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02/2021

疫苗能讓我們扔掉口罩嗎?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近來,美國為首的許多國家均出現了新冠感染人數的大幅下降。隨著疫苗注射的展開和北半球氣溫的回升,筆者相信人類抗擊新冠病毒的戰斗見到了轉折點,從公共衛生的角度看,新冠疫情的最壞時間可能已經過去。

 

  去年11月以來,先後有八款新冠疫苗通過了部分國家的監管審查,開始投放市場,在美國、中國、英國、以色列等國疫苗注射已經全面展開。全世界總共有超過160款新冠候選疫苗進入1-3期試驗,陸續會有更多的疫苗投入使用。

 

  筆者估計在今年夏季,美國大約有六成左右的人口擁有新冠抗體,或是通過接受疫苗得到抗體,或是患病後產生自身免疫機能,年底前有可能有75%人口產生抗體,當然最終數字取決於多少人口拒絕注射疫苗。歐洲和日本,也可能在今年年底前達到75%的人口擁有新冠抗體。由於人口基數很大,中國接受疫苗的人數也不少,但是距離75%的水平還有較大的差距,不過主要城市中我們預計半數以上人口預計年底前可以接受疫苗兩針注射。

 

  換言之今年下半年,世界主要發達國家和中國大型城市部大致達到或接近達到群體免疫所需要的抗體水平,對於人類抗疫無疑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

 

  然而,這不是故事的終結,只是新冠疫情由急性爆發期轉為慢性發作期。首先,發達國家中有一批人拒絕接受疫苗;發達國家之後,疫苗注射速度可能明顯放緩。發展中國家在疫苗運輸儲存、注射流程、人員管理諸方面都會發生許多問題。地球是圓的,人員是流動的,只要有一個角落還沒有被疫苗覆蓋,疫情就有可能死灰復燃。

 

  第二個問題,更大的問題是病毒變異。病毒變異是永恒的,當變異發生在特別部位,疫苗效果可能變差,甚至失效。人類需要重新研究、改良疫苗,而這個需要時間,加打改良版或加強版疫苗也需要時間。疫情出現間歇性反彈的機會不小。第三個問題是疫苗的有效性下降。目前沒有詳細的數據,不過有專家推斷疫苗在3-12月後就會出現有效性遞減。

 

  這意味著,接種了疫苗我們也無法徹底扔掉口罩。在筆者看來,疫苗降低了病毒傳染的機會和速度,降低了R0。這是政府想要的,平緩疫情的峰值,避免公共醫療資源因為大量病患湧入而癱瘓。從公共衛生角度看這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對於個人來講,光是概率降低,恐怕還不夠好,我們依然受到病毒的威脅,只是受到感染的概率降低了,發展成重病的機會減少了。因為這個原因,多數人接受了疫苗後也未必可以徹底甩掉口罩,跨國旅行還仍可能受到一些限制。

 

  改善醫療手段和開發疫苗同等重要。從呼吸器到雞尾酒療法,人類做出了許多嘗試,優化了的治療程序對抑制死亡率有明顯的效果,但是迄今還沒有發現針對新冠病毒的特效藥。從研發周期看,恐怕未來兩年也未必有特效藥出現。我們需要重病率和死亡率進一步大幅下降。

 

  筆者認為,新冠病毒可能在相當時間內與人類共存,儘管疫苗的推出可以有效遏制疫情的迅速蔓延,減低重病率,但是不會令疫情嘎然而止。人們生活如何恢復正常,不取決於病毒的消失,而取決於對在政府和個人兩個層面上對病毒恐懼的淡化。這可能是一個漫長、漸進、時有反覆的過程,直至新冠死亡率趨近於流感的平均水平。

 

  從歐美最新的感染率和死亡率看,新冠疫情的最壞時間可能已經過去。今年年中前後經濟活動可以變得更加活躍,這對公共衛生是一個好消息。但是病毒變異和疫苗有效性遞減情況下,我們恐怕還要作好長期抗疫的準備,防線由公共衛生轉向個人衛生。

 

  (本文為個人觀點,並非任何勸誘或投資建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