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5/11/2015

習、馬會晤的政治信息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隔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本月6日抵新加坡進行19小時的國事訪問,除會見新加坡領導人外,也將見證簽署諒解備忘錄,並在大學發表演講,還將赴植物園參加胡姬花(即蘭花,Orchid)的命名儀式。

 

  就在習近平赴新加坡之前兩日(11月4日),台灣政府高層宣布,台灣領導人馬英九與習近平預定7日下午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會面,兩人會單獨談20分鐘,會後各自舉行記者會,並將共進晚餐。此事已得北京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證實,並表示北京對習馬會晤的態度是「積極開放、一貫的」。

 

  依常理推測,習、馬之會顯然不是即興的安排,而是雙方一早已溝通和協調了一段日子。會晤能夠成事,至少說明雙方都有會談意願,並且找到彼此可以會晤的合適地點和時間。而事實上,新加坡確是海峽兩岸談判的「勝地」,早在1993年,在已故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撮合下,大陸海協會長汪道涵與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在新加坡舉行過備受注目的第一次「汪辜會談」,並簽署兩岸經濟合作和科技、文化、青年、新聞等領域交流的4項協議,開創兩岸兩會最高領導人會面的先例。

 

  據台灣官方主管兩岸事務的陸委會主委夏立言說,習馬會晤是北京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首先提出。但姑勿論是哪一方先提出,這次會晤,即使如外間所傳,不會簽署任何協議,不會發表聯合聲明(事實上20分鐘的會晤,也不會談出甚麼),但在牌面上,以至在姿態上,都是有利於北京多於台灣。這是自1949年兩岸分裂,超過半世紀以來,兩岸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會面,而以北京現時的強國實力,雙方會晤肯定可以注入政治活水,達到對外的宣傳效果,帶來的政治信息,多半認為台灣領導人尊重「一個中國」原則,有良好的國際效應。

 

  反觀台灣,馬英九如今正處於弱勢,對一個民意支持度極低的領導人,並且快將卸任、被邊緣化的「跛腳鴨」而言,這次會晤對他本人及對台灣來說,會有甚麼好處?他在4年前競選連任領導人時曾揚言在任內「絕對不會跟大陸領導人見面」,如今食言,是否只為追求「自我感覺良好」的心願?

 

  從好的一方面來說,習馬會晤有助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令兩岸關係將出現大突破,留下習馬握手的「歷史畫面」,並且為明年台灣大選時國民黨的參選造勢,更為他的卸任畫下美好的句號。但從壞的一方面來說,現時國民黨已在生死存亡關頭,這一次習馬會晤會否引起更大爭議,也難說得準,因為目前在明年大選的競選聲勢一路領先的民進黨參選人蔡英文,形容習馬會晤為「突兀」,所以兩人會晤後是否在台灣產生負面效應,尚須拭目以觀。

 

  無論如何,若說習馬會晤抱有政治目的,意圖影響明年初台灣大選的選情,也不足為奇,這主要視乎台灣民眾怎樣去正視兩岸關係,畢竟「逢中必反」對台灣也沒有好處,何況改革開放後的中國與昔日文革時的中國已迥然不同,加上習近平的反貪也是一種民意依歸,所以兩岸領導人會晤仍應予以肯定,至少有助降低兩岸過去的敵對狀況,以及促進兩岸關係穩健發展。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放大顯示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