只在一面之緣、彈指之間,軍官姆指向左,就是「死亡」;姆指向右,就是「苟延殘存」。更難以置信是,決定生死的,不一定是高級將領,有時「忙」上來,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又或是路人甲去決定。

 

8/ 洗廁所是「優差」?

 

 

  猜到這是甚麼地方嗎?這是廁所。

 

  無遮無擋,固然基本。二戰的炎夏,更是臭氣薰天。

 

  但是,集中營的囚犯竟然視洗廁所是「優差」!因為囚犯不能隨時上廁所,有時憋著一整天,不停做苦工,都沒得到納粹官批准。

 

  洗廁所的囚犯,至少可以比一般囚犯容易上廁所。大雪紛飛時,衣衫單薄,廁所雖然臭,卻最溫暖。

 

  臭,已經是最低級別的痛苦。我們可否想像到,其他囚犯的生活,如何更加苦不堪言?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