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2/2019

規律到如流水作業的性愛,讓他們尋找偷歡的刺激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隨性辦公室

  酒店大床上,兩個已婚陌生男女,享受著不一樣的體驗。和家中那位的性生活早失去新鮮感,每個步驟,已規律到如流水作業。陌生的身體,不一樣的氣味,截然不同的技巧和喜好,激發久違的好奇和期待。

 

  她興奮得幾乎撕破床單,再尷尬也按捺不住身體反應,肆意地抱緊陌生人,叫得聲嘶力竭。再沒有嘮嘮叨叨和不耐煩,他盡情舞弄她的四肢,即興擺出各種姿勢。平日不好意思在老婆面前展現的,再沒顧忌,重新體驗性愛的刺激和歡愉。

 

  「約了朋友,晚點回酒店。」激戰期間人夫來電,她撒謊後急急掛線。

 

  比AV更激烈的場面,誰也想不到,他倆半小時前,只不過在各自房間的露台上初次見面。

 

  他怕嘈吵怕得要死,大時大節擔心得要死——怕鄰居肆意旳歡呼聲、怕樓上失控激烈的踏地聲、懶惰的桌椅拖行聲,夜半來襲,恐懼升級,他歸類為節日恐懼症。節日期間,情願暫住酒店數天避難,也不願在家中膽戰心驚。

 

  煙癮發作,他走到房間外的小露台抽煙,禁煙樓層上,還有人跟他一樣犯規。旁邊房間露台飄來絲絲白煙,探頭往牆的另一邊看個研究,穿上白色浴袍的她,倚在欄杆徐徐呼煙。

 

  「噢,不好意思。」她以為打擾到其他房客,急忙道歉。

 

  「不打緊,我也一樣。」他亮出手上香煙失笑。

 

  「不像外地人。」

 

  「嗯。」他點點頭,「你呢?」

 

  「跟老公從加拿大回來探親,今天他約了朋友聚舊,剛好我想休息一下。」擠熄了煙,「你呢?回香港過年?」

 

Read more:理智與激情二選一:上司VS下屬

 

  「不,來酒店避年。」他道出原因,她忍不住笑。

 

  「不擔心酒店更吵嗎?遇上難纏的遊客怎算?」

 

  「不怕,這家酒店隔音不錯,」視線不期然落在她身上,「再者,隔壁有個不錯的房客。」

 

  「老婆呢?」她借故倚近欄杆,拋出豐滿「事業線」。

 

  「日本,同行有討厭的岳母,我死也不去。」

 

  他用力地抽一口煙,察覺到她曖昧的眼神,他鼓起勇氣問:「喜歡紅酒嗎?我買了——」

 

  「真巧,我有芝士。」周遭的煙味還未散去,二人已在床上交換體溫。

 

  房間一片凌亂,完事後二人躺在床上喘氣。她順手掏出煙包,他按下她拿著打火機的手。

 

  「怕觸動警報,到露台抽。」二人用床單一起裹著身體走到露台點煙,面前飄來另一團白煙,他不以為然探頭張望,跟隔壁正在抽煙的一對男女輕輕點頭。

 

  「嗯?」他腦袋突然敲了一下,問身邊的她:「隔壁不是你的房間?」

 

  「甚麼?」她一臉茫然,探頭一看,赫然發現老公摟著陌生女子在露台抽煙,大喝:「你死定了!你對得起我?」

 

  人夫面色青白,嘴角的香煙跌進半空,反擊:「打打打......打和!」

 

  春風吹不散的除了煙味,還有尷尬的「(火羅)味」。該不該退房回家?看來這裏比節日恐懼症更可怕更危險。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