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7/12/2018

【Shall We Talk】這個平凡的聖誕願望:為何回到家裏,卻說不出「我想傾下偈」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Yan Law

    Yan Law

    「喜歡聽人說故事,更喜歡用文字寫故事。 返工最大樂趣──在平凡的職場裏找出那些不平凡的故事。」

    Senior Editor

Text: Yan Law Photo: Kenji Lo

梁焯霖開設facebook專頁「陌樂偈」,記錄下他和陌生人之間的對話。他笑說,「試過好幾次找陌生人傾偈,他們都說認得我,有follow我的page。」

 

  過去一年多,梁焯霖至少接觸過四、五百個陌生人(甚至更多),當中有遊客、攀石高手、護士、馬匹訓練員,甚至精神病患者。在這些人身上,他愈發明白到,人與人之間會有矛盾和不了解,其實都源於溝通不足。「最普遍的情況是,你和家人之間有誤會,卻放在心裏沒有說出來,結果就影響了彼此的感情。」

 

最開不了口的人——是爸媽!

 

  只不過知易行難,梁焯霖也不諱言,他自覺最困難的傾偈對象,正是其家人。「所以我除了推薦大家傾『陌樂偈』外,也想大家嘗試傾『密樂偈』,是親密的『密』。」梁焯霖亦身先士卒,試過傳短訊給爸媽,說想要和他們認真傾偈,就傾一小時左右,約個時間傾吧。「是有點奇怪。但為甚麼我要這樣做?因為我回到家,與他們面對面時,根本就說不出『我想傾下偈』。明明我們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理應是最熟悉的人,但彼此卻很陌生。這是很反常的一件事。」

 

  在那場對話裏,梁焯霖擔當了一個最好的聆聽者。「爸媽和我分享了他們大半個人生經歷。我聽到他們說著工作的辛酸、養兒育女的辛苦,甚至是近年發生在他們身上,卻為免我們擔心而沒有說出來的困境,我才發現他們很偉大,令我更加愛他們。」梁焯霖又說,其實傾偈的重點並不是要從對方身上窺探到甚麼秘密,只要在過程中能了解對方多一點,就已經很好了。

 

說到最難開口的傾偈對象,梁焯霖安靜了好一會兒,才答「是爸爸媽媽。」

 

  但也許中國人始終不擅表達感情,尤其對著最親的人,總是擺出一張冷漠的臉孔。「甚麼人我都想和他們傾偈,就是沒太大意欲和家人傾偈。上次傾密樂偈是很難得的一次,如果你叫我今晚再來,我也未必做到。」梁焯霖直白地說。

 

  忽然想起台灣著名作家龍應台曾在《親愛的安德烈》一書中,這樣形容她和兒子的關係——

 

  「我知道他愛我,但是,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藉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彷彿可以不必了。」

 

  這話想來,是許多家庭最真實的寫照。

 

Read More:【母親的自白】湊女猶如演舞台劇!愛是唯一的劇目

 

後記——一個小挑戰

 

  聖誕節快到了,所以訪問那天,小編給了梁焯霖一個小小的街頭挑戰——在傾陌樂偈的過程中,趁機了解一下「香港人的聖誕節」。結果發現,原來在一些人的心目中,能夠和家人同枱吃飯便是最好的聖誕禮物;只可惜真相是,都市人生活忙碌,就算有和家人一起吃飯,都總是邊吃邊看手機。不如這樣吧,小編也給大家一個小小的挑戰——就趁著聖誕節是表達愛的最好機會,和家人來一場「密樂偈」!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