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4/10/2017

殘障者克服缺陷 職場展光芒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夢想不是人人都達到,但任何人都有追夢的權利,哪怕你眼鏡看不清、身體不靈活。

 

黃宇彤(右一)積極參與協助殘障人士求職的「CareER」的活動,11月19日該組織將舉行「同步同行」慈善跑,屆時黃宇彤更會擔任活動司儀。(受訪者提供圖片)

 

  90後黃宇彤,一出生便只得一成視力,熱愛電腦工作的他,一方面懂得把握機會展示個人能力,另一方面也明白自己跟健全人士相比始終會有輸蝕的地方,決心即使投身IT,也專攻他人做不到的事;另一位90後彭詩斯,因為中過風而左邊身體活動能力大減,努力過後,始終懼怕殘障會令到她在職場上有不公平對待。兩人同屬專門協助高學歷傷健人士求職的CareER的成員,各有不同際遇。

 

很多人以為視障人士做不到IT人,但黃宇彤表示望紙本其實辛苦過望電腦屏幕,皆因電腦內有很多放大軟件助他一把,但需要承認自己會因視力問題而有部分工作做得未如理想。

 

視障IT人:專攻他人做不到的事

 

  IT人雙眼經常要望著電腦屏幕,對視力要求很高,25歲的黃宇彤天生視障,偏偏愛上IT工作,「我喜歡說話,而寫程式關係到程式語言,都是講求你跟電腦溝通,一樣可以將我的想法表達甚至實現出來。」他一出生就只得約一成視力,不過要到小四、小五驗眼時才發覺,「之前從不知道自己看到的世界原來跟他人不同。」

 

了解自己長短處 想辦法解難

 

  他此前曾效力本港科企龍頭創奇思,負責設計用戶介面,「對位、對色的確沒其他人般準確,做出來的東西時常被彈回。」他坦言這段工作經驗影響了他日後的工作發展方向,明白芸芸IT工作中,介面設計會是他的弱項。

 

  他現在的新工作是開發大數據平台,大數據平台著重功能多於介面設計,而且相對一般網頁開發工作,大數據平台開發較少人有能力去做。「讀完碩士但做學士生已經做到的工作沒意思,而且雙眼問題,我未必夠人競爭,應該做些其他人做不到的事,即使那些事對我來說都難做。」他坦言即使讀完碩士,他對大數據工作的了解「只有一些關鍵詞」,「不過其他人花幾天都找不出關鍵詞,我有了關鍵詞就很快會找到答案。」

 

  他7月中開始找工作,7月底獲現職的公司發出聘書。他笑言在求職信上明言自己有殘障,但僱主似乎沒有留意,直至他在面試時表明自己有視障,面試官才感愕然,「但既然你(僱主)已預留時間,這一小時,就聽我說話吧。」他帶備手提電腦展示過去的作品,到第二輪面試前一天,僱主又給了他一些數據,著他建立一個大數據平台,他通宵做完,只睡了3、4小時便又趕往面試。

 

  每次面試前一天,他都會去踩線,確保自己認到路才去,又表示早早習慣了自己找方法解決視障為他帶來的不便。以前讀中學時,他自行到盲人輔導會添置放大機以看清黑板上既細又很快就擦掉的字;到上了大學,就拜託講師提早將講義電郵給他,好讓在上課時他可以看在自備的手提電腦上開啟的講義檔案,不用倚靠老遠的演講廳投影。最尷尬是到商店買東西,以前他會直接告訴店員自己有視障分不到顏色,但店員覺得他不似盲人,不願施援手,「舉例說買褲吧,後來我學懂了問店員應該定義這褲為甚麼顏色而非直接問這褲是甚麼顏色,婉轉點避免尷尬。」

 

  現在投身職場,他也只要求電腦內有放大軟件助他一把,「就算你沒向我提供協助,我也要提供100%的表現。」

 

曾中風律政新人:最困難時刻已過

 

從外觀上看,彭詩斯跟正常人沒分別,不過這曾一度令她很掙扎,到底應否隱瞞自己身體有缺陷的事實。

 

  跟天生殘障的黃宇彤不同,90後彭詩斯於13歲時因中風,影響了左邊身體活動能力,「某天一覺醒來,發覺左邊身體完全沒力,還暈了。醒來後已經在醫院,媽媽告訴我入過ICU,而我只感到左手左腳都沒力。」

 

  她住了近半年醫院,要重新學行路、攀樓梯和訓練左邊肌肉,連紮頭髮、縛鞋帶和孭書包也做不到。「以前甚麼都做到,(中風後)很多事我不是不想自己做,而是沒能力去做。我這麼年輕,沒可能一輩子靠父母幫我。」雖然一直會做物理治療,但直至今日仍無法100%復元,「我只可以用右手打字和挽物件;左手的手指仍然很梗,無法很靈活的擘開和拿起物件。」13歲前的她既學琴又學敲擊樂,連同籃球、排球等碰撞式運動,在中風後統統要放棄。

 

左身欠靈活 負笈英國學獨立

 

  不過她讀完中五後竟離開父母赴英升學,她希望藉此學會獨立,在寄宿學校換床單、晾曬衣服之類的動作也讓她趁機練習運用左手,「左手拿著床單一角,右手鋪在床褥。」

 

  除了上落樓梯會稍慢兼慣性靠右行(方便用右手握扶手),從外觀上,彭詩斯跟健全人士完全沒分別。她也坦言,過去很介意給人知道自己中過風因而左邊身體不靈活,既然無人察觀她身體有異,就索性不說出來。到她回流香港考入中大法律系,要找實習職位時,對是否在CV上申報自己有殘障也掙扎了很久,「若果我申報了,對方沒請我甚至連面試機會都沒有,到底是因為對方歧視我身體有問題,抑或只是我成績不達標,沒有人會告訴我是哪方面出問題。」甚至連她的老師都勸她無謂申報,「他覺得,(左邊身體不靈活)對我影響不大,毋須要申報。」她頓了一頓,「但銀行、律師樓都很講效率,我單手打字已經比人慢,老闆是否真的不介意?」

 

中風後,右撇子的彭詩斯在寫字時無法攤開手掌按住紙,只可以握成拳頭,紙經常移位。

 

  讀學士期間,彭詩斯到過多間律師樓實習,全部沒有申報自己有殘障,上司和同事都沒發覺。直到去年她臨學士畢業前加入了CareER,遇到很多跟她一樣學歷高但身體有缺陷的人,明白到病歷是成長一部分,開始不介意告訴人自己身體有一定程度的殘障。她在剛過去的暑假,於摩根大通(JPMorgan)當實習生,由於是經由CareER穿針引線,上司和同事自然知道這位律政女新人身體有殘障,「他們會因為見到你的能力而給你更多工作,而不會著眼於你的缺陷而減少你工作量,甚至會相信你,放心你一個人為客戶提供意見。」

 

  彭詩斯現全時間修讀PCLL課程,現階段未考慮清楚將來要做大律師、事務律師抑或從事企業的法律人員,但不論如何,她都需要找大律師或律師樓實習。她表示現在求職會申報自己身體有殘障,「當然我仍然擔心申報了,會連面試機會都無。這種擔心對殘障人士而言,怎也不會消失。」她表明不會灰心,「我也經歷過失敗。還有甚麼比我重新學自理更困難?最困難的時間我13歲就過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