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10/2018

沙特的「免罪金牌」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曾廣標

    曾廣標

    曾廣標(Peter)為香港著名的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是跨媒體傳媒人,在電子傳媒、網上媒體、報章雜誌均擁有專欄。他從事新聞工作20多年,除任職本港傳媒之外,亦曾在德國新聞社任特派員。

    他曾撰寫多本有關投資和國際時局專著,包括《價值投資實戰》、《發掘超值股》、《香港股票投資指南》、《集郵投資手冊》及《第三次印支戰爭》等。

    Peter畢業於九龍華仁書院及浸會書院,並曾到各地遊學,近年跟隨商品大王羅傑斯學習價值投資法。2004年當選九龍華仁書院80周年80位最佳師生之一。

    本欄每周四更新

    國金與投資

  國際油價升至每桶80美元樓上後,一些分析員認為若中東地緣政治進一步惡化,美國及伊朗動刀槍,油價可能邁向100美元,較早時在本欄,我對於美伊的衝突亦不敢樂觀,認為油價確是有可能進一步上升。近日,中東地緣政治出現重大變化,美國和傳統盟友沙特阿拉伯吵架,沙特揚言若被制裁將會反制,官媒強烈暗示會以推高油價為武器,雖然美國高層謂有後備計劃不懼任何人訛詐,但市場有更多專家恐怕油價會上升至100美元甚至200美元。

 

特朗普大咀,沙特反警告

 

  上個月,特朗普曾「衰多口」謂若沒有美國的保護,沙特王朝隨時完蛋,這雖然是他一時口快,但也反映出在靈魂深處,他根本上看不起沙特王朝。10月初,一名在美國工作的沙特記者神秘失蹤,疑與沙特駐土耳其大使館有關,事件令到特朗普再次開口大罵,但當他發完皮氣之後,可能也收到油價可能會在下月美國中期選舉前急升的警告,於是也降溫了。

 

旅美沙特記者,敢言出事

 

  失蹤者卡舒吉是旅居美國的著名沙特記者,他在《華盛頓郵報》擁有專欄,經常批評沙特王朝及王儲穆罕默德的政策。他與其土耳其籍未婚妻欲完婚,於是在10月2日前往沙特駐土耳其總領事館申領文件證明他已離婚,怎知一去不返,其未婚妻報案。土耳其的閉路電視錄得卡舒吉進入領事館,卻未見他出來。

 

料在領事館內遭殺害

 

  之後土耳其官方傳出消息,指卡舒吉已在領事館內遭嚴刑逼供及殺害和肢解,個別土耳其報章更以間諜式故事進行報道,謂沙特特種部隊進入使館逼供及行刑。剛好,土耳其當局也及時釋放了被囚的美籍牧師,使美土關係即時有所改善。

 

  土耳其與沙特在中東亦敵亦友,都在爭奪地區影響力,近期土美關係惡化,互相制裁,總統埃爾多安也想趁機會有所改善。

 

  在美國國會的壓力下,特朗普向沙特大罵,暗示相信卡舒吉已遇害,及若證實將制裁沙特,卻又說將不影響美國對沙特售武,謂若停售反而會令俄羅斯和中國等第三者受益。此外,英法德三國也聯合要求沙特交待事件,但語氣未見嚴厲。沙特的反應則是,若被制裁必定反擊,因而令到市場有所恐慌。

 

沙特國王出馬,四兩撥千斤

 

  這個時候沙特國王薩勒曼親自出場,他分別與土耳其和美國總統通電話後,願意對卡舒吉的失蹤進行深入調查,土耳其警方獲准進入沙特總理事館搜證,而特朗普變臉謂傾向相信事件與沙特政府無關,是「流氓殺手」所為,並即時派譴國務卿蓬佩奧到沙特了解情況及修補關係。蓬偑奧見了國王及王儲後,轉到土耳其繼續調研,而特朗普亦與王儲通了電話,對沙特當局已展開徹查表示高興之情。

 

「流氓殺手」與王室無關?

 

  與此同時,美國和土耳其傳媒傳出消息,謂沙特的官方說法是沙特個別情報官員懷疑卡舒吉是卡塔爾的間諜,在逼供時出手過重而殺人,言下之意,就是個別人士的「流氓行為」。看來,雖然沙特的情報部門早已由王儲掌控,但各大國政府應會當作他本人也不知情,懲處個別特工交差了事。卡塔爾是較為開放的海灣油國,其「半島電視台」的評論開罪沙特,兩國近年鬧翻。

 

美兩黨議員,仍欲阻軍售

 

  儘管卡舒吉旅居美國,但特朗普近日很開心地確認他不是美國公民而是沙特公民。不過,在美國國會,無論是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都有不少對沙特不滿者,他們對於繼續售武給沙特,必定會阻攔,但無情的市場認為這是小事,也不會太過關注了。市場相信沙特以油價為武器作為報復的可能性已很低。我也相信,從現時的事態發展來看,除非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搞局及公布早已秘密獲得的現場殺人證據,否則,事件可望「大事化小」。至於拒絕出席月底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舉行投資大會的巨企老闆們,看來也不會長期不與沙特打交道。

 

沙特地區霸業,受各方尊重

 

  沙特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輸出國,是海灣國家和阿拉伯世界的領袖,近年,王儲當權後,積極改革,開放面紗,反貪倡廉,但亦被批評以特工辣手對付反對他的人,沙特在國際間則擴大干預政策,欲聯手美國進一步打壓宿敵伊朗。沙特與西方大國及中俄等維持友好關系,令到沙特的地區霸業得以推展。

 

美沙共同敵人仍是伊朗

 

  上世紀70年代,沙特曾以石油為武器大幅推高油價,全球經濟受損,但其後各國增加產油及開發替代能源,油價一度在90年代大跌至每桶10美元。至新世紀,中國與新興國家冒起,油價才回復正軌,但時常受地緣政治影響而大上大落。

 

  下月美國正式全面禁止各方向伊朗買油,這是一場重要的較量,理論上,為了共同利益,美沙宜及早和解,以便共同對付伊朗。但伊朗爛船三分釘,不是外界可以輕易征服的!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