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4/09/2019

全球經濟刺激又來了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全球經濟的多事之秋!

 

  歐洲火車頭德國經濟出現負增長,一隻腳已經踏入衰退。美國兩年期與十年期利率驚現倒掛,市場解讀為距離經濟衰退已經不遠。中國的融資和投資數據顯示,年初的那輪刺激措施並未收到預期的效果。全球經濟增長在全方位下滑,加上世界貿易前景不明朗,企業投資信心變得更加脆弱,通貨膨脹預期距離央行目標漸行漸遠,消費鈍化現象漸次浮現。

 

  必須指出,與2008年雷曼危機和2012年歐債危機不同,目前所經歷的只屬經濟下行現象,並非一場危機殺到,美中兩大經濟體均不會出現負增長。在過去正常的貨幣政策周期,央行暫時不會採取激進的寬鬆政策,而是讓經濟機制自行實現市場出清,去槓桿、去庫存、降租金、降工資,然後再行逆周期貨幣擴張。然而,這些年的執政思路不同了,位居廟堂者只可以笑納經濟上行周期,不願意接受下行周期,一預感到經濟有下行風險,腳已經踩在政策油門上了。特朗普的推特、德拉吉的「whatever」紛紛出籠。

 

  金融危機後,各大經濟體的財政狀況大多陷入困境,經濟刺激均以貨幣政策主打。這次情況有所不同,美國可能再一次減稅,甚至直接減個人所得稅,特朗普在大選之年再施財政魔術。經過多年的消減開支和QE扶持,歐洲國家有了放鬆財政限制的底氣,而且從最保守的德國開始,暫時放棄預算平衡原則。在中國,去槓桿、強監管已經讓位給穩增長、穩就業了,經濟的內生增長動力不足,就要通過政策刺激來穩定宏觀環境,為結構調整提供一個支援環境,地方政府的專項債發行可能再次攀升。

 

  財政出手,貨幣也不甘落後。在新的一輪QE中,歐洲可能一馬當先,下調利率和購買債券雙管齊下,力度或超出市場預期。美國聯儲尚未見到需要恐慌的經濟數據,但是市場逼宮已經發生,期貨價格顯示資金預期今年再減息兩碼,明年繼續減兩碼。聯儲可以不理會債市利率,但是無動於衷可能觸發債市狂跌,以致誘發系統性金融風險。

 

  以目前的政治生態環境,筆者相信新一輪刺激措施會在全球範圍內鋪開。沒有改革配合的政策刺激,只能取得一時性的GDP效果,無法提供可持續的增長動力,但是決策者就是這麼做。數年前筆者曾寫過一篇《QE萬歲》為題的文章,預言似乎在實現,歷史在輪迴。

 

  財政刺激措施必然加大財政赤字的壓力,各國政府都需要多發債券,國債違約風險自然上升,一些債券的可持續性甚至存在疑問。但是在央行不遺餘力的量化擴張之下,所有國債的利率都創出歷史新低,世界上回報為負數的國債數量已經超過17萬億美元,德國三十年期國債已經是負利率,許多歐洲國家甚至所有年期的國債均為負利率。個別銀行甚至推出負利率的住宅按揭,可謂黑色幽默。

 

  也許,幾年後全世界無風險債券的利率全是負值。如果有暫時不用的大額資金放在銀行,趁早鎖定正收益的債券或房租。

 

  本文原載於今周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