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4/08/2018

GaryXGaga 視障跑手與導盲犬 永恆的牽絆

  蒙上雙眼在漆黑中走路,那種恐懼與未知已可令人卻步,若要跑步就自然難上加難。著名的視障跑手梁小偉(Gary)成功跑過兩極,但他卻會被香港繁忙的街道難倒。自導盲犬Gaga出現,拉近了他與社區的距離,這隻黑色的小狗不只成了Gary的眼睛,如今亦是他的心靈支柱。

 

 

 跑步不難 行路難

 

  梁小偉(Gary)是著名的視障跑手,全盲的他上年成功挑戰南極100km超級馬拉松,今年4月更跑畢北極馬拉松,成為世上首位完成這兩項賽事、跑遍兩極的視障跑手。參加比賽有時候有領跑員協助,Gary可以放心衝次,但平常日他往往卻要獨自面對香港繁忙的街道,「帶著盲人杖,很多時都會打不到障礙物、會撞到碰到,所以經常受傷,我覺得如果有了導盲犬,對我的幫助也會很大,所以便決定去申請一隻導盲犬。」

 

參加比賽有時候有領跑員協助,Gary可以放心衝次。 

 

跨過磨合期從此「拍住上」

 

  靜侯兩年多,Gary獲配對了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導盲犬-Gaga。一人一狗從此「拍住上」,誰都知不會一帆風順。「靠自己」多年的Gary直言,放棄慣用的盲人杖,重新適應導盲犬常伴左右,起初其實不太信任Gaga。他記得有次在住處附近行走時,面對每日都走一遍的路,他可謂駕輕就熟,但那天卻發生了一件不尋常的事。

 

  「明明那條路是要直行的,但Gaga那一天卻轉了左,我覺得牠不對,走錯路了,心想可能牠被其他東西吸引了,當時我便把它拉住說NO!」話音未落,Gary便撞到鐵欄。原來因為有道路維修工程,平常的路線圍了鐵欄,以防有人走近。「因為我不相信牠便撞到了。那一刻開始,我就發覺原來當你使用導盲犬的話,大家便應該要有信任,如果你預期決定不信任牠,你還需要再做甚麼,不如拿回拐杖,對不對?」Gary說罷,摸摸Gaga毛茸茸的頭。導盲鞍與狗帶,連起了他們的生命,這份牽絆將是一生之久。

 

Gary:「用得導盲犬,你就要信佢!」

 

最佳啦啦隊  與社區重新連繫

 

  Gary口中「精靈、乖巧,有時貪吃」的Gaga雖然試過被人拒絕,但更多時候是令作為視障人士的他,重新走進人群,「有了導盲犬之後真的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近了很多,很多人會走過來說:導盲犬很乖!牠叫甚麼名字?甚麼品種?他們會不斷去問一些東西。平常一個視障人士自己走路,他們會走過來問你東西嗎,不會啊!」對Gary而言Gaga絕非一隻工作犬那麼簡單,他們即像父女又像情侶。

 

  Gary每星期都會到運動場練跑數天,Gaga則在場邊守候,眼睛總是追著Gary的身影。「自己一個人練或是與領跑員一起訓練的時間,你可能會練得很辛苦,有時候也會感到很累,但當你每一次跑回來的時候,領跑員跟你說Gaga轉了一個動作……牠會經常轉不同的動作,你覺得很開心,所以變了有時練習的時間,令到你更精神、做得更好。」

 

Gaga雖然有時貪吃,但在場邊等候時亦不會被食物吸引走。

 

望可相伴一生不分離

 

  作為跑手Gary不時需外出比賽,人狗便要分開。9月底他將參加橫過的沙漠的400公里長跑,之後又會由天安門廣場跑回金紫荊廣場,全長超過2500公里,料個半月後才回港,期間Gaga交由朋友或寄養家庭照顧。「我相信Gaga 也會諒解我,而我會每一日也很想念牠,很快便會回來見牠、照顧牠。」Gary時常希望可以與Gaga一同到海外參加比賽,始終乘飛機時有牠在旁會更心安。因此他計劃不久將來到日本比賽時,與Gaga同行,因日本對導盲犬的支援較好,狗狗入境不用接受長時間隔離坐「狗監」。

 

    導盲犬的服役年期一般不會超過10年,未來Gaga總會退役,Gray說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收養牠,讓牠可以在自己身邊頤養天年。人生的長長跑道之上,Gary此刻有Gaga相伴,於願足矣。

 

Gary是亞洲運動及體適能專業學院(AASFP) 首位視障的長跑教練。(受訪者提供)

 

 Gaga不只是Gary的眼睛,更是他的心靈支柱。

 

 

撰文:王錦霞 攝影:盧嘉威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