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4/2017

NO War NO Nuclear! 見證歷史的廣島、長崎原爆遺跡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健邦

    梁健邦

    梁健邦八十後男生,一個愛上浪遊的背包客,曾闖澳洲參加工作假期計劃,農夫的流浪生涯是行萬里路的開始,世界那麼大別攔我!

    浪遊最吸引人的,或者有很多超乎預期的變數,追求冒險、刺激的絕對不會讓人厭煩,玩得盡興就要享受命運安排的旅程,記錄笑與淚分享旅人旅事,希望所有人都可以「眼睛在旅行」。

    逢周四更新

    浪遊旅人


  時鐘停頓代表著那一瞬間的毀滅時刻,日本長崎、廣島市在二次世界大戰中,遭美國投下原子彈而發生核攻擊事件,為歷史上唯一在戰爭上使用原子彈,毀滅性的轟炸把整個城市燒毀,幾乎被夷為平地,其中廣島市僅剩下最具歷史見證價值的原爆圓頂屋遺跡,蘑菇雲下的人間煉獄,灰燼大地將如何重生呢?

爆心地

  步出長崎火車站,嶄新又西化的紅磚建築顯得比其他日本城市年輕,地面電車緩緩駛到浦上街道,市內一片悠閒,絲毫不見原子彈殘存的痕跡。松山町站對面是爆心地公園,即投下原子彈的中心地,園內的原爆中心地紀念碑旁邊,是浦上天主堂的斷垣殘壁遺跡,懸掛著日本民眾祈願的和平紙鶴。再向上走會見到追悼平和祈念館的入口,入口設置了直徑29米的水池,象徵著死去的原彈受害者,與旁邊的長崎原爆資料館一樣,順著圓環倒數年份進入展館,身心靈逐漸得到平靜。然後,面對一段沉重的歷史,館內的展覽品包括當時的照片檔案、遺物展品等,例如融掉的玻璃樽、扭曲的時鐘等,展廳也重現浦上天主堂的當年風采。

原爆中心地紀念碑

浦上天主堂斷垣殘壁

  「原子彈襲來,天空出現一道極熱強光,引發充滿放射性元素的塵埃,四周變得黑暗且煙塵滾滾,街上遊盪的人,皮膚隨即被灼化、頭髮脫落甚至燒成灰燼,有如人間煉獄……」

原子彈紅球爆心位置

  再到廣島市的和平紀念資料館,同樣展出與原彈相關的檔案展覽。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館內懸掛著的紅色球體,顯示原子彈在日本廣島上空的爆炸位置,規模之大著實令我有點驚訝。一張又一張的原彈實況照片,飽受摧殘的倖存者卻活得比死更難受,雙城戰後遭受殘留的輻射所感染,以致日本社會對待倖存者如棄嬰,他們的子女找不到配偶,生怕下一代會有基因缺憾。

  展覽又特別介紹「原子彈之子」,她是小學六年級生的佐佐木禎子,是原爆中的倖存被爆者。她當年僅兩歲,戰後十年身體並無異樣,但一次感冒中逐漸發現耳後與頸部有腫塊、兩腿出現紫斑。醫院診斷後,證實患上白血病而需入院接受治療,壽命餘下不足一年,是後來人們所稱的「原爆症」,即由原子彈爆炸而引發的病症。這樣的檔案例子很多,一邊看不禁傷感而嘆息。

原子彈之子

  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的正前方,有個馬鞍形的和平紀念碑,中央停放著一座石棺,裏面收藏著原子彈犧牲者的名簿,上面刻著:「安息吧,我們將不再重複過去的錯誤」,然後向前望見到由1964年開始燃燒至今的和平之火,寓意祈求和平的心願不熄不滅。遠處見到原爆圓頂屋,彷彿時刻提醒世人原爆帶給人類的傷害。

馬鞍形和平紀念碑

和平之火

  走出平和紀念公園,經過元安橋到慰靈塔,前方是原爆圓頂屋的遺跡,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文化遺產項目。旁邊有一組模型顯示前身為廣島縣產業獎勵館的建築原貌,建築本體為地上三層,圓頂部分則有五層樓高,耐燃的鋼筋混凝土骨架使它有堅固的結構,或者因而得以殘存下來,並成為廣島最具人氣的景點。

  原彈雙城肩負著教育意義的原爆資料館,能夠讓世人警惕戰爭的後果,更期望人們能夠吸取教訓,不再重蹈覆轍。或者對某些人來說,原子彈爆炸標誌著戰爭結束,而對另一些人來說,則是痛苦的開始,這才是一場永無休止的無形戰爭。離開展館,留下語重深長的一句話:「NO War NO Nuclear」。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he Beauty Insid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