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2021

殘有餘溫的真實寫照,平凡卻有力:《濁水漂流》從平實一幕,輕輕透出高牆與雞蛋的懸殊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Photo: 官方圖片

 

  「當這群體在街上睡眠和住宿,打理其生活環境及照顧彼此,他們正公開展示其生存條件,並引證在經濟及政治領域均缺乏的平等關係。」

 

  這句話引自哲學家 Judith Butler的《剝奪》,是電影《濁水漂流》開播前的一句引子,字裡行間的「露宿」、「群體」、「照顧彼此」、「生存」、「關係」,貫穿了整部電影;從小人物中,訴說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時而緊扣、時而薄弱,還有那手中,緊緊捉著的絲絲尊嚴。

 

  《濁水漂流》以2012年12月深水埗通州街清場事件為藍本,講述一群深水埗露宿者在沒被通知的情況下,其家當被當作垃圾清理掉,從而控告政府的故事。是導演李駿碩繼《翠絲》後的第二部執導兼編劇的電影,由吳鎮宇、謝君豪、李麗珍、蔡思韵、朱栢康、寶珮如、柯煒林主演,在上映前,已經入圍2021年鹿特丹國際影展「大銀幕」競賽單元。

 

 

  電影雖然以新聞為藍本,但卻沒將聚焦點放在為公義抗爭的激昂;事件雖是社會悲劇,但比起訴說露宿者的慘情,電影的著重點更多在於平凡生活中你、我、他,或帶著溫度、或帶著未知的每一天,從平實一幕,輕輕透出高牆與雞蛋的懸殊。

 

  電影中的露宿者,是我們身邊萬千中的一部分,由吳鎮宇飾演的輝哥,從監獄出來的第一天,就遇上警方和食環署清場,儘管何姑娘(蔡思韵飾)幫助到露宿者爭取到賠償後,輝哥依舊堅持己見,不屈不饒地要求政府道歉,有人要他見好就收、不要搭沉船;連何姑娘都問,「一句道歉真的那麼重要?」;但由頭到尾,他亦只有一句:「政府做錯事就要道歉!」戳破「是不是老同(吸毒者)/露宿者就比較好欺負?」的盲點,保留僅存的尊嚴。

 

 

  除了輝哥和何姑娘,還有由謝君豪飾演的老爺,是戰後遺留在香港的越南老兵;由柯煒林飾演的木仔,是一個寡言且不知從何而來的年輕露宿者;由朱栢康飾演的典型老同大勝;由李麗珍飾演的陳妹曾是風塵女子,由寶佩如飾演的神婆,因傷殘而排快隊上樓……電影中的這群小人物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而在現實生活被忽略的他們,同樣有血有淚。導演並沒有刻意迴避毒品、盜竊、隨地小便、性交易等元素,因為那是真實的寫照,但亦對此點到即止。這些零零碎碎的支線所組成的故事,看似鬆散,但卻是日常生活中最平凡不過的一幕又一幕,因此亦無比真實,殘有餘溫。

 

 

  電影中還有很多細膩的鏡頭,如一隻不經意飛入鏡頭的蒼蠅,一條沒有拉褲鍊的褲子,和一個幫你蓋上毛毯的街友,一切都是那麼自然,那麼不經意。「浪漫化」是導演的演繹,亦是2012年,還是新聞系學生的他,和露宿者做訪問時的感受。不著邊際、雜亂思緒、繁瑣事情成了電影的一部分,而苦中作樂的零碎日常亦貫穿整部戲;就算是處理死亡的手法,亦留有空間,不會過於直白、不會過於壓迫,將生命的無常淡淡帶出……

 

 

  看畢電影,比起與電影同喜同悲,那平實的對白,才是戲裡戲外最真實的無力感,「深水埗是窮人住的地方,起那麼多豪宅,窮人住哪裡?」看著愈起愈高的建築,輝哥的眼神與話語帶著對現實的無奈,還有微弱地向社會的控訴,不需要聲嘶力竭,但足以刺耳,並讓聽者反思。

 

預告片:

 

 

etnet TV頻道現已登場,多元化財經及消閒影片輪流送上! ► 即睇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保哥快趣煮

Cheers! Tokyo Olympics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