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6/11/2020

拜登沒有贏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截止美國東海岸時間11月5日早上5點,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合共取得264票選舉人票,加上可能性很大的內華達州6票,他跨過270票門檻的機會頗高。雖然郵寄選票點選需時,雖然對選舉結果可能有爭議甚至需要司法覆核,筆者認為拜登當選為第46任美國總統的可能性很高。

 

  然而,拜登是不是真的贏了?這次選舉中美國社會經歷了極端撕裂,上一次如此分裂發生在1860年,最終導致了南北戰爭。這種分裂恐怕不是新任總統發表演說,談談「這是美國民主的勝利、所有美國人的勝利」就可以消弭的。這是一場不同以往的總統選舉。

 

  更大的擔心來自於美國國會。眾所周知,美國是三權鼎立的國家,行政當局需要立法當局的配合才能有效執政。但是民主共和兩黨之爭,已經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在國會內合作其實機會渺茫。

 

  選前華爾街曾預判民主黨同時拿下白宮和參眾兩院,將Sweeping Victory形容成藍波(Blue Wave,藍色為民主黨顏色)。共和黨在爭奪最激烈的四個參議院席位中,丟掉兩席保住兩席,另外從民主黨手上意外搶回一席,雖然最終結果尚未揭曉,共和黨估計可以勉強保住參議院的多數席位。

 

  民主黨掌控眾議院,共和黨掌控參議院,在筆者看來是拜登的夢魘。美國歷史上很多時候都是兩黨在國會分庭抗禮的,但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現在這樣的無底線黨政,政治利益、黨派利益凌駕於國家利益、人民利益,黨爭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抗疫救濟明明是國計民生之必須,卻無法在兩黨中取得任何共識,雙方都在玩把戲,為在選舉中謀利。這個局面恐怕會在新一屆國會繼續,而且更加嚴重。

 

  在瑞士信貸的中國投資者論壇上,筆者與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格曼對談。他在選舉前對美國經濟復甦持相對樂觀態度,但是選舉後看法大變,其核心觀點就是拜登無法施政,黨爭膠著中財政政策無法發力。筆者問,「民主黨曾經有過兩萬億美元的救援方案,共和黨也有過一萬億的方案,選舉後取個中間數出台豈不利國利民?」克魯格曼認為,「大選結束了,那些人連裝都懶得再裝了,凡是拜登的就反對。」

 

  國會因為黨爭而癱瘓,美國政府因此無法施政,在奧馬巴第二任就已經發生,反對黨議員攔截了白宮幾乎所有大的施政措施,無論措施本身合不合理,為反對而反對,奧巴馬仍坐在總統的位子上,但是卻成了跛腳鴨。與奧巴馬那時不同的是,美國經濟目前在極度困難的處境,不僅GDP數字差,不少消費者和企業更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缺乏政府的支持破產潮隨時可能大面積爆發。

 

  筆者相信,拜登接手的是缺乏國會支持的爛攤子,卻要處理火燒眉睫經濟問題。如果沒有大規模的財政支援迅速出台,美國經濟很可能陷入二次衰退,即所謂的W型復甦模式。美國經濟的任何問題,都是全世界的問題。

 

  引用時代周刊的一句話作為結語,「拜登要管制的是特朗普世界」。

 

  (本文為個人觀點,並非任何勸誘或投資建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