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2/07/2019

美聯儲靜待一碼球 特朗普亂擺匯率陣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四個攪局者,令上周的風險市場起伏跌宕,美股走出了三個月來最大的單周跌幅。第一個攪局者是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他稱「最好採取預防措施,而不是等待災難發生」,市場解讀為聯儲發出7月減息50點的信號,全球債市震盪,很快紐約聯儲發出聲明,指他的言論針對長期政策目標,期貨市場7月減息兩碼的概率又頃刻從66%跌到20%樓下。第二個攪局者是特朗普/努欽,特朗普嚴厲指責歐盟搞匯率戰,並要求鮑威爾大幅減息,全球匯市作動,直至努欽站出來說「此時此刻,強美元政策並未改變」,市場收到半信半疑的安慰。第三個攪局者是意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威脅退出以五星陣線領導的執政聯盟,這可能意味該國很快需要解散議會重新大選,意大利國債遭到血洗,歐洲資產感受到壓力。第四個攪局者是伊朗革命衛隊,在霍爾木茲海峽扣留了兩艘英國油輪,市場再次揣測美伊開戰,石油價格彈起。除此之外,中國的GDP數字偏弱,第一周的美企業績良莠不齊,英國議會通過議案禁止新首相在禁會期間宣布脫歐。

 

  美國聯儲即將進入例會前的靜默期,威廉姆斯在學術會議上的一番言論,激起如此漣漪實是市場心太亂。目前美國的經濟形勢不錯,增長回歸正常水平,就業和工資維持旺暢,投資則在周期尾端下滑,此時此刻的美國經濟不需要新的貨幣刺激(當然特朗普有不同看法)。然而全球貿易前景撲朔迷離,而此對於世界經濟的走向具有潛在的重大影響,聯儲以及世界其他央行紛紛採取「買保險式」的前置舉動,預先打開一旦需要便實施的政策干預。至於通貨膨脹與勞工市場脫勾問題,這在學術界和市場不停地被討論,最近得到了貨幣當局的認同,聯儲對就業市場的敏感度下降,利率中軸可能下移,但是這是中期的經濟均衡,會在未來數年體現在政策舉措上,未必和當下的聯儲利率有直接關係。筆者維持之前的觀點,美國7月底降息一碼,下半年會不會有第二次取決於貿易談判進程。之後聯儲估計會進入暫停觀察期,因為目前的經濟周期屬於非典型,到時候根據經濟數據摸著石頭過河。

 

  在過去兩周,又有幾家央行下調政策利率,之後歐盟也是大概率重回量化寬鬆政策,這個激起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美元匯率強勢的焦慮。特朗普自身的商業邏輯形成於上世紀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因此對匯率和製造業十分敏感,認為他國匯率貶值是佔美國的便宜。近來美國財政部將愛爾蘭、意大利、德國也列入匯率操縱國的觀察名單,儘管歐元匯率並不掌控在這些國家的政府手中。特朗普的言論激起市場和財經媒體對競爭性匯率貶值的擔心。筆者認為,1)美元強勢最根本的原因是美國經濟基本面強過世界多數國家。2)G7共識是反對人為製造匯率貶值,但是不反對央行為了拯救經濟而放寬貨幣政策,這種情況下匯率貶值是貨幣政策的結果,美國在2008年及日本在2012年的匯率貶值屬於此範疇。3)單一國家的匯率干預幾乎沒有中期成功的案例,過去二十年幾次有效果的干預都和幾大央行聯手操盤有關。特朗普對美元的言論,應該會受到財政部悄然修正,畢竟美國經濟現在和四十年前大不相同,海外資金流入比本國製造業的價格競爭力重要。不過特朗普的行事作風不可測和內閣成員比較弱勢,因此美元的確存在一定的政策風險。

 

  本周焦點:1)美國第二季度GDP數據,預計增長從上期3.1%到到1.9%;2)ECB例會,政策上應該維持不變,不過言語上為9月降息和重啟資產購買計劃作準備。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