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2/10/2019

僧多粥少時,怎麼分配?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元

    方元

    方元,曾爲一家跨國企業的高級行政人員,奔波於上海、臺北、香港和新加坡。40歲前仍是負資産,欠樓按幾百萬元,沒積蓄沒股票,銀行存款亦只有三個月左右工資,座右銘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後得《富爸爸窮爸爸》一書啓蒙,決意改變理財習慣,學習投資,以十多年時間做到完全財務自由,做自己喜歡的事。

    金錢世界

Photo: iStock

  臉書的老闆朱克伯格,他在公司新辦公大樓入伙時,向所有員工發出一個電郵,就是希望他們可以諒解,讓他和他妻子在公司入口大門前有一個「特權」,就是有一個專用車位。

 

  一家幾千人的公司,大部分人都是開車上班,泊車找車位顯然是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早回來的人,當然可以找一個靠近公司大樓的停車位,遲來的就不同了。

 

 

  他要向同事們講道理,懇求一個車位,說自己不用花時間找車位,才更可有效使用時間,為公司謀求更大利益。可知道,他是老闆啊,他根本就應該有特權。

 

  當年在美國公司工作,在紐約郊區的公司有3000多人上班,停車場就有超過2000多個車位,問題就來了。愈遲上班的人,要開著車四處找位置泊位,兜來兜去。外國人重視平等,沒有特權,所以即使是公司的CEO,他也沒有自己的專用車位,那天他約了我吃早餐,卻遲到,正正因為要搵位。

 

  平等,沒人有特權,最簡單。但如果車位不足,而想泊車的人又多時,又怎樣解決呢?

 

  例如有人為了方便,假裝自己有傷殘而申請獲發傷殘證,於是他便可「名正言順」的把車泊在停車場內,最大又最近的為傷殘人士提供的停車位上時,相信所有人都認為他有問題,他肯定不道德。

 

  如果他沒有裝蒜,而是以時間緊迫為由,把自己車子停在那個為傷殘人士提供的專用停車位時,又怎樣?

 

  他也不見得值得別人尊重。他和裝蒜者一樣,既不尊重傷殘人士的真實需求,偷走了人家對的傷殘人士的關懷,都是不道德。

 

  曾經有公司搬去將軍澳自置廠房,比之前在市區多了許多自用的、而又免費的車位,卻衍生誰應該有車位的討論來。

 

  理論上,管理層應該可以有專用車位吧?但甚麼職級稱為管理層?如何介定?為甚麼管理層可以有專用車位;而普通員工沒有?不是講民主嗎?

 

  倒不如以收費決定啦!若管理層把停車場收費定得高的時候,只有高層才負擔得起,對其他同事公平嗎?他們一樣住得遠,又怎可以開車回來上班?

 

  那不如抽籤吧!這樣也不行,萬一大部分高層都抽不到,他們怎樣上班,那裏是將軍澳啊!於是輾輾轉轉,反反覆覆,就為了一個車位而爭得頭崩額裂。

 

  甚麼叫市場經濟?甚麼叫民主自由?討論任何事情,若涉及個人利益,便容易造成爭議,而且都假借公平之名,鬧得聲撕力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