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2020

總理送出的「國寶」,就算沒有成交記錄,亦能超估價拍出?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上世紀五十年代,周恩來總理出訪鍚蘭(Ceylon)期間,带去一支雍正款青花海水九龍紋膽瓶作為禮物,送給當時的鍚蘭英籍總督Sir Oliver Goonetilleke (1892-1978) 。

 

雍正款青花海水九龍紋膽瓶 來源:賀洛滋拍賣公司

 

  輾轉六十多年後,Sir Oliver Goonetilleke的後人將膽瓶送去新加坡一間網拍公司賀洛滋拍賣公司Hotlotz Auction House拍賣,估價1,000-2,000新加坡幣。令人大吃一驚的是,這一支膽瓶最終竟然以6,900,000新加坡幣(連佣)成交!真是不可思議,有競拍者竟然不用看實物出價6,900,000新加坡幣競拍一支没有成交記錄的網上拍品!

 

  這是一支怎樣的膽瓶?很明顯,競拍者除了認為膽瓶是真品之外,還認為它是雍正本朝Yongzheng Mark and Period的東西,否則不可能由1,000新加坡幣的起拍價一路血拼至6,900,000新加坡幣,但問題是這一支膽瓶是否真是四爺的東西?

 

清道光海水龍紋胆瓶 Courtesy:V&A Museum

 

  類似的膽瓶,英國倫敦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藏有一支,也是雍正款,但館方從胎、畫工判斷為道光仿雍正之作。老外是否搞錯了,將雍正本朝的東西誤判為道光仿雍正製品?

 

  如果拍品是道光仿雍正製品,它的市埸價值又是多少?

 

清雍正青花穿花龍紋長頸膽瓶 來源:香港蘇富比

 

  香港蘇富比於2015年以7,580萬港元拍出一支清雍正青花穿花龍紋長頸膽瓶。顯而易見,拍品雍正款青花海水九龍紋胆瓶的競拍者以這一支清雍正青花穿花龍紋長頸膽瓶的成交價作為市價指標,因此才將拍價推高至6,900,000新加坡幣。

 

  問題來啦,雍正款青花海水九龍紋膽瓶是買家獨具慧眼還是一廂情願?這一支膽瓶再釋出時,其他買家是否承認它是雍正本朝的東西,如果大部分龍頭拍賣行和潛在買家不承認,這一支膽瓶將會落得怎樣的下場?

 

  四爺是一個非常挑剔的人,拍品的畫工,尤其是五爪龍的具體形象,根本就過不了他的一雙眼,我因此認為它不是雍正本朝之物,而是後仿,至於是道光朝仿,還是光緒朝仿,抑或是民國初年仿,我没有見過實物,不敢置喙。

 

  上世紀五十年代,北京故宮博物院的絕大部份藏品已運去台灣,留下來的清宫舊藏絕無僅有,周恩來總理從哪裡弄來一支清代雍正款的青花膽瓶?我認為最大的可能是來自北京的文物商店。當年文物商店的大部分僱員除了不懂古董外,更因為没有市場指標,不知古董的市場價值,將清代雍正款青花膽瓶標價二、三千元人民幣,是絕對不奇怪之事。總理要送禮給英籍總督,青花瓶正是投其所好,文物商店的主事隨手拿出一支大方得體的青花瓶,讓總理带去送禮,是不難想像得到的事。

 

  強國人拍貨時往往熱血沸騰、勇往直前,但成功競拍之後深深後悔,不付錢提貨是常見現象。幾年前的乾隆轉心瓶在英國一場小拍以等值5億多人民幣落槌,強國買家最終不付款提貨便是最佳例子。

 

  網拍只須登記一個虚擬名稱,不用繳交任何保證金。強國人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困在家裡百無聊賴,做一回鍵盤買家,起勢地篤數目字,既娛人又娛己,確是在疫情期間的最佳娛樂!

 

  我有理由相信,強國買家是不會付款提貨的,網拍公司和貨主只會空歡喜一場!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Watch Trends 2020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