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5/06/2019

講六四,人都變得不理性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一到六四,所有人都變得不理性。

 

  堅持悼念的,就罵那些不去維園的人;而不去集會的人,就罵那些去維園的人不認識真相。

 

  有人說六四那天解放軍也死了人,你們為甚麼不說?

 

  又說甚麼叫屠城?南京大屠殺才叫屠城,死了幾千人怎叫屠城?

 

  又說你們有沒有看過西班牙電視台拍的《天安門》,你們去看下吧。天安門清場時學生和平離開的。

 

  其實十分奇怪,一件如此大是大非的事,為甚麼還有人去替當權者開脫罪名?

 

  但另一批人則批評成龍、譚詠麟和肥媽的人,說為了賺大陸的錢而出賣原則,這何嘗不是扭橫折曲?

 

  有行家在面書上罵大陸橫蠻專制,一副不恥為伍的樣子;但他卻是一個帶團返大陸吃美食的食家,這又怎樣解釋?

 

  有好多人口口聲聲話大陸專制野蠻,但自己仍天天在大陸做生意賺大陸的錢,這又是甚麼原則?

 

  為甚麼你們就站在道德高地,為甚麼成龍、譚詠麟和肥媽就給你踩在地上?公平嗎?

 

  兩邊的人都不理性。

 

  在一個百萬人參與的群眾運動中,有學生爭權奪利,甚至不排除真的有外國勢力介入,那又怎樣?也不能構成軍隊向自己人民開槍的理由。

 

  多年來,不管在任何公開場合、接受訪問、還是去演講,都是這三個原則:

 

  1、軍隊向自己人民開槍是百分百錯的;

 

  2、不應糾纒在天安門清場時有沒有死人,解放軍在天安門沒有殺掉一個學生,學生是和平離開的,也不能以此改變整個血腥鎮壓的荒謬;

 

  3、期間有解放軍給示威群眾燒死打死,也一樣不能沾污八九民運的偉大。

 

  30年來,去過幾次燭光晚會,其餘時候,都是在中午或黃昏去維園,集會地點空空的,我一個人,靜靜走一個圏。

 

  不用跟任何人說我有沒有忘記,其實我去不去燭光晚會,有沒有忘記,都是一個人的事,不需要通告天下。

 

  八九民運,學生的初心是反貪污、反官倒、反腐敗,整件事的後期發展即使變了質,但學生的訴求是純潔的,是良知的呼喚,沒有甚麼斟酌迴旋空間!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