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01/2021

國會山莊暴亂對香港的啟示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葉劉淑儀

    葉劉淑儀

    葉劉淑儀(Regina Ip),本屆政府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立法會直選議員,新民黨主席。1975年加入香港政府,其後晉升至保安局局長,於2003年離職。她從美國進修回港後,在2006年7月成立「匯賢智庫」、2011年創立「新民黨」,並擔任黨主席;並於2015年成立「海上絲綢協會」,擔任聯席主席,致力為香港社會服務。

    葉劉的地球儀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說1月6日是「美國民主可恥的一天」(a shameful assault was made on our democracy),皆因那天有大批特朗普支持者攻入國會山莊,引發暴亂,造成至少五死數百人受傷,震驚世界。特朗普因而背上「煽動叛亂」(inciting sedition)之名,民主黨眾議員對他窮追猛打,讓他成為「美國史上首位被兩度彈劾的總統」,twitter、facebook、snapchat 等多個網絡社交平台宣布封鎖其帳號,特朗普儼如落水狗。

 

西方完美演繹「雙重標準」

 

  相對於香港黑暴期間,美國政客、西方領袖及傳媒歌頌暴徒衝擊立法會的暴行是追求民主自由的表現;這一次,西方各界完美演繹何謂「雙重標準」,他們強烈譴責暴力,指衝擊者是暴徒(rioter)、暴民(mob)。候任美國總統拜登痛斥暴徒行為「不是抗議,而是叛亂」(is not protest, it is insurrection),副總統彭斯直斥「暴力永不會獲勝」(violence never wins)。美國警方火速大規模拘捕暴徒。美國商界反應也甚迅速,萬豪集團、美國藍十字等企業暫停向反對大選結果的議員捐款,另外也有企業解僱了有參加暴亂的僱員,各界都急於和暴亂劃清界線。 

 

獲「民意授權」不等於是好領袖

 

  我則認為,國會山莊一役反映了西方民主的流弊,對香港有啟示,值得深思。

 

  首先,港人常把「民意授權」掛在咀邊,認為在選舉中得到很多票就是有民意授權。相反,歷屆行政長官則因為並非直選產生,一直遭詬病沒有民意授權。直選當然有其好處,但是,是否得票多、有民意授權,就是好領袖?就是公義的化身?

 

  多年前,我因為說「希特拉都係選出?」而遭受責難,指我將民主污名化。有美國學者(Professor Richard F. Hamilton, Ohio State University)的研究著作Who voted for Hitler(1982,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分析了希特拉在選舉中取得成功的因由,但是他對世界的破壞,歷史已有公論。

 

  回說特朗普,他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得票六千多萬,取得304張選舉人票,壓倒希拉里而上台。今屆大選他取得七千多萬票,比上屆還要多。可是他在任四年,行徑瘋狂,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對伊朗限核協議、在美墨邊界建邊境牆、抗疫失利等等,可謂劣跡斑斑,謊話連篇,但得票卻大幅增加,反映得票多,有民意授權,不等於就是擁護民主價值、能為人民謀福祉的好領袖。

 

  造成這種現象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西方社會已有幾百年選舉經驗,選舉機器非常成熟,加上互聯網崛起,政黨政客懂得如何利用社交媒體操控民意、影響選舉結果,除了巨額政治廣告宣傳自己,抹黑對手的手段層出不窮,假消息鋪天蓋地。而且如今世界各地均因貧富差距擴大,民意走向兩極化,社會撕裂,勝負差異極微,因此,勝出選舉者只能算是一方代表,不能代表全民意願。以往美國人民尚且尊重大選結果,如今這底線被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打破,對美國甚至全球的民主發展有深遠的負面影響。

 

社會撕裂衝擊制度

 

  第二,我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雖然受到衝擊,卻沒全面崩壞。雖然整場大選鬧哄哄的,特朗普質疑郵寄選票有問題,投票仍按程序完成。後來特朗普團隊在多個州法院提出訴訟,絕大部分已遭駁回,反映法庭獨立公正。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指稱「沒有發現舞弊證據」,最後參眾兩院在一片烽煙下完成確立拜登為總統當選人的程序,拜登當選完全合法。商界翹楚也一致譴責暴力及拒絕支持質疑選舉結果的政客,可見美國民主精神及制度仍然牢固。

 

  問題在於美國社會已徹底撕裂,走向兩極,不利制度穩定。有評論認為美國早前 Black Lives Matter(BLM)運動的暴徒是黑人,因此警察絕不手軟。今次暴亂的是白人,則有人認為國會警察「放軟手腳」讓他們輕易攻入;但是也有人認為他們是「白人至上」恐怖份子(white supremacy),和他們誓不兩立。目前美國朝野正為1月20日的總統就職典禮可能爆發全國騷亂而煩惱。

 

民主大國地位動搖

 

  第三,目前發展較成熟的自由民主國家,很多都是人口少、人口組合單一、沒有歷史性種族宗教或意識形態分裂的國家,例如北歐國家丹麥、挪威等等。正如被認為是民主起源的希臘雅典便是人口少而單一的城邦。相對地,亞里士多德提倡的由中產領導的民主政體在美國這種地方大、人口多、社會撕裂的國家較難實現。這點在學者Gregory R. Johnson的著作 Liberty and Democracy(2002, Stanford University)中有提及。

 

  換句話說,美國民主體制的發展大抵已來到臨界點,今屆總統大選及國會山莊暴亂把問題浮上水面,即使制度目前仍撐得住,但是長遠發展會繼續完善還是走向崩壞,還是未知之數,但美國引領世界民主發展的模範地位,則已動搖。

 

香港宜發展自己的一套

 

  以香港目前那麼對立撕裂的局面,是否適合追著美國的一套跑,實在值得商榷。反之,我認為香港要追溯當初實行「一國兩制」的初心。鄧小平先生早在1987年已提出,「香港的制度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 現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權分立,搞英美的議會制度,並以此判斷是否民主,恐怕不適宜。」想不到三十四年過去,現在看來,所言甚是。香港實在應該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發展適合自己社會環境的政制。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