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1/10/2019

聯儲的鷹派降息與鴿派注資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10月30日,聯邦儲備局宣佈下調聯儲基金利率25點。這是市場普遍預期的,不過此次利率調整可能也標誌著預防式降息的落幕。聯儲主席鮑威爾在記者會上直言,需要較高的門檻才會讓貨幣當局重回減息程序,這次利率是降了,立場卻是強硬的,是所謂鷹派降息。當然公開市場委員會不忘加上一句,在沒有見到通貨膨脹和通貨膨脹預期明顯升溫以前也不打算加息。簡而言之,美國進入了利率pause狀態,筆者的核心判斷是,明年底之前美國利率不會動了。

 

  在過去幾個月,全球貿易亂局和英國脫歐攻防為世界經濟帶來了巨大的不確定性,企業信心受挫,投資意願暴跌。這種不確定性在美國民調類經濟數據中有明顯的反映,德國經濟甚至因此邁入衰退,中國經濟增長亦有較大的下滑。

 

  無人能夠預知上述兩個事件的走向,而一旦發生破局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卻又是巨大的。針對這種不確定性,聯儲以買保險的心態開啟了一段降息的歷程。其實以美國經濟現狀,貨幣當局未必需要下調利率,但是本著消弭風險於未然的理念,主席鮑威爾還是推進了預防式降息。會議紀要顯示,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對降息有意見分歧,不同意者愈來愈多,最後一次降息投票時,12位投票者中只有7人投了贊成票,鮑威爾作此決定已經將他的威信抻到極限了。

 

  外圍環境近期有明顯改善,中美貿易談判和英歐脫歐談判不約而同地取得進展。雖然各自還有漫長的路要走,不確定性有較大的改善,市場也作出了正面的反應。鮑威爾性格並不強勢,決策者內部的分歧不能再擴大,這是他見好就收的機會。筆者認為,本輪聯儲預防式降息已經結束。

 

  但是市場對利率走勢的判斷,明顯與貨幣當局不同,目前期貨市場依然認為明年有兩次減息的空間。這意味著聯儲與市場將有新一輪的角力和博弈。自從鮑威爾上任那一天起,債券市場與聯儲前瞻性指引之間就存在著重大差異。去年聯儲說要加息,市場堅決不信,最後結果是聯儲贏了,但是11月債市出現恐慌性拋售,波及美股及全球風險資產,聯儲還是要出來安撫。今年市場認為經濟可能陷入衰退,國債利率一路下滑,聯儲被逼跟隨降息,市場贏了,不過鮑威爾倔強地拋出周期中部微調說法,害得市場也跌了一回。

 

  新的一輪市場與監管的博弈已經展開,筆者看來預防式降息結束未必等於衰退下降息不會開始,關鍵在於時機。美國經濟增長速度已經有明顯的放緩,不過那是特朗普減稅效應之後的回歸正常,只要勞工市場依然堅挺,美國消費就不會太差,經濟短期內步入衰退的機會不大。2020年春季美國經濟是否依然維持目前的勢頭,是值得推敲的。

 

  另外,金融體系流動性短缺現象也需要被納入到形勢判斷中來。9月份開始,美國repo市場驚現資金短缺,隔夜利率一度升至10%,銀行被迫向聯儲求救。當局日復一日地注入流動性,並未能完全紓緩銀行的流動性壓力,紐約聯儲索性將市場介入延長到明年,規模也進一步擴大。這說明過度槓桿之下,金融體系的流動性出現了問題,聯儲可能要面對這個警訊。對此,QE操作可能比可能比降息更直接有效一些。儘管美國的利率進入暫停期,聯儲擴大資產負債表和流動性注入卻開始了。鷹派降息的後面,還有鴿派注資。

 

  本文原載於今週刊,略有改動,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