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7/07/2020

美國對港無能為力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雷鼎鳴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本欄逢周五更新

    雷鳴天下

  特朗普終於簽署了法案,宣稱美國會視香港為一個與內地其他城市無差別的城市。美國主觀上怎樣看待香港是她自己之事,在具體行動上,美國卻又拿不出甚麼有殺傷力而又不自損的制裁香港方案,徒使自己陷入困局。此種後果,其實一早已被熟悉港美關係的人看穿,只是白宮中人太高估自己實力,招致了尷尬局面。

 

 

  港美關係的核心當然是中美關係所決定。在過去幾年中,美國連連發動貿易戰、科技戰、新冠病毒甩鍋戰、宣傳戰,又派艦隻到南海耀武揚威,把香港也變作地緣政治經濟戰的工具。但到目前為止,美國完全討不了好,無法遏制中國的經濟增長,當美國仍陷入嚴重的負增長之時,中國第二季GDP比去年同期仍有3.2%的增長,進一步擴大了中美增長速度的差距。如此下去,正如不少評論人所言,在疫情過後,世界經濟恐怕要比之前更倚賴中國。

 

美國盟友虛與委蛇

 

  美國現屆政府絕不想看到這局面,遏制中國的崛起已成其國策,她若有能力,香港會被其玩到盡,不會心慈手軟。中國似乎也充分明白美國的意圖,所以在香港問題上,會與美國針鋒相對。在中美交鋒的過程中,西方國家的取態會起到一點作用,但若以為美國的盟國會無條件地站在美國一邊,卻是錯誤得很。這些國家無一不處於經濟大衰退甚或是蕭條的威脅當中,美國也是自顧不暇,在此等態勢中,她們最不想見到的便是經濟損失。西方國家過去30多年飽受經濟停滯及收入不均所困擾,而中國卻是在40年內GDP實質增長超過35倍,整個世界既有的政經格局瀕臨大變,西方國家會不適應。這也同時提出一個意識形態上的問題,為何西方國家擁有自以為更優越的社會制度,竟表現得遠比被視為異類的中國更為差勁?西方國家對這不請自來的問題很不舒服,所以有些人對中國懷有敵意十分正常。

 

  但意識形態在國際關係上很難抵銷得了實利的壓力,所以她們絕不想跟中國鬧翻。美國雖仍是頭號強國,但衰落的徵兆早現,諸多事情已力不從心,西方其他國家的最佳政策,便是對美國的壓力虛與委蛇,跟着美國大聲地譴責中國,包括其對香港的政策,但主要還是說說而已,行動則缺遺。是否如此,多等幾個月便知。

 

  美國也是有苦自己知。從她過去在多國發動的顏色革命可知,這些國家早已變成爛攤子,戰禍連年,民不聊生,但美國拍拍雙手便可離去,不會負起任何責任補償別人的損失,所以我們不能假設她對香港的黑暴分子特別親厚。若美國真的有傷害到香港而又不自損的制裁,她不會手軟,問題是,她真的有此能力嗎?這涉及她有無可行的方法及制裁是否只會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我過去已在不同地方指出過,對香港增加關稅並無殺傷力,香港每年輸美的本地產品不足5億美元,就算對此增加重稅,對港經濟只是搔癢。有段時間說要摧毀港元與美元掛勾的聯繫匯率,我自己分析及與不少同行討論過後,幾乎一致認同美國根本無能為力。

 

港反對派所託非人

 

  在現有機制下,有人若拿來美元或其他外幣到港投資,便須把美元或外幣最終交到金管局換成港幣,美國無權阻止金管局通過銀行用港元買入美元。倒過頭來,外資若有港元要兌回美元,美國亦無法阻止。只要在港可找到有價值的投資,自會有資金流入,香港的外匯儲備充盈,其外幣資金池遠大於資金周轉所需。若美國要沽空港元,她本身並無港元可沽,必需要付利息借入有限的港元才可行動,除了在十多年前量化寬鬆政策期間有大量熱錢湧入香港外,香港的資金已多是內地資金,不受美國控制。在此種種制約下,美國如何能衝擊到聯繫匯率?況且若如此做,對美元霸權的地位也是一種打擊,美國不會如此蠢笨。至於坊間談過的其他經濟制裁方法,一樣經不起分析,很易便走入死胡同,不贅。

 

  在失業率高企、百業停頓,新冠疫情又每天加劇期間,美國經濟已受重創,除了打口水戰外,美國實無能力幹出甚麼事。中國儲蓄率奇高,每年新增的資本量,超過美國加上歐洲的總和,而美國生產力受制,卻乞靈於開動印鈔機製造虛火。誰可主導經濟戰,豈不一目了然?

 

  美國總統大選在即,特朗普選情岌岌可危,聲色俱厲地打香港牌,可權充是競選工具,但香港的反對派若以此為救命草,則恐會大失所望。

 

轉載自: 晴報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