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7/08/2018

仿傚新加坡 「落重藥」滅蚊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葉劉淑儀

    葉劉淑儀

    葉劉淑儀(Regina Ip),本屆政府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立法會直選議員,新民黨主席。1975年加入香港政府,其後晉升至保安局局長,於2003年離職。她從美國進修回港後,在2006年7月成立「匯賢智庫」、2011年創立「新民黨」,並擔任黨主席;並於2015年成立「海上絲綢協會」,擔任聯席主席,致力為香港社會服務。

    葉劉的地球儀

  每年夏天,政府在市政工作方面均充滿挑戰,鼠患蚊患蠓患嚴重,有可能引發疫情,加上塌樹造成的人命傷亡,政府一點也不能掉以輕心。各種蚊傳疾病例如日本腦炎、登革熱等年復年地爆發個案,截稿時登革熱已爆出破紀錄24宗,政府卻仍以其一貫步調應對,難怪被區議員譏為「佛系滅蚊」。

 

 

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早前前往旺角區,視察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的防蚊滅蚊工作。(政府新聞處圖片)

 

開學在即,學校高危

 

  雖然至今為止爆出的登革熱個案集中在長洲及獅子山公園兩個地方,好像未有社區擴散的迹象,可是開學在即,若政府不趕搭「暑假尾班車」,趕及在開學前聯繫及督促全港中小學及幼稚園加強滅蚊工作,開學後,學校的花圃園圃便有機會成為高危黑點。除了學校,新界鄉郊地方草叢多溪澗多,絕對不能忽視,若待疫情擴散才「齊齊把蚊滅」,實已太遲。

 

回歸後市政衛生每況愈下

 

  回歸前,市政衛生從來都是政府的基本及重要工作,當時市政局、區域市政局主理香港的街道清潔及市容,早年已搞大規模全城清潔運動,雖然當年資訊沒有現在發達,沒有社交媒體時刻直播,但是當年的運動反而頗見成效,而且市政局、區域市政局有民選議員代表,反應可能比今日的食衛局更快。

 

  可惜的是,回歸後首任特首董建華於1999年「殺了」市政局、區域市政局,食物環境衛生的工作交給環境食物局處理。20年過去,環境及食物衛生的工作再分拆由環境局、食物及衛生局分別負責,香港的市政衛生情況每況愈下,時不時有區議員向我反映,指地區蚊多、老鼠橫行,政府部門卻各自為政,政出多門,推一推郁一郁,情況並不理想。

 

滅蚊運動雨點太小

 

  根據《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二零一八年滅蚊運動及防治蠓患》文件(CB(2)467/17-18(05)號、CB(2)467/17-18(066)號),政府於2001年成立了「登革熱跨部門統籌委員會」,2002年起設立「防蚊患督導委員會」,2003年開始推行「深化登革熱病媒監察計劃」,在選定地點放置誘蚊產卵器,監測白紋伊蚊的分布情況,定期公布分區指數、每月指數及每月港口指數;「防治蟲鼠組會」在高危地點噴灑蚊油和滅蚊劑;最近醫管局則宣布啟動「e登革熱」監察及通報系統等等。可是,即使「計劃」再多,這些傳統的滅蚊方法、指標及公布數據的頻率均被轟落後、追不上時代。

 

  不說不知,原來食環署分別在今年2-3月、4-6月,與及8-10月,推行三期滅蚊運動,可惜的是,宣傳工作乏善可陳,雷聲不大,雨點更小,未能引起社會關注,市民投入度不高,若非爆發了20多宗登革熱,恐怕這「運動」也會無聲無色地完成。

 

新加坡政府全國滅蚊

 

  要做到全城滅蚊,政府不妨參考新加坡政府的做法。新加坡在李光耀手上成功綠化為國際馳名花園城市,可是伴隨而來有各種蚊傳疾病,2013至2015年間,新加坡曾爆發登革熱(當地譯作「骨痛熱」),2016年的寨卡疫情更讓新加坡政府痛定思痛,全國大規模滅蚊,大力宣傳登革熱禍害(可致命),設置捕卵器去除伊蚊等等,務求嚴格監測及控制疫情。

 

  新加坡政府持續推行全國性滅蚊工作,曾有報道指有大學生在宿舍窗戶看出去,烟霧四起,以為學校後山失火,原來是政府人員在噴灑滅蚊烟霧。2016年,新加坡政府批准使用登革熱疫苗及採用「太監蚊」。2017年,新加坡國家環境局在全國做了120萬次稽查,發現了1﹒5萬個蚊的滋生處,當中有48個建築工地遭勒令停工。

 

  宣傳教育方面,新加坡家庭會備有政府派發的防蚊資料袋,內裡有中英馬來泰米爾四種官方文字的防蚊單張,提醒國民做好家居防蚊措施。而根據新加坡法例,若家中有蚊飛出來,鄰居是可以舉報的。2017年,全國便有4200個家庭因家中滋生了蚊而遭罰款!

 

  所謂多管齊下,2017年,新加坡錄得16年來最低的登革熱個案紀錄。

 

  對照一下香港政府的做法,市民可能記得多年前「預防登革熱,齊來把蚊滅」這口號 (但其實2018年的新口號已改為「齊來把蚊滅,預防日本腦炎登革熱」),但未見全城大規模滅蚊行動,按地區要求噴灑滅蚊劑要視乎當區議員是否積極,傳統蚊油滅蚊劑成效也不顯著。

 

  疫苗方面,由於目前登革熱疫苗只適用於曾經感染登革熱的人士,世界衛生組織只會建議非常流行登革熱的國家地區採用登革熱疫苗,而食衛局副局長徐德義已表示香港遠遠未符合採用登革熱疫苗的警戒線。

 

  宣傳教育方面,相信除了一般性呼籲市民清除積水外,市民鮮有知悉,原來香港和新加坡有類似法例,根據《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第132章,任由積水滋生蚊蟲的人士,可被檢控。一經定罪,違例者最高可被罰款25000元。若政府加強這方面的宣傳,也可收阻嚇作用。

 

「太監蚊」成效顯著卻惹爭議

 

  在新加坡採用的方法中,相信以「太監蚊」最受爭議。所謂「太監蚊」,指由科學家培殖或改造、帶菌的、不能生育的雄蚊,雌蚊交配後無法繁衍後代,有助降低蚊隻數量,從而阻斷登革熱及其他蚊傳疾病。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團隊正在不斷研究及優化「太監蚊」,廣州南沙沙仔島於2015年釋放了數以百萬隻「太監蚊」,美國加州於2017年也有採用「太監蚊」計劃,據報成效相當顯著,卻引起破壞生態的爭議,以香港政府那麼保守落後的思維,恐怕連要展開討論也遙遙無期。

 

善用民間力量 提高全民衛生意識

 

  最後,我認為市政工作的重要一環,是善用民間力量,推動官民合作。若政府能仿傚新加坡「落重藥」滅蚊,甚至夠膽採用「太監蚊」,同時加大力度,在宣傳教育中強調蚊患對市民健康的切身禍害,而非只是關注爆發地點的善後,帶動社會提高日常衛生意識,做好家居清潔,多管齊下,蚊患鼠患便不足為患。

 

全新【etnet健康】專頁登場喇!立即成為Fans獲得最貼身實用嘅健康資訊! http://fb.me/health.etnet.com.hk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