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3/06/2019

「備胎」潮是經濟陷阱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美國行政當局對華為發起全面封殺,聲稱該公司對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但又遲遲未能提出證據。這種絞殺的目的,乃是司馬昭之心,這裏不說也罷。中國科技先鋒、全球5G產業領先者,一夜之間陷入了供應鏈斷裂的危局。

 

  封殺令傳出的當晚,華為海思總裁發出了致全體員工的信,指出多年內暗中開發但又被鎖進保險櫃不用的「備胎」晶片,「一夜之間全部轉正了」,擔負起未來華為晶片供應的大任。在公司遭受嚴重打擊,全體國人為之擔心的時刻,這封信撒出了希望,激勵起士氣,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筆者感受到悲壯與振奮。與海思麒麟980處理器同時從暗室裏走出來的「備胎轉正」的,還有作業系統鴻蒙,連「正胎」安卓系統的谷歌也要重新審視其斷供決定。

 

  華為並沒有走出危局。數據顯示該公司今年的元件進口量比去年多出四成,估計囤積了6個月左右的元件備用,但是之後呢?華為擁有某公司的底層授權,但是如果沒有下一輪技術更新後,產品便沒有持續競爭力。筆者是技術的門外漢,就不在技術層面上多說了。這裏主要談一個與經濟學相關的話題。

 

  美國在供應鏈上絞殺華為,對於所有中國科技公司均為一場震驚,大家都在悄悄地審視著自己的軟硬體供應,掂量一旦制裁輪到自己的話公司如何承受。受到海思備胎的啟發,不在少數的企業開始考慮打造自己的供應鏈替代。

 

  科技研發是一項高風險的運作,失敗風險很高,何況備胎並非主業,公司未必有研發優勢。同時研發需要長期的沉積與糾錯,絕非一蹴而就的。海思晶片過去曾經做得很差,只是最近有明顯的改善,偏巧遇上了美國的制裁。

 

  筆者認為,科技企業一擁而上,各自研發「備胎」,可能有成功的案例,但是整體上不會太成功。更麻煩的是,備胎戰略勢必佔用大量的企業資源,一時未必可以產生經濟效益,這對企業的現金流可能是災難性的。如果中國企業真的全去打造備胎,特朗普的打壓舉措就收到奇效了。

 

  打壓中國科技企業的是美國政府,未必是美國科技企業的本願。晶片業下一個投資高峰期即將來臨,美國公司不賣晶片給中國企業,它的投資計劃必然遭受衝擊,長遠來講可能輸掉全球競爭力。中國企業要沉著應戰,不要因為恐慌而胡亂投資。中國政府的「清單」之類的行政干預在這場遊戲中起碼短期是有效的,以美國為總部的跨國企業在中國的銷售金額超過5000億美元,而以中國為總部的跨國企業在美國的銷售金額不到200億美元,這與中美貿易錯位形成鮮明對照,也是影響美國企業利潤、股市情緒乃至政府決策的一個重要因素。貿易戰沒有贏家,不應該打,不得不打的時候,則要打得巧妙。

 

  長遠來講,中國發展自主創新的科技體系,恐怕是需要的。中美科技體系,既有交合又各自獨立,估計免不了。但是這起碼需要20-30年的過程,絕非一蹴而就的事情,不是靠砸錢可以砸出來的,也不是靠民族義憤可以催出來的,需要扎扎實實地奮鬥,全產業鏈的互動配合和基礎研究的支持。企業主導研發、依靠市場托力、政府從中協調,筆者認為三者不可缺其一,市場主體主導研發尤其重要。5G為特點的大數據時代和中國龐大的內需市場,為中國走出科技拿來主義的盲區提供了一個黃金機會。到時候回頭看,可能真得謝謝特朗普。

 

  本文原載於今周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