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2/2024

飯戲攻心:續集不易拍!《飯戲攻心2》突破原有框架,有何得失?

  • 收藏文章
Text: 喬遠(轉載自藝術當下)

  一部電影如果叫好叫座,片商期望拍攝續集,票房會較有保證,是合理不過的盤算。這種情況在昔日港產片全盛時期尤其「瘋狂」,例如著名編劇文雋就曾多次在訪問中提及,由他編劇的《古惑仔之人在江湖》(1996年,即《古惑仔》系列第一集)於該年1月底的農曆新年前檔期上映,票房意外地十分理想。他立即接到通知:電影公司已經與院線決定,會在3月底的復活節檔期上映續集(即《古惑仔2之猛龍過江》),而當時他們根本未有任何準備,連故事概念都沒有──結果續集還是在兩個月內製作完成和上映。這種急就章的做法簡直已接近昔日粵語片的所謂「七日鮮」(製作預算倒是不會節省的),實在並不可取。

 

  其實從創作團隊的立場,對於是否開拍續集往往會感到猶豫:首先,續集已不容易有新鮮感和新意,而且可以由原本人物營造出來的關係和情節,最精采的理應已在正傳中呈現,在原有基礎上可以進一步發展的空間有限,加上續集內容不能跟正傳有矛盾,因此實在不易討好。

 

《教父續集》堪稱是續集片的經典。(網上圖片)

 

  當然,歷史上不乏續集更勝正傳的例子,最成功的可能要算哥普拉(Francis Coppola)導演的《教父續集》(1974年,The Godfather Part II)。英國雜誌《視與聽》(Sight and Sound)於1992年和2002年兩度評選「史上10大電影」,該片均榮登榜上;而且在類似的排行榜也通常會入選。這部續集比起同由哥普拉執導的《教父》(1972年,The Godfather)獲得更高評價。影評人認為,續集以複雜的情節和視點寫出了教父古里昂家族的興衰,調子沉鬱,顯示出超越正傳的深度和歷史胸襟。

 

  對於應否拍續集,《飯戲攻心》(2022年,下文簡稱《飯1》)的導演兼編劇陳詠燊在一個傳媒訪問中總結得好:「做上一集的模式,怕觀眾覺得重複方程式;試新方向,怕觀眾覺得失去了原有味道。」但是他還是決定開拍《飯戲攻心2》,因為相信這樣做對整體電影工業有利:「要救香港電影,不是靠一兩套戲好看,而是要重新有市場。要有健康的市場,就需要一些能夠有系列的電影,有一定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市場就可以營運到。」

 

  作為續集,《飯2》有其優勢,也有不利之處。先說後者之中最明顯的,就是《飯1》的男主角黃子華辭演這部續集。他在正傳中是故事的主要帶動者,也是最具魅力和最能製造笑料的其中一個演員。續集的故事怎樣能在欠缺大哥這個角色之下暢順地推進,對陳詠燊來說是重大考驗。

 

《飯戲攻心2》劇照

 

  說到優勢,《飯2》是所謂「賀歲片」,排在農曆新年檔期上映。賀歲片在香港市場已有數十年歷史,並不局限於某一片種,不過入場觀眾基於新春氣氛,通常有既定的期望,但求場面熱鬧,娛樂性豐富,對於故事結構是否嚴謹或有否訊息表達要求不高。其中最常見的類型是家庭式喜劇,較為人記得的有《八星報喜》(1988年)、《家有囍事》系列(1992年、1997年及2020年),以及筆者認為是賀歲片傑作的《嚦咕嚦咕新年財》(2002年)等。《飯》片系列自然也屬此類──《飯1》本來獲安排為2022年的賀歲片,但因為當時疫情嚴重,戲院關閉,才改至中秋節檔期上映。當然,論人物關係和故事結構,《飯1》其實較接近活地‧阿倫(Woody Allen)導演的《姊妹情深》(1986年,Hannah and Her Sisters),側重刻劃兄弟姊妹和伴侶間的恩怨情仇,內容細緻緊密,而不像傳統港產賀歲家庭喜劇那樣結構相對鬆散,倚賴零碎笑料。但無論如何,《飯2》有著賀歲片的包裝,或許會更易為觀眾受落。

 

《飯戲攻心2》劇照

 

  兩集《飯》片的公映時間相差達一年半,某程度上說明製作並非粗製濫造;從上文也可見陳詠燊必定曾經審慎思考,怎樣才能拍出至少並不遜色於正傳的續集。借鑑上文提及的《教父續集》,續集的情節固然不應單純是正傳故事的後續,可能需要牽涉更複雜的時空;更重要的是,出色的續集會展現跟正傳相關但又不同的視野和訊息。

 

  用這個角度衡量,《飯2》無疑也有其野心,想探討《飯1》沒有觸及的課題。正傳著重的是6名主角的家人親情和男女感情關係,結局談到「屋企人喺邊,邊度就係屋企」也有其深遠寓意;反觀續集就透過3場婚禮,更集中具體剖析現代香港人對婚姻的疑惑和恐懼,最後以正面態度肯定其價值和意義,同時也由林明禎飾演的阿Meow談「失去」,以及在末段說到「不少人離開,但仍有很多人留下來,重新開始」(大意),涉及宏觀時勢。《飯2》創作團隊致力突破原有框架的努力不容抹煞。

 

《飯戲攻心2》以3場婚禮串連整個故事,效果不及正傳以「飯戲」串連那麼理想。(網上圖片)

 

  但是創作意念不一定能夠妥善實踐。先說《飯2》的笑料,論數量和頻率還算不俗,大抵能滿足賀歲片觀眾的基本要求,不過卻不及《飯1》那樣,能與故事自然地結合,往往與推動劇情無關,因而顯出加插得稍為生硬;後段謝君豪飾演的「魚翅大王」贊助婚禮的連串笑料,更屬相當過時的硬滑稽。相比正傳,《飯2》加入了約10個新角色,老中青三代演員均有,但是各人的表現無甚驚喜(問題出於劇本多於各演員的演技),反而《飯1》6個主角之間互相碰撞帶來的火花更多。另外,正傳以5場「飯戲」串連整個故事,別具巧思,那幾場戲也極具張力;但續集中的3場婚禮卻難以起到同樣效果。至於《飯2》要表達的訊息和「微言大義」,以說服力和感動人心的程度來看,相信也未如理想。整體來說,《飯2》遠不及《飯1》來得雋永和深刻。

 

《飯戲攻心2》劇照

 

  《飯2》的處境其實跟去年11月底上映的《不日成婚2》(陳茂賢導演)很相似。兩者的正傳都是喜劇小品,《不日成婚》(2021年,下文簡稱《不1》)更很明顯格局不大,集中寫3對男女(同樣是6人組合!)在感情關係中互相鬥法,由此製造笑料。該片雖以陳家樂和衛詩雅一對主角討論是否結婚為主要橋段,但對婚姻這課題其實著墨不深,反而是到了《不2》,劇情寫3個男角各在不同層面反思婚姻的意義,重新對妻子或女友許下承諾,題旨可說跟《飯2》不謀而合。論創作意念,《不2》當然比正傳言之有物,劇情的說服力也還算可以。但是《不1》的主要成功之處在於來自幾個男角的笑料有「麻甩」不覊的味道,甚或往往政治不正確;《不2》擴大了格局,變得稍為正經,那份源於「麻甩」的喜感卻有大打折扣。

 

同樣是續集,《不日成婚2》的情況跟《飯戲攻心2》相似,更著重表達訊息,但喜劇效果卻告削弱。(網上圖片)

 

  《飯2》和《不2》的創作團隊肯定都思考過「續集難拍」的問題,作出應對。嘗試可能未算十分成功,但是筆者同意陳詠燊的說法,港產片要建立蓬勃的市場,續集或系列片依然是重要一環,值得繼續摸索下去。

 

Source: 藝術當下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節目《說說心理話》青少年不可以戀愛!?真實個案講述驚心動魄經歷► 即睇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食譜

Luxury Watch Trends for 2024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