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6/06/2020

【愛護動物】好食好住VS自由:前海洋動物訓練員帶給我們的反思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Yoko Cheung

    Yoko Cheung

    雖然寫下無數文字,但只求寫出一句──走入人心的說話

    Editor

Text: Yoko Cheung Photo: Daren Cheng、受訪者提供

  海象慢悠悠地從玻璃缸上方,游到對角綫下方,再轉身向上畫個半圈,接續向對角綫游去,如同在水底畫出一個「無限∞」符號。一小時後來看,海象仍是那個泳姿;一周後、一個月後、一年後,每次站在玻璃缸前,都能見到海象保持同一個姿勢,游同一條路綫。遊客感覺無甚新意,漸漸不再感興趣,匆匆一瞥後離去。

 

  終於有人抵不著好奇心,問道:「訓練員,為何這隻海象不斷重複同一條路綫?」當時Chris回答:「只是剛巧而已,怎樣游是牠的自由,可能牠覺得這樣舒服呢!」其實,在他心內有另一個真相,他卻不忍道出:海象被困在玻璃缸內,實在太沉悶,只可不斷重複同一條路綫,無止境地游圈……

 

 

那傷痕纍纍的海象

 

  2003年,Chris加入海洋公園,成為哺乳類動物部門的海洋動物訓練員;每日為海洋動物提供護理,為牠們量體溫、抽血、照超聲波等,確保牠們健康無恙;偶爾亦會為海洋動物進行訓練,讓牠們與訓練員合作完成互動表演。與動物相處14年多,他接觸過的動物食物充足、活動空間足夠、生病受傷時得到獸醫團隊的悉心照料,以訓練員角度而言,牠們在園內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Chris(左一)為海洋公園前動物訓練員,照顧過海豚、海獅、海豹;2012年冰極天地開幕後,來自極地的海象、海獅、企鵝、北極狐、雪鴞等動物,成為他的「新同事」。

(受訪者提供)

 

  直至那年海洋公園冰極天地開幕,園方從日本引入一隻太平洋海象Miru,Chris是其中一位將Miru從日本鴨川海洋世界帶來香港的動物訓練員。與700公斤重的海象越過海峽、飛越天際,是難得的經歷,但他憶述起Miru卻語帶遺憾。Miru從家鄉完好無缺地抵港,但入園後卻是另一番景象。Chris說:「牠經常撞到牙肉流血,過一段時間,牠的毛出現脫落,作為當初協助牠進入水池的訓練員,我見到頗心痛。」他指或是環境的改變使Miru感到壓力而出現這些轉變。

 

  明明對動物呵護備至,悉心照料牠們,但牠們的健康卻不如理想。與動物相處近十年,Chris開始質疑自己的工作:是否符合動物利益?「有些人覺得我們提供了好的環境給動物,但在動物的角度去看,你所謂好的、大的環境,牠們心目中是否覺得適合呢?我不肯定。」對工作的質疑如裂痕般愈發擴大,卻無力改變現狀,2017年他決定與14年的訓練員身份說再見,從此離開動物界。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